乔洋说

一九十三

我去他店里看他。他新婚的妻子很漂亮,问我要喝什么。我在想着,他抢先说“她就爱喝牛奶!给她牛奶!”我不过脑子地反驳“去你妈的!”他和他妻子都笑了,我反应过来,尴尬的很。

他从日本回来好了很多。和我聊天的时候根本看不出他是个有严重自杀倾向的抑郁患者。他压力太大了。一个在国内只开过一家赔钱酒吧的小伙子突然成了家族企业继承人,无异于天上掉了铁饼。只短短两三个月就没了人形,从窗子上跳出来没死成被送回来,陪着他的还有他的日本姑娘。

有些爱情确实是需要代价的。被逼着接受所谓的好东西也不是都心怀感激。

我还有选择的余地,真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