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一九十三

[胖雨]惊雷与十万伏特

莉安:

电焊工第221号:



•全是妄想
•预警:没头没尾,没什么趣




惊雷与十万伏特



樊振东的减肥热情在每一年的夏天都会呈指数式上升,爆炸式增长,因为实在太热了,就算坐那不动他也爱流汗,周雨还笑他简直像颗沥水的汤圆。可就算是这样吧,他不也总爱戳戳捏捏两下,这就让小胖子很不服气了,你看,我要像林高远那样一把骨头的,那多没趣。


他凑到周雨鼻尖下,盯着他的大眼仁瞧,“周雨你说是不?”其实对于答案,他并没有很大兴趣,是也好,不是也罢,他只是想对周雨说,你亲亲我呗,我都离你那么近了。


可他没能说出口,也许是第一次谈恋爱的缘故,没经验啊,有些话不知道该啥时候说。他想自己得表现的自如些,等待机会,一击必杀。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心里光听见那汽笛声响了,却怎么都对不上铁轨,哎,这交通设施咋还不配套呢,上不了路啊。可把他给急的,满眼冒绿光,半夜看估计能给人吓哭。


没办法,他只好满脑子狼血地睡下去,晚上做了一个很有些可怖的梦,梦里他同周雨说话,他什么都听得见,就除了我爱你,无论用多大的声音他都一副完全不明白的样子。樊振东心里那个憋屈,好不容易说出口了,结果人根本就听不见,哎,这也太夸张了,他气结得一屁股坐到周雨腿上,扑上去啃他的嘴唇。


结果连沾都没沾到就被一声炸雷给吓醒了,他懵了会儿,躺在被窝里倒嚼梦里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真实,他想,要不周雨怎么能不嚎一嗓子,我那么重一人轧上去。


外头雨下得很大,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意识到,世界就已经变得湿漉漉了,他听着窗外的风雨声,猜想此时周雨会不会有点冷,需不需要一个温暖又干燥的火炉,或者一颗Q弹可口的汤圆。虽然这么夸自己是有点厚脸皮哈,可他也真挺想问问他雨哥的,你的小胖不可口吗?你真的不想亲亲他吗?


他一骨碌爬起来,蹑手蹑脚地窜到周雨房里,周雨睡得安稳,平缓规律的呼吸在夜间的冷空气里微微震动,睫毛妥帖地覆在下眼睑上,这种少有的“乖巧”让人很不忍打扰。主要还是因为周雨长得太好看了,虽然他醒着能拿大铁锤锤你胸口,但躺下来也能像睡美人。


地板太冷了,他又只穿了条裤衩,蹲在地上扒拉着床沿,简直像被遗弃的小狗小猫,还是满眼冒绿光的那种,这么一想他还挺伤感的,他不孤单,也不孤独,就是有时候,偶尔,稍微——会觉得有点寂寞,谁都有那样的时刻吧,一颗心浮在苦涩的海上,漂来荡去,悬而不落,不知归处。


可他想周雨是他的情人,那他也是周雨的情人,他有归处的,管外头电闪雷鸣还是狂风大作,他总能找到回到周雨身边的路。


如此一来他就像条泥鳅似的麻溜钻进人家被窝里,拱来拱去,冷风都鼓进被子里,说他是无心的吧,他又有意,愣是把周雨给闹醒了。周雨半个脑子还陷在梦里没拔出来,手却先知先觉地把他搂怀里了,又湿又热的呼吸扑在樊振东脸上,弄得他心脏直蹦哒,喉咙紧缩着喘也不敢喘。


“你怎么……”周雨的声音还哑着,听着沙沙的,不很真切,他抢答道,“外面下雨了。”我刚才,不,我一直很想你,所以我就来了,他想说。


他闷闷地笑了起来,捏了一把樊振东的脸。“我被雷炸醒了,周雨。”,他顶无辜地看着周雨的眼睛,好像他真的有多害怕似的,这是什么,这是教科书式的耍赖皮吧,哦罪过罪过,谈恋爱的人管这叫撒娇。


谁叫周雨偏生还吃这一套,又能怎么办?“我是不是还得催个眠什么的?东东小朋友哈哈。”他埋在枕头边吃吃地笑,担心把室友吵醒。


“那你亲亲我吧。”他的眼睛里有点点星光,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给周雨看愣了,“你亲亲我就好了。”


“你这么喜欢我啊?” 他笑得眼睛眯缝,黑亮的眼仁藏到褶子中间,也真难为他了,这么大的眼睛都笑没了。


“你不知道?那我给你算算啊,”他掰着手指头清算他关于周雨的一切,“嗯……大概得有三百斤重吧,对,比两个我还多。”


“呜哇,还好我力气够大,扛得动。”周雨突然很想对他说我爱你,告诉他雷电的电压能有十万伏特,肥仔你肯定不知道,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周雨同志一样,对自然科学求知若渴的。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说,至于为什么,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觉得这话太重,说出来却骤轻了一半多,他不愿意这样,毕竟,毕竟这是一份能有十万伏特的爱啊。


周雨闭上眼睛,在彻底的黑暗中凑过去,用鼻尖去碰他的鼻尖,“真希望这场雨能下得久一点。”好让这亲吻长久些,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开始想念——亲亲我的宝贝。




END




评论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