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金牌律师 大电影】【4.1】【小数点是迷你更】

在哪儿呢 你要去哪儿呢

rou:

刘爸爸看着徐天,却道,“从现在开始,你禁止过问此事。我安排人,送你回国。”




徐天向着刘爸爸走了一步,道,“巴别塔到底是什么,和刘子光有什么关系,和您……又有什么关系。”




刘爸爸的神情露出锋利之色,语气之中也多了几分森冷之意,“这不是你应该过问的。徐天,回去。”




徐天看着刘爸爸,说,“好。”




刘爸爸知道徐天的个性,还当是要唇枪舌剑一番,但徐天这么干脆答应,非但答应,甚至是答应完了转身就走,都让刘爸爸觉得诧异。




王教授看着徐天出去,也是一脸询问的看着刘爸爸。




刘爸爸挥了挥手,肃然道,“这件事只有我们几个……”刘爸爸面色陡然一变,“不好!”




刘爸爸这个人,向来泰山崩于前不见变色,此刻居然神色流露在外,搞得王教授也紧张起来,“怎么了?”




刘爸爸一拍大腿,咬牙,“小赤佬!”




‘小赤佬’徐大律师出门打车直接回家,敲了敲门,刘妈妈来开门,诧异说,“怎么这么快……”




徐大律师又大又圆的眼睛里满是水汽,凝得欲落未落,不是委屈,委屈形容不出万一,不是难过,难过不能描写点滴,开口,一颗眼泪啪嗒落下来。








刘爸爸紧追着徐天回到家。




徐天双手捂着脸坐在沙发上,肩膀微微发抖。刘妈妈坐在徐天身边,抚着徐天的肩,听见门响,抬头看见刘爸爸,咬着牙,“刘弈君!”




刘爸爸心里垮了,晓得大势已去,这个时候解释已经没有用了,但还是试图挣扎,“你听我说……”




刘妈妈说,“我知道,你要保密,你有你的职业要遵守,我不勉强你,我和天天这就搬出去。”




刘爸爸一怔,徐天也一怔,本来是想让刘妈妈施压,但现在听来,却出乎意料。




刘妈妈的声音极其冷静,“这么多年了,不该我知道的,我从来都不问。但是,这次事关子光,我有我的做法,我不干涉你,你也不要来干涉我。”




刘爸爸的面色都变了,“你想做什么。”




刘妈妈说,“与你无关。”




徐天听着不对劲,借东风借成了飓风,真搞成了家庭矛盾,等刘子光回来了第一个要跪搓衣板的就是自己,徐天忙开口,“阿姨,这件事其实……”




有个声音说,“敏涛,这件事,不能全怪弈君。”说着话,王教授踏进了屋子。




刘妈妈吃惊,不觉站起身,“……劲松?”




王教授笑道,“好久不见了。”




刘妈妈看着王教授,久别重逢,既是惊讶,也是惊喜,“这真是……”




王教授安慰的笑一笑,再看向刘爸爸,说,“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当事人要么死了,要么如你我一般早已退伍,现在事态紧急,该说的,该解释的,都一并说了吧。”




刘爸爸眉头皱紧。




王教授说,“弈君,那是你的儿子。也是一条人命。”




刘爸爸微微一震,面色透出一丝铁青,开口道,“巴别塔,要从两百多年前说起。”




将近两百年前,迪拜的酋长与英国签订了海上和约。随着时间的推移,迪拜发现了海底油田,并且利用从科威特借来的资金打下中转贸易港的基础,进而成为国际性贸易港口城市,而在发现海上油田之后,迪拜独立的需要开始日益迫切。而对于国际市场来说,如此丰厚的油田资源假若仍然捏在英国之手,绝对并非好事。




于是,数支不能透露来源的力量不约而同来到迪拜,用各自的方式帮助迪拜独立,其中就包括了趁阿拉伯卢币贬值之机,迪拜建立起新的货币计量:迪拜里亚尔。一种新的货币计量的建立需要面对流通、模型搭建、国际认可种种难题,但在某支力量的帮助下,迪拜完成了这个近乎不可能的难题,从而为摆脱英国的‘保护’打下了基础,之后,这支力量继续推动迪拜脱离完全依赖石油的单一经济,转向多元化的经济。也使得无数原油源源不断的输向了全球各地,尤其是遥远的东方。




刘爸爸说到这儿,顿了顿,看向徐天。




徐天倒没有瞠目结舌,还是保持住了冷静的态度,想了想,问,“刘子光知道这件事么。”




刘爸爸摇头。




徐天放心了。刘子光不知道他可能是潜在的石油小王子,自己还可以仗着年薪高来养一养家,幸好幸好。




徐天说,“当时授意您行动的是……”




刘爸爸打断,“只是我们年轻时候乐于助人,帮别人做了一些事,做了一点小小的贡献,微不足道,不足挂齿。”




徐天看看刘爸爸。再想想刘子光。幸好刘子光没有遗传到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态度,幸好幸好。




徐天问,“巴别塔是这个微不足道的行动当中的一部分?”




刘爸爸一顿。




王教授接道,“关于这个,我来说吧。1971年,英国保护代表撤离波斯湾,迪拜重新划分了地域边界,当时各个酋长国之间对于地区划分有一些意见,我们为了维护秩序做了一点……”




徐天接口,“微不足道的小小贡献。”




刘爸爸和王教授一起点头,一起说,“不错。”




徐天面上恍然兼佩服,内心翻白眼,两只老狐狸。




刘爸爸看着徐天到现在还可怜巴巴的躲在刘妈妈身边,心里从牙缝抽凉气,这只小狐狸。




王教授说,“在清理其中一个酋长国的内乱时,我们发现了他们耗费大量财力,集合了众多遗传学家,试图研究出的一项计划,这个计划的理论基础是人类的遗传基因当中原本就会随机出现某种缺陷,这种缺陷是众多不治之症的直接成因。而他们想将这种缺陷的随机性列为固定性。”




徐天错愕,“改写人类基因?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王教授说,“人类之所以争斗是因为彼此的不公。没有金钱的人渴望金钱,渴望金钱的人渴望权利,而拥有了金钱与权利的人又渴望更多。如果巴别塔计划成功,每个人都会面对一样的病痛与短暂的寿命,如此,便可最大程度的避免斗争。”




徐天说,“因为,活下去成为了每个人唯一的目标。如果一个人连让自己活着都做不到,又何谈权势与财富。”




王教授点头,“就是如此。”




徐天道,“我猜,计划的研究者并没有把自己列入巴别塔。”




王教授的态度依旧温和,只是也夹杂了一丝讥嘲,“他们用另一种方式加入了巴别塔计划,完善自我基因,延长寿命。”




徐天止不住冷笑,“登昆仑兮食玉英,与天地兮同寿,还真是千百年前孜孜不倦的目标。”




刘妈妈说,“你们怎么处理了巴别塔计划?”




王教授看向刘爸爸,刘爸爸道,“销毁了。”




刘妈妈失声,“销毁了!?”




刘爸爸脸上毫无表情,“我亲手销毁。”




徐天说,“没有备份么。”




刘爸爸说,“没有。”




徐天却再问,“真的没有?”




他的语气之中,已有几分咄咄逼人。




刘妈妈和王教授都不由得看向徐天。




刘爸爸也盯住徐天,一字一句的回答,“没有备份。”




徐天却说,“您手里没有,别人手里也没有吗。”




刘爸爸微微变色。




徐天直视刘爸爸的双目,说,“您在做这些微不足道的小小贡献的时候,难道没有跟您的上级汇报?像这样的计划和研究结果,难道您的上级没有索取?即便您销毁了原版,难道就能肯定他们也没有……”




刘爸爸怒斥打断,“徐天你搞清楚,你现在在跟谁说话!”




徐天握紧双拳,面孔雪白,双眼漆黑,回答道,“我清楚。但我更清楚自己要救的人是谁!您的盲从和隐瞒都可能害死他!”




刘爸爸怒道,“徐天!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他的——!




徐天忍住了这句话,一点点,一字字,咬回舌尖,硬生生的忍回去。




刘爸爸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见他眼中的血丝,也看见他牙关的青筋,“……不会有备份。因为这个计划,这整件事,我都没有报告。”




刘妈妈错愕的看着刘爸爸,再看向王教授,王教授微微点头佐证。




刘爸爸说,“这个计划的诱惑力太大,我不能肯定所有人都能抵住这份诱惑,所以,经由我们当时在场的几人同意,一致决定就地销毁巴别塔。”




徐天不语。




刘爸爸语气放缓和,“我说的,都是真的。”




徐天沉默片刻,低声道,“……叔叔,对不起。”




刘爸爸心中还有气,说,“是我盲从,是我的错。”




徐天垂下眼。




刘妈妈宽慰的抚了抚徐天的肩头。




王教授思索道,“按理说,不该有人知道巴别塔。我确认过了,计划的参与人员都在内乱中丧生。”




徐天低声说,“……当时在场的人,都可靠么。”




刘爸爸气得看向徐天。




徐天吸一口气,反倒是抬起眼看着刘爸爸,“事情没有定论之前,我有理由怀疑所有人。”




刘爸爸说,“对,你们当律师的,一向如此!”




徐天说,“如果您想说服我,就给我足够可靠的证据。”




王教授打圆场,“徐天,你试想,如果当时在场的人们想要这个计划,能找到许多机会去拷贝备份,何必过了几十年等到现在再重提旧事?况且他们看着弈君销毁了计划,他们是最清楚巴别塔不可能重现于世。”




徐天不语。




刘妈妈道,“难道没有别的办法?”




刘爸爸说,“事到如今,不是我不交出巴别塔,是巴别塔已经完全销毁了。我怎么给?”




王教授说,“我去想办法复原ipad,也许能查出什么线索。”




刘爸爸心知十二个小时,可能根本复原不了,也可能复原了但查不出任何线索,可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便道,“我想见一见你那个学生,关于那个邮差也许还能问出一些信息。”




刘爸爸的声音也好,王教授的声音也好,都没有进入徐天的耳中,有那么一段时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能想什么,直到舌尖尝到了一丝腥甜,才发现自己咬破了嘴唇。




可这点伤还不够。与心中近乎炼狱一般的痛楚来说,远远不够。




徐天看着手上的腕表,指针一格格挪动,距离对方预设的时间期限,还有十个小时。




“我有巴别塔。”




刘爸爸和王教授同时一怔,看向说话的人。




徐天说,“时间一到,我会带巴别塔去他们指定的地方。”




王教授错愕的看向刘爸爸,刘爸爸皱眉道,“徐天,你胡说什么。”




徐天说,“我没有胡说,”他看向刘爸爸,“既然当时的相关人员都不在人世,就没有人能验证我的话是真是假。我说我有巴别塔,这就是事实。”




刘爸爸的神情渐渐肃重起来,“我不能让你去。”




到了这时候,徐天的神情反而平静下来。浓眉之下的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透出的是刻骨决绝,“您阻拦我,我也会去。您关着我,我也会去。无论如何,他在哪儿,我就去哪儿。”








就算一千座刀山拦着,一千道火海拦着。




刘子光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我去找他,我要带他回来。



rou:


——“因为有个人,在等我回去。”






金牌律师大电影  COMING SOON

金牌律师III【14.2】

噩梦不醒 天不见光

baixiaorou:

【14.2】








天欲亮未亮时,落了一点小雨,如滚水煮茶,钓出了小院草木的清气。




雨水打湿了窗户,湿意与清晨的寒气一同顺着窗的缝隙,透进了房间。




徐天睡熟了,也是一只胳膊揽住刘子光,连带肩头一起光溜溜的架在被子外头,感觉到有些冷了,便往刘子光身边挨了挨。




刘子光睡得浅,醒了过来,转头看了看熟睡的徐天,伸手轻轻将徐天的胳膊放进被子里,再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盖住年轻人的圆润肩头。




年轻人唔唔两声,靠在自己的身边。




刘子光注视徐天,心头如窗外,天光将破,曙色倾泻,覆满柔情,便凑过去,轻轻吻了吻徐天的唇角。




徐天的唇角有一丝弧度泛起。




刘子光挑眉,原来在装睡。




徐天知道刘子光在看自己,但一本正经的继续装。




刘子光好笑,轻声说,“你要是现在醒了,我就亲你一下。”




徐天的睫毛一动,心内纠结。




刘子光故作失望,“算了。”




便坐起身,腰却被人牢牢箍住。




刘子光转头。只见徐天看着自己。




刘子光说,“这么早就醒了?”




徐天期期艾艾,“嗯……醒了。”




刘子光说,“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




徐天忙说,“你刚刚……刚刚说了。”




刘子光说,“刚刚?我说什么了?”




徐天扁扁嘴,说,“警察叔叔说话要算话。”




刘子光含笑,低头下来,亲了亲徐天的面颊。




徐天咬着唇,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自下往上看着刘子光,又有一点狡猾,又有一点楚楚,“就一下?”




刘子光便把徐天的话重复了一遍,“警察叔叔说话,当然要算话。”




徐天很不服气。




刘子光起身,坐在床边,捡起地上的浴袍。但胳膊被徐天握住,又拉回了床上。




刘子光也习惯了,每次起床之前,徐天总要黏糊一阵。




但徐天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刘子光。




枕套是徐天选的,日本风堂屋的纯棉系列。




浅灰的底色,深紫的条纹,如河川,淌过夜色。




刘子光躺在枕上,黑发散落,容貌在朝与夜的更替之间有妖艳的美。




徐天轻轻吻住刘子光,再慢慢加深力道,舔开了薄唇,舌尖勾住了舌尖,吻得刘子光喘不过气来,胸前一阵阵起伏。




徐天抱紧了刘子光,像是怕刘子光推开自己,轻轻说,“……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刘子光察觉出了这个吻藏着徐天的心事,听徐天这么说,便问,“什么?”




徐天开口,想要说出庄奕朗找了自己,但话在唇前,忽然闪过一个念头。




如果庄奕朗说的是真的,哪怕不是全真,只是真了十分之一二,刘子光真 的与那个蓬明有些联系,那么自己如果和盘托出,很可能会再次连累庄奕朗的。




徐天便说,“上次和高太太见面,她跟我说了一些事。”




刘子光心道,果然如此。问,“什么事?”




徐天将庄奕朗告诉自己的事,全数转移到了高太太的身上。横竖高太太与庄奕朗熟识,看其言行,料想也知道这些经过。




刘子光听完,想了一想,按徐天说的,那位高太太说的内容有三点极其重要,第一,高太太知道自己当初卧底与蓬明结交,第二,高太太能拿到徐天断指的监控录像,第三,也是最为可恨的一点,挑拨徐天与自己的关系。无论是断指也好,照片也好,甚至是作为机密归档的案情也好,乍一看编得入情入理,如果不是徐天今天跟自己说得清楚,只怕这件事就成了无头公案。而人的心中一旦埋下怀疑的种子,日复一日,扎得更深,也是更狠。




刘子光皱紧眉,是谁做这种事,又能拿到这么多资料,难道是蓬明的余部?




徐天看着刘子光的神情浮现戾气,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狠毒,不由得叫了一声,“刘子光。”




刘子光回神,看向徐天,神情这才缓了缓,“怎么了。”




徐天看见了自己熟悉的刘子光,松了口气,呐呐说,“没什么。”




刘子光看着徐天,却是一笑,“你全都告诉我了,你就不怕高太太跟你说 的都是真的,我真是一个坏人?”




徐天沉默。




刘子光想了一想,恍然,“你已经怀疑过我了,所以才没有在那时候就告诉我。”




徐天咬着嘴唇,心虚道,“……对不起。”




刘子光一笑,说,“你失去记忆,对方又拿得出确凿证据,你不信我才是 对的。”




徐天却垂下眼。




刘子光主动亲了亲徐天的面颊,柔声说,“对人有防备之心不是坏事。为了 你自己的安全,我倒是希望,你能够一直保持合理的怀疑。”




徐天说,“那你是不是。”




刘子光疑惑,“是什么?”




徐天说,“是不是坏人。”




刘子光失笑,玩味的看着徐天,“如果我是,你怎么办。你把这些事都告诉我了就不怕么。”




徐天撇了撇嘴,“我怕什么?”飞快看了一眼刘子光,脖上胸前都是自己 留下的印子。徐天搂住刘子光的腰,手掌贴着结实细窄的腰线摩挲,说,“ ……你都是我的人了,我还怕什么。”




刘子光捉住徐天的手,“我是你的人?”




说罢,扬一扬眉,将徐天的手搁在一旁,起身穿起浴袍。




徐天心里一咯噔,也爬起床来,看着刘子光的背影,“刘子光!你不会…… 你该不会想不认账!”




刘子光好气又好笑,系好了浴袍带子。




徐天见刘子光不理自己,更加烦闷,“刘子光!刘队!你……你跟我已经发生关系了!你再想跟我划清关系,我告诉你,没可能的!而且你昨晚答应了我要跟你男朋友分手,你要是骗我,我去跟他摊牌!”




刘子光听得哭笑不得,徐天越说越不像话,正要回头,却是一怔。




“……你叫我什么?”刘子光回神,看着徐天。




徐天还揣着一颗心放不下去,说,“刘子光。”




刘子光说,“不是这一句。”




徐天一怔,说,“刘队?”




刘子光双目一瞬闪动光芒,“你之前不是这样叫我。”




徐天被提醒,挠了挠头,“可能这么叫顺口吧……不知道怎么的就叫了。”又气恼道,“你不要跟我扯开话题!刘……!”




刘子光忽然抱紧了徐天。




徐天吓了一跳,“怎么了?”




刘子光顿了一顿,低声说,“没什么。”




徐天感觉得到刘子光的情绪激动,试着摸了摸刘子光的背。




刘子光闭起双眼。




徐天。




天天,我知道,你在回来。




我在等你。




  




两人吃过早饭,出门去找高太太当面询问。




刘子光开着车,徐天坐在副驾驶,却一直悄悄看刘子光。




刘子光开了一段路,找到一处地方靠边停下。转头看着徐天。




徐天吓一跳,下意识抓紧保险带,“干嘛?”




刘子光敲了敲方向盘,“干扰驾驶。”




徐天嘀咕,“我又没说话,我又没摸你大腿,我又没摸……”




刘子光用力咳嗽一声。




徐天闭上嘴。




刘子光说,“有什么话想说,只管说。”




徐天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有一点害怕。”




刘子光一怔,目光柔和下来,说,“我们这次去,就是问个清楚。”




徐天说,“我说的不是去找高太太这件事。”




刘子光一怔,却听徐天说,“……你昨天说的那些话。”




刘子光握住徐天的手,说,“我答应了你,不会反悔。”




“……哦。”徐天垂目,低声说,“……没事了。”




刘子光那么好,原本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遇见,也不可能得到这么好的人。受伤之前和刘子光当了那么久的室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就是因为自己心知肚明自己和刘子光不可能。但一场意外,打乱了一切,自己的贪心,自己的索取,刘子光的温柔,刘子光的无奈,种种成因促成了现在的局面。如果有一天刘子光看清了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子,刘子光离自己而去也是迟早的事。




那时候,自己又会如何。失去了刘子光的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




面颊上一阵温热,徐天一震,抬起眼,看见刘子光抚住自己的面颊。




刘子光捏了捏徐天的脸,看着徐天一脸茫然,便再捏一捏,捏的年轻人面颊扁出一块,忍不住一笑,凑过去亲了亲,低声说,“天天,不怕,有我陪你、”








两人到了高家,反复敲门,没有人应门。




徐天对刘子光说,“可能不在家。”




刘子光却直觉有些不对劲,问,“你有高太太的电话号码么。”




徐天拿出手机,拨出号码,隔着门,听见手机铃声。




两人对看一眼,心知不妙。




刘子光将徐天拨到身后护住,拔出藏在靴中的军用匕首,徐天瞪大眼。




刘子光再一次敲门,沉声说,“高太太,我是刘子光。”




门后毫无动静。




刘子光握住门把末端,轻轻使力,发现门没有锁,他回头向徐天示意。徐天退后两步。




刘子光再盯着门,一手握住匕首,用肩猛地撞门进去。




房内,安静无声。




徐天屏息等了数秒,听没有动静,见刘子光站在门口,忍不住问,“怎么了。”




刘子光抬手,制止徐天靠近,说,“报警。”




徐天愕然。




刘子光看着客厅中央。血泊中,高太太的身体早已冰凉。












阴暗的房间。




窗帘紧闭,渗不进一丝光线。




庄奕朗说,“徐天果然不相信我。”叹了口气,“他还是信了刘子光。”




“我原本想着至少骗他上一次床,看看他恢复记忆之后想起这件事,会是什么样子。”庄奕朗微微一笑,“他这个人的脾气傲得很,好像别人活该是他的手下败将, 我就很想看一看,他知道自己身上有污点瑕疵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




庄奕朗顿了顿。




房内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他不把你放在眼里。”




庄奕朗的面色一变。




那个人说,“他在越南的时候骗了你,利用你,现在也一样看不起你。”




庄奕朗神情狰狞起来。




那个人说,“我早就跟你说过,除了我,不会有人帮你。”




庄奕朗的神情渐渐缓和下来,看着屋角的高背椅,走了过去,如温驯的宠物 跪下来,俯在椅子的把手上,说,“我明白,这一次,我按你说的去做,一切如你所愿,蓬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