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胖雨】御膳房(AU 一发完)

你管我叫啥:

不是美食,纯属有毒


好好的皇帝给我写得都不正经


皇子x御膳房小厨子


随便看,才不饿/尽情扰我/BUG全是我的不要在乎细节认真的话我也没辙




御膳房


 


“来啊,御膳房找个年纪相仿的人昼夜不分,候着皇子,直到他吃饱为止,不然朕要御膳房陪葬!”


 


10岁的周雨刚刚进宫那会儿,万万没想到上岗来得如此之突然。


 


他家世代沿袭厨艺,得以名扬樊氏王朝,曾祖父是御膳房的,祖父是御膳房的,父亲还是御膳房的。


 


作为九代单传的他,自然乖巧应当得走上了同样的仕途,虽然现在资历尚浅。


 


他看累了食谱时偶尔会翻个史书读读,按道理来说这宫墙之内的高危行业,论伴君如伴虎的内务府和手握皇室血脉的太医院,应该还轮不到其他的凑热闹,可自从听闻皇后于御膳房诞下皇子的奇闻异事,他渐渐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日出东方红似火,随着破晓爆发的婴儿哭声,皇帝甚是大喜,遂取名为“樊振东”,寓意威震东方。


 


但周雨觉得,小皇子挺厉害的,做到了威震东方的御膳房。


 


内务府的公公们个个都是挺着个大肚子肥水油流的,根本对不上4岁的皇子的眼,抓又抓不住他,皇帝心底儿已经寻思要和皇后过几年安生日子再说,皇子断奶又挺早,左瞅瞅右瞧瞧,绝对直接把锅甩给御膳房。


 


“皇子,你慢点吃,这个是金丝酥雀,要小口小口才能吃到花生仁儿的清脆。”


 


然而皇子摇摇头笑了笑,还是一口吞了进去……


 


“来人啊,皇子怎么了,皇子有任何三长两短,朕要御膳房陪葬。”闻讯而来的皇帝整着衣衫甚为恼火。


 


“起禀皇上……皇子只是吃太快,噎住了。”


 


“哦喝口水的事情还来禀报朕!不知道寡人很忙吗!”皇帝遂离去,直奔后宫。


 


“皇子,你吃少点,这个干面饽饽食多了易胀气。”


 


然而皇子歪歪脑袋表示不在意,还是一口咽了进去……


 


“来人啊,皇子怎么了,皇子要是朝不保夕,朕要御膳房陪葬。”风风火火前来的皇帝脖颈还带着点血丝,甚怒。


 


“回陛下……皇子只是吃多了,积食。”


 


“没事走两步啊!这还要劳烦朕,不知道朕日理万机吗!”皇帝遂离去,直奔后宫。


 


“皇子,你晚点吃,这个绣球干贝吃急了会伤嘴。”


 


然而皇子瞪大眼球转了转一脸茫然,还是一口咬了下去……


 


“来人啊,皇子怎么了,皇子要是有何差错,朕要御膳房陪葬。”马不停蹄的皇帝满脸印记,着实不悦。


 


“吾皇……皇子只是吃急了,烫到嘴。”


 


“喝点热水不就了事了,朕没空,下次这种小问题内部自行消化。”皇帝遂离去,直奔后宫。


 


次数多了点,周雨就会找机会偷偷报复给言辞表达还不甚明了的樊振东:“天天陪葬好多回,你可是慢慢吃吧,戳戳戳,听见没有。”


 


然而皇子眯了眯眼睛晃了晃肉嘟嘟的小脸,十分安逸,还是该怎么吃就这么吃。


 


如此如此的琐事,这般这般许多了之后,周雨每天晚上忙着打哈欠之余总觉得脖颈一凉,这样残酷的环境还能日日在岗,风雨无阻的,想来也是种福分。吃着吃着,樊振东气鼓气涨得就跟着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还增大了食量,碍于皇子身份在,周雨戳他脸蛋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这会儿的夜宵时刻,樊振东埋头于红豆膳食粥,四喜馒头中时,周雨刚准备念叨呢,樊振东就抬起了脑袋用深黑的眼睛瞅着周雨,警觉得周雨发现怕是再也寻不到戳他的机会了。


 


不过偶尔还是有喜从天降的时候,樊振东搁御膳房安营扎寨的童年岁月,吃饱了就睡,睡醒了继续吃,肚子有多满足睡梦就有多安逸,眼睛一闭睡得跟小香猪似的,绝对戳不醒。周雨有时瞅着机会了,不禁就咧开嘴得意,“哈哈哈,就戳就戳就戳,御膳房总有一天被你吃垮。”


 


待到皇帝忙着春宵一刻值千金终于送自己上天后,彼时樊振东作为太子正式继位,渐渐御膳房的专属位置就空荡荡的,偶尔远远瞅着,也是天子威仪,为官的毕恭毕敬。周雨偶尔远眺,皇家之事果然腥风血雨,向来只在乎吃喝的少年变成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生杀君王,想想倒觉得好生遗憾。


 


新皇继位后,来御膳房的次数倒是不比从前,“陪葬”之类的话语也少了许多,江山才易主,再说晦气的话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周雨还是日日夜夜勤勤恳恳得,毕竟当初先帝下的命令没写明他的任职年限,樊振东偶尔跑到御膳房来时,都是后半夜了,拖着个疲惫的身子,话都懒得说,周雨望着望着心疼就代替了惊讶。


 


“陛下,小的给你煮个面吧!”


 


樊振东点点头,片刻后,就着清香的龙须挂面囫囵吞枣起来,周雨搁一旁站着身子偷偷打量,那侧脸的线条倒是清晰了不少,婴儿肥没了以前那么厚实,都不知道戳起来是什么感觉。


 


周雨搁往常一样候着樊振东进了御膳房那间小院时,刚准备先行告退交由内务府的公公伺候,樊振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再去下碗香菇滑鸡面来,寡人没吃饱”。


 


周雨望着那深邃的眼神,没来由就想起了先帝日日挂在嘴边的口头禅,缩了缩脖子,立马允诺回到了御膳房忙活起来。


 


等他端着碗香菇滑鸡面应门而入时,才发现屋内只有樊振东一人坐在桌边清亮得瞅着自个儿,英俊的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跟熊猫似得,看起来倒是更可怜了不少。


 


“皇上,需要微臣叫个公公来候着吗?”


“不用了,你喂我。”


 


周雨搁空气中凝固了一会儿,久久没反应过来。


 


樊振东道,“方才那碗龙须面硌到了,朕有些牙疼……”


 


话还没说完,周雨耳边立马又是那句,“朕要御膳房陪葬”,恭恭敬敬站在一旁拾起汤匙银勺就准备动作。


 


“你坐下喂……”


“皇上这不太好吧,君臣有别……”


“仰着头,我脖子疼……还是你想御膳房……”


 


“扑通”一声。


周雨坐近了些才发现许久未仔细瞅瞅,忽略那满脸的疲惫,那深邃的眼睛还是明眸如星辰,清幽好看极了,那里面好像还能看到自个的脸,越看越觉得自己也挺白嫩的……


 


“不知看够了没有……”樊振东撑着下巴歪着头问道。


 


那气息吐出来周雨只觉得脸前一热,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活腻了,好好得搁皇帝眼睛里玩什么照镜子的把戏,尴尬无比,刚准备递过勺里的面条,赶快安安稳稳吃个面。


 


“你都不给朕吹吹吗?这么明显的热气?”樊振东朝着桌上的香菇滑鸡面示意道。


 


???周雨完全就没想到这茬儿,这些年随着樊振东长大,无时不刻都有公公候着,自己只负责做菜就好啦,哪懂这些程序。


 


周雨定了定神,左手用汤勺接着,右手用筷子挑着,认认真真得轻飘吐气,一点都没往“皇帝对自己不设防”那方面想过。


 


樊振东眯着眼眸,望着周雨那红润的小嘴儿搁白花花的面条有一下没一下的接触,觉着这画面看起来倒是甚为舒心。


 


周雨觉着今个自己凶多吉少啊,皇帝为何吃个面慢吞吞不说,还老盯着自己看,是吃腻了真要拉御膳房陪葬吗?


 


颤颤巍巍得喂了碗最后一口面汤,周雨作势就准备告退。


 


“唔……朕嘴巴里食物太多了有点化不开。”


“啊,那皇上要不吐出来。”


“不行……民以食为天……朕贵为天子当与民同心。”


“那怎么办?”


“你帮朕分担点。”


“啊?”


 


周雨瞪大了眼睛,正疑惑着,咕哝哝一大口的汤汁儿灌进了嘴巴里,带着些许香菇的浓郁,别说,自己这手艺还真是相当不错,额……这轻巧的触感带着点麻麻的感觉是鸡肉吗,搁哪里采购的鸡肉好生嫩滑滋味儿相当饱满?


 


周雨被这没有研究过的味觉刺激给陶醉得迷迷糊糊的,情不自禁就感觉看到了一头味美肥嫩的白猪仔搁脑海里晃悠,就忍不住就着手戳了戳,弹性甚好,皮肤圆润有光泽。


 


“你又戳我!”耳边响起的威严声一阵,周雨机灵得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这会儿正搁樊振东的脸颊下被定得死死的。


 


完了!真的要陪葬了!父亲,都是孩儿连累了你!


 


“我不忍了!”樊振东气吁吁得,周雨丝毫没察觉皇帝这会儿平易近人的口吻。


“陛下,您千万忍住,小的还不想英年早逝,我还有好多绝学没显露给陛下呢!”周雨说得期期艾艾的,泫然欲泣,天不能随随便便妒英才啊!


……


“早逝?”樊振东语调上扬甚为不解。


“不是要拉整个御膳房陪葬吗?”周雨想掰下自己被束缚的双手,奈何无果。


“我有说过这话?”樊振东抓着周雨的头晃了晃,更是莫名的质问。


“那您这是……”周雨眼珠子转了转,实在找不到答案。


“有道菜戳动了我的心扉,想吃很久了……”樊振东望着面前比自己还懵神的厨子,倒是没那么疑惑了。


“您说您说,小的一定尽力,拼了老命御膳房也给您弄出来。”


……


“周雨!”半晌樊振东鼓了鼓劲掷地有声。


“小的在,陛下随时吩咐!”周雨被帝王的威严震得一个坐直了身体。


“我意思是……我想吃你很久了。”樊振东淡淡地说着。


“陛下,您这是要把我大卸八块还是五马分尸,这不还是要御膳房陪葬吗?”周雨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只觉天生我材没了用,做鬼都没个全尸,呜呼哀哉!


 


然而,樊振东不怒反笑,就着手腕抓住,周雨望了望与自己紧贴额头下的明眸皓齿,只听见皇帝没了平日万人之上的魄力,柔声道:“先吃了你,立个皇后,再来研究御膳房的后事。”


……


那天晚上搁御膳房角落里关着的家禽被墙壁晃得不停乱叫。


 


第二天兢兢业业的皇帝早朝完后生龙活虎得溜达到了御膳房,掌勺的周雨父亲找了一早上都没瞅见自家孩子,哆哆嗦嗦地,只听见新皇帝愉悦得告知。


 


“朕吃到了皇后,这次,朕要御膳房陪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