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胖雨]惊雷与十万伏特

莉安:

电焊工第221号:



•全是妄想
•预警:没头没尾,没什么趣




惊雷与十万伏特



樊振东的减肥热情在每一年的夏天都会呈指数式上升,爆炸式增长,因为实在太热了,就算坐那不动他也爱流汗,周雨还笑他简直像颗沥水的汤圆。可就算是这样吧,他不也总爱戳戳捏捏两下,这就让小胖子很不服气了,你看,我要像林高远那样一把骨头的,那多没趣。


他凑到周雨鼻尖下,盯着他的大眼仁瞧,“周雨你说是不?”其实对于答案,他并没有很大兴趣,是也好,不是也罢,他只是想对周雨说,你亲亲我呗,我都离你那么近了。


可他没能说出口,也许是第一次谈恋爱的缘故,没经验啊,有些话不知道该啥时候说。他想自己得表现的自如些,等待机会,一击必杀。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他心里光听见那汽笛声响了,却怎么都对不上铁轨,哎,这交通设施咋还不配套呢,上不了路啊。可把他给急的,满眼冒绿光,半夜看估计能给人吓哭。


没办法,他只好满脑子狼血地睡下去,晚上做了一个很有些可怖的梦,梦里他同周雨说话,他什么都听得见,就除了我爱你,无论用多大的声音他都一副完全不明白的样子。樊振东心里那个憋屈,好不容易说出口了,结果人根本就听不见,哎,这也太夸张了,他气结得一屁股坐到周雨腿上,扑上去啃他的嘴唇。


结果连沾都没沾到就被一声炸雷给吓醒了,他懵了会儿,躺在被窝里倒嚼梦里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真实,他想,要不周雨怎么能不嚎一嗓子,我那么重一人轧上去。


外头雨下得很大,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等意识到,世界就已经变得湿漉漉了,他听着窗外的风雨声,猜想此时周雨会不会有点冷,需不需要一个温暖又干燥的火炉,或者一颗Q弹可口的汤圆。虽然这么夸自己是有点厚脸皮哈,可他也真挺想问问他雨哥的,你的小胖不可口吗?你真的不想亲亲他吗?


他一骨碌爬起来,蹑手蹑脚地窜到周雨房里,周雨睡得安稳,平缓规律的呼吸在夜间的冷空气里微微震动,睫毛妥帖地覆在下眼睑上,这种少有的“乖巧”让人很不忍打扰。主要还是因为周雨长得太好看了,虽然他醒着能拿大铁锤锤你胸口,但躺下来也能像睡美人。


地板太冷了,他又只穿了条裤衩,蹲在地上扒拉着床沿,简直像被遗弃的小狗小猫,还是满眼冒绿光的那种,这么一想他还挺伤感的,他不孤单,也不孤独,就是有时候,偶尔,稍微——会觉得有点寂寞,谁都有那样的时刻吧,一颗心浮在苦涩的海上,漂来荡去,悬而不落,不知归处。


可他想周雨是他的情人,那他也是周雨的情人,他有归处的,管外头电闪雷鸣还是狂风大作,他总能找到回到周雨身边的路。


如此一来他就像条泥鳅似的麻溜钻进人家被窝里,拱来拱去,冷风都鼓进被子里,说他是无心的吧,他又有意,愣是把周雨给闹醒了。周雨半个脑子还陷在梦里没拔出来,手却先知先觉地把他搂怀里了,又湿又热的呼吸扑在樊振东脸上,弄得他心脏直蹦哒,喉咙紧缩着喘也不敢喘。


“你怎么……”周雨的声音还哑着,听着沙沙的,不很真切,他抢答道,“外面下雨了。”我刚才,不,我一直很想你,所以我就来了,他想说。


他闷闷地笑了起来,捏了一把樊振东的脸。“我被雷炸醒了,周雨。”,他顶无辜地看着周雨的眼睛,好像他真的有多害怕似的,这是什么,这是教科书式的耍赖皮吧,哦罪过罪过,谈恋爱的人管这叫撒娇。


谁叫周雨偏生还吃这一套,又能怎么办?“我是不是还得催个眠什么的?东东小朋友哈哈。”他埋在枕头边吃吃地笑,担心把室友吵醒。


“那你亲亲我吧。”他的眼睛里有点点星光,在黑夜里一闪一闪的,给周雨看愣了,“你亲亲我就好了。”


“你这么喜欢我啊?” 他笑得眼睛眯缝,黑亮的眼仁藏到褶子中间,也真难为他了,这么大的眼睛都笑没了。


“你不知道?那我给你算算啊,”他掰着手指头清算他关于周雨的一切,“嗯……大概得有三百斤重吧,对,比两个我还多。”


“呜哇,还好我力气够大,扛得动。”周雨突然很想对他说我爱你,告诉他雷电的电压能有十万伏特,肥仔你肯定不知道,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周雨同志一样,对自然科学求知若渴的。


但最终他还是没有说,至于为什么,倒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就觉得这话太重,说出来却骤轻了一半多,他不愿意这样,毕竟,毕竟这是一份能有十万伏特的爱啊。


周雨闭上眼睛,在彻底的黑暗中凑过去,用鼻尖去碰他的鼻尖,“真希望这场雨能下得久一点。”好让这亲吻长久些,因为此时此刻他已经开始想念——亲亲我的宝贝。




END




Divel丶羽翼:

哈哈哈哈哈哈背后插满了旗帜

小鲸鱼跃龙门:

离315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让我们来回顾几个经典打脸片段吧


不好笑预警

图源见水印,侵删

圈地自萌,请勿外传

最后ball个红心心还有评论昂~

Divel丶羽翼:

哈哈哈哈哈哈背后插满了旗帜

小鲸鱼跃龙门:

离315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让我们来回顾几个经典打脸片段吧


不好笑预警

图源见水印,侵删

圈地自萌,请勿外传

最后ball个红心心还有评论昂~

Divel丶羽翼:

哈哈哈哈哈哈背后插满了旗帜

小鲸鱼跃龙门:

离315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让我们来回顾几个经典打脸片段吧


不好笑预警

图源见水印,侵删

圈地自萌,请勿外传

最后ball个红心心还有评论昂~

拌拌:

“一场大雨的时间里,你在看雨,我也在看雨。” 
“后来那个阳光灿烂的日子,你在看远方,我还在看雨。” 

 

 

170301首都机场送机 
XJB搞事

莉安:

昨天微博看到就炸了…而且球迷都在两侧看台对面只有预告…对东哥服气

宣两米:

一个飞吻
一个飞吻后的捂嘴偷笑

图二可查看东哥的飞吻对象
我们小胖是长大了啊
来我给大家表演一个炸成烟花

图源微博博主:介都似嘛_  
侵删

【胖雨】御膳房(AU 一发完)

你管我叫啥:

不是美食,纯属有毒


好好的皇帝给我写得都不正经


皇子x御膳房小厨子


随便看,才不饿/尽情扰我/BUG全是我的不要在乎细节认真的话我也没辙




御膳房


 


“来啊,御膳房找个年纪相仿的人昼夜不分,候着皇子,直到他吃饱为止,不然朕要御膳房陪葬!”


 


10岁的周雨刚刚进宫那会儿,万万没想到上岗来得如此之突然。


 


他家世代沿袭厨艺,得以名扬樊氏王朝,曾祖父是御膳房的,祖父是御膳房的,父亲还是御膳房的。


 


作为九代单传的他,自然乖巧应当得走上了同样的仕途,虽然现在资历尚浅。


 


他看累了食谱时偶尔会翻个史书读读,按道理来说这宫墙之内的高危行业,论伴君如伴虎的内务府和手握皇室血脉的太医院,应该还轮不到其他的凑热闹,可自从听闻皇后于御膳房诞下皇子的奇闻异事,他渐渐就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日出东方红似火,随着破晓爆发的婴儿哭声,皇帝甚是大喜,遂取名为“樊振东”,寓意威震东方。


 


但周雨觉得,小皇子挺厉害的,做到了威震东方的御膳房。


 


内务府的公公们个个都是挺着个大肚子肥水油流的,根本对不上4岁的皇子的眼,抓又抓不住他,皇帝心底儿已经寻思要和皇后过几年安生日子再说,皇子断奶又挺早,左瞅瞅右瞧瞧,绝对直接把锅甩给御膳房。


 


“皇子,你慢点吃,这个是金丝酥雀,要小口小口才能吃到花生仁儿的清脆。”


 


然而皇子摇摇头笑了笑,还是一口吞了进去……


 


“来人啊,皇子怎么了,皇子有任何三长两短,朕要御膳房陪葬。”闻讯而来的皇帝整着衣衫甚为恼火。


 


“起禀皇上……皇子只是吃太快,噎住了。”


 


“哦喝口水的事情还来禀报朕!不知道寡人很忙吗!”皇帝遂离去,直奔后宫。


 


“皇子,你吃少点,这个干面饽饽食多了易胀气。”


 


然而皇子歪歪脑袋表示不在意,还是一口咽了进去……


 


“来人啊,皇子怎么了,皇子要是朝不保夕,朕要御膳房陪葬。”风风火火前来的皇帝脖颈还带着点血丝,甚怒。


 


“回陛下……皇子只是吃多了,积食。”


 


“没事走两步啊!这还要劳烦朕,不知道朕日理万机吗!”皇帝遂离去,直奔后宫。


 


“皇子,你晚点吃,这个绣球干贝吃急了会伤嘴。”


 


然而皇子瞪大眼球转了转一脸茫然,还是一口咬了下去……


 


“来人啊,皇子怎么了,皇子要是有何差错,朕要御膳房陪葬。”马不停蹄的皇帝满脸印记,着实不悦。


 


“吾皇……皇子只是吃急了,烫到嘴。”


 


“喝点热水不就了事了,朕没空,下次这种小问题内部自行消化。”皇帝遂离去,直奔后宫。


 


次数多了点,周雨就会找机会偷偷报复给言辞表达还不甚明了的樊振东:“天天陪葬好多回,你可是慢慢吃吧,戳戳戳,听见没有。”


 


然而皇子眯了眯眼睛晃了晃肉嘟嘟的小脸,十分安逸,还是该怎么吃就这么吃。


 


如此如此的琐事,这般这般许多了之后,周雨每天晚上忙着打哈欠之余总觉得脖颈一凉,这样残酷的环境还能日日在岗,风雨无阻的,想来也是种福分。吃着吃着,樊振东气鼓气涨得就跟着学会了走路,学会了说话,还增大了食量,碍于皇子身份在,周雨戳他脸蛋的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这会儿的夜宵时刻,樊振东埋头于红豆膳食粥,四喜馒头中时,周雨刚准备念叨呢,樊振东就抬起了脑袋用深黑的眼睛瞅着周雨,警觉得周雨发现怕是再也寻不到戳他的机会了。


 


不过偶尔还是有喜从天降的时候,樊振东搁御膳房安营扎寨的童年岁月,吃饱了就睡,睡醒了继续吃,肚子有多满足睡梦就有多安逸,眼睛一闭睡得跟小香猪似的,绝对戳不醒。周雨有时瞅着机会了,不禁就咧开嘴得意,“哈哈哈,就戳就戳就戳,御膳房总有一天被你吃垮。”


 


待到皇帝忙着春宵一刻值千金终于送自己上天后,彼时樊振东作为太子正式继位,渐渐御膳房的专属位置就空荡荡的,偶尔远远瞅着,也是天子威仪,为官的毕恭毕敬。周雨偶尔远眺,皇家之事果然腥风血雨,向来只在乎吃喝的少年变成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生杀君王,想想倒觉得好生遗憾。


 


新皇继位后,来御膳房的次数倒是不比从前,“陪葬”之类的话语也少了许多,江山才易主,再说晦气的话这不是什么好兆头。


 


周雨还是日日夜夜勤勤恳恳得,毕竟当初先帝下的命令没写明他的任职年限,樊振东偶尔跑到御膳房来时,都是后半夜了,拖着个疲惫的身子,话都懒得说,周雨望着望着心疼就代替了惊讶。


 


“陛下,小的给你煮个面吧!”


 


樊振东点点头,片刻后,就着清香的龙须挂面囫囵吞枣起来,周雨搁一旁站着身子偷偷打量,那侧脸的线条倒是清晰了不少,婴儿肥没了以前那么厚实,都不知道戳起来是什么感觉。


 


周雨搁往常一样候着樊振东进了御膳房那间小院时,刚准备先行告退交由内务府的公公伺候,樊振东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你再去下碗香菇滑鸡面来,寡人没吃饱”。


 


周雨望着那深邃的眼神,没来由就想起了先帝日日挂在嘴边的口头禅,缩了缩脖子,立马允诺回到了御膳房忙活起来。


 


等他端着碗香菇滑鸡面应门而入时,才发现屋内只有樊振东一人坐在桌边清亮得瞅着自个儿,英俊的脸上顶着两个黑眼圈跟熊猫似得,看起来倒是更可怜了不少。


 


“皇上,需要微臣叫个公公来候着吗?”


“不用了,你喂我。”


 


周雨搁空气中凝固了一会儿,久久没反应过来。


 


樊振东道,“方才那碗龙须面硌到了,朕有些牙疼……”


 


话还没说完,周雨耳边立马又是那句,“朕要御膳房陪葬”,恭恭敬敬站在一旁拾起汤匙银勺就准备动作。


 


“你坐下喂……”


“皇上这不太好吧,君臣有别……”


“仰着头,我脖子疼……还是你想御膳房……”


 


“扑通”一声。


周雨坐近了些才发现许久未仔细瞅瞅,忽略那满脸的疲惫,那深邃的眼睛还是明眸如星辰,清幽好看极了,那里面好像还能看到自个的脸,越看越觉得自己也挺白嫩的……


 


“不知看够了没有……”樊振东撑着下巴歪着头问道。


 


那气息吐出来周雨只觉得脸前一热,回过神来,只觉得自己活腻了,好好得搁皇帝眼睛里玩什么照镜子的把戏,尴尬无比,刚准备递过勺里的面条,赶快安安稳稳吃个面。


 


“你都不给朕吹吹吗?这么明显的热气?”樊振东朝着桌上的香菇滑鸡面示意道。


 


???周雨完全就没想到这茬儿,这些年随着樊振东长大,无时不刻都有公公候着,自己只负责做菜就好啦,哪懂这些程序。


 


周雨定了定神,左手用汤勺接着,右手用筷子挑着,认认真真得轻飘吐气,一点都没往“皇帝对自己不设防”那方面想过。


 


樊振东眯着眼眸,望着周雨那红润的小嘴儿搁白花花的面条有一下没一下的接触,觉着这画面看起来倒是甚为舒心。


 


周雨觉着今个自己凶多吉少啊,皇帝为何吃个面慢吞吞不说,还老盯着自己看,是吃腻了真要拉御膳房陪葬吗?


 


颤颤巍巍得喂了碗最后一口面汤,周雨作势就准备告退。


 


“唔……朕嘴巴里食物太多了有点化不开。”


“啊,那皇上要不吐出来。”


“不行……民以食为天……朕贵为天子当与民同心。”


“那怎么办?”


“你帮朕分担点。”


“啊?”


 


周雨瞪大了眼睛,正疑惑着,咕哝哝一大口的汤汁儿灌进了嘴巴里,带着些许香菇的浓郁,别说,自己这手艺还真是相当不错,额……这轻巧的触感带着点麻麻的感觉是鸡肉吗,搁哪里采购的鸡肉好生嫩滑滋味儿相当饱满?


 


周雨被这没有研究过的味觉刺激给陶醉得迷迷糊糊的,情不自禁就感觉看到了一头味美肥嫩的白猪仔搁脑海里晃悠,就忍不住就着手戳了戳,弹性甚好,皮肤圆润有光泽。


 


“你又戳我!”耳边响起的威严声一阵,周雨机灵得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的手指这会儿正搁樊振东的脸颊下被定得死死的。


 


完了!真的要陪葬了!父亲,都是孩儿连累了你!


 


“我不忍了!”樊振东气吁吁得,周雨丝毫没察觉皇帝这会儿平易近人的口吻。


“陛下,您千万忍住,小的还不想英年早逝,我还有好多绝学没显露给陛下呢!”周雨说得期期艾艾的,泫然欲泣,天不能随随便便妒英才啊!


……


“早逝?”樊振东语调上扬甚为不解。


“不是要拉整个御膳房陪葬吗?”周雨想掰下自己被束缚的双手,奈何无果。


“我有说过这话?”樊振东抓着周雨的头晃了晃,更是莫名的质问。


“那您这是……”周雨眼珠子转了转,实在找不到答案。


“有道菜戳动了我的心扉,想吃很久了……”樊振东望着面前比自己还懵神的厨子,倒是没那么疑惑了。


“您说您说,小的一定尽力,拼了老命御膳房也给您弄出来。”


……


“周雨!”半晌樊振东鼓了鼓劲掷地有声。


“小的在,陛下随时吩咐!”周雨被帝王的威严震得一个坐直了身体。


“我意思是……我想吃你很久了。”樊振东淡淡地说着。


“陛下,您这是要把我大卸八块还是五马分尸,这不还是要御膳房陪葬吗?”周雨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只觉天生我材没了用,做鬼都没个全尸,呜呼哀哉!


 


然而,樊振东不怒反笑,就着手腕抓住,周雨望了望与自己紧贴额头下的明眸皓齿,只听见皇帝没了平日万人之上的魄力,柔声道:“先吃了你,立个皇后,再来研究御膳房的后事。”


……


那天晚上搁御膳房角落里关着的家禽被墙壁晃得不停乱叫。


 


第二天兢兢业业的皇帝早朝完后生龙活虎得溜达到了御膳房,掌勺的周雨父亲找了一早上都没瞅见自家孩子,哆哆嗦嗦地,只听见新皇帝愉悦得告知。


 


“朕吃到了皇后,这次,朕要御膳房陪嫁!”


                                             


 



江湖笑(不正常的番外)

自杀……

蘑菇蘑菇酱:

#番外小甜饼,携三创驾校集体教练员出境。 @羊肉球球  @MoLuo  @山有木兮  @喵仔  @看不见的析诺 


#应该是在完结之后的剧情,被她们天天暗黑伤害正剧肝不动。营养都用来补肾了。


#完全写成了《贪欢》推荐信?


#摸摸你不更对不起我。(论正确的催更方式)


 


 


大理樊王世子樊振东继位,立暴雨梨花剑周雨为后。


 


翌日,改年号为樊雨,大赦天下,励精图治,史称——樊云覆雨。


 


 


 


 


----------------


 


“中秋朝贺?”大殿上的樊皇皱起了眉头。哪个不开眼的赶在他大婚纪念日跑来蹭吃蹭喝,他都已经答应周雨中秋节带他溜出去江左盟看那两对傻子了。


 


想起周雨滴溜溜的期盼的大眼睛,樊振东扶了扶额角:“朕龙体欠安,传旨下去右护法白告款待。”


 


这…….山有木兮公公惊出一身冷汗,摸了摸怀里刚从番邦人士手里剥削来的黄金,硬着头皮劝解,“皇上,那大宛…….是……来…….来联姻的,白告大人交代……..”


 


“啪。”樊振东抄起皂靴扔了山公公一脸。


 


“听我的听他的!”


 


“听你的。”山公公委屈,但山公公不能说。


 


“诶,等等。”樊皇心思一转,联姻?那不如趁此机会赶紧把白告撵出去吧。


 


又能吃又能喝,还老怪我欺负我老婆,整天叽叽歪歪君王不早朝。送他个便宜老婆,他这一把年纪才能知道什么叫春宵一刻值千金。


 


“朝贺使者到了就安排在外殿吧。”


 


“啊?”幸福来得太突然,山公公心花怒放,怀里的金子熠熠生辉。


 


“还不快去!”


 


“去去去,咱家这就去。”


 


 


 


 


-------------------


 


“哇!”番邦人士羊肉球球公主抱着她的喵仔与她的带刀小妹MoLuo自打进宫以来嘴就没合上过。


 


真的是和大宛一点都不一样,山好水好树好,吃的也好!那群老不死的这次没诳我,哈哈哈哈。球球与MoLuo对此行表示非常满意:球球想好了,樊皇长得辣么帅,这波不亏。MoLuo想好了,派来接待的那个叫析诺的暗卫眉清目秀,可以勾一勾。喵仔也想好了,我们的目标是:吃遍大理小鱼干!


 


于是酒足饭饱后,两人并一猫打定主意赖着不走,四仰八叉地倒在侧殿大床上谈心。


 


“摸摸,你说樊振东这都登基多久了,就一个皇后,他是不是不行啊?”


 


“我们在这瞎猜也没用啊,不过周后至今无所出倒是真的。”


 


“喵。”


 


“那摸摸你去帮我探探好不好?”


 


“为什么是我去?”


 


“我撑得走不动…….”


 


“喵。”




“怎么探……”


 


“拿咱们那的话本子去试试。”


 


“喵。”




 


 


 


 


----------------------------


 


MoLuo怀揣自己压箱底的宝贝一路潜行到周后寝宫——听雨殿。


 


就在她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离宫门只差一步时,她暴露了。


 


樊皇带着山公公站在MoLuo身后吹冷气,“爱卿擅闯听雨殿所谓何事啊?”


 


“啊哈哈哈哈,”MoLuo僵硬地转过脖子模仿中原行了个礼,“樊皇万福金安。”


 


惨不忍睹。山公公捂上了脸。


 


“朕在问你话!”


 


MoLuo吓得扑通一声跪下来,内心挣扎了一下。嗯,其实也没有多挣扎就把球球卖了:“球球姐让我来给周后送东西…….”


 


“拿出来。”樊皇不怒自威。


 


MoLuo哭丧着脸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本,山公公赶紧接了过来。


 


扉页上两个大字:贪欢。(此处是超链接。)


 


哦呦呦,小伙子可以啊。山公公表示,我都呆掉了。


 


樊振东接过呈上来的小本本,脸上五光十色,有些绷不住。


 


要不是已经跪着了,MoLuo很想再跪一次。嘤嘤嘤,我想回大宛。


 


“咳,”樊皇清了清嗓子,“小山子,请外邦友士移步右护法处款待。”


 


“喳。”山公公不敢抬头,拖着MoLuo一路小跑。


 


 


 


 


------------------------


 


“你这人说话不算数。”MoLuo耷拉着脸,她还没见到昨天那个帅析诺就被赶出来了她很难过。


 


山公公更难过,“我答应你帮你混进来住,可没答应你给周后送小黄书啊。”


 


“这是意外!”


 


两人在推搡与扯皮中回到球球住处狼狈地收拾东西。


 


球球心里苦,我都还没见到周后长什么样啊,没用的东西。


 


喵仔心里苦,我还没说台词你们就被撵走了,没用的东西。


 


 


 


-----------------------------


 


认认真真和析诺打牌的周后被樊皇突然扔过来的暗器吓了一跳。


 


跳起来顺手还偷偷扔了两张牌。


 


“怎么啦,这是。”周雨不明其意,“我这两天可没偷跑出玩。”


 


见樊皇没说话,周雨吧啦吧啦不停:“真的,我真没去见方博两次,我也没半夜偷偷跑去找陈玘喝酒,析诺啥也不知道。”


 


樊皇一个肝郁气滞,“析诺,下去领罚。”析诺心里苦,析诺不能说。


 


周雨张张嘴,看见樊振东的脸色,还是算了吧。搞不好一开口就从十板子变成二十板了。


 


析诺下去后,樊皇才示意周雨看“暗器”,“喏,番邦那些人送你的。”


 


“送我?”周雨歪了歪脑袋,捡起地上的小本本,“是贡品册子?”


 


哦,不是。


 


翻了两页,周雨的脸也万紫千红起来。


 


樊振东的手开始不安分,“我都不知道你和方博关系这么好?”


 


“这明显是重名重姓!”周雨呼吸开始急促。


 


樊皇知道,但樊皇装作不知道,伸手就开始扯衣带。


 


“你这是白日宣淫!”


 


“朕这叫天经地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