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一九十三

[龙獒/龙科]JK庆生系列 职业PLAY十题[CH8 下 社会你龙哥X国手科]

需要爱的小乌龟:

夏天走毛腿:



Ch1经纪人马龙X明星科   Ch2马园长X幼教科 Ch3下 时尚集团马总X模特科 ]  Ch4编辑马龙X尬诗作者科  Ch5 下 太子龙X王爷/将军  ch6上 医生龙XJC科 ch6下 CH7 探险家龙X野人科  CH8上社会你龙哥X国手科








他知道最后一次发来视频对方的藏匿之处,放大了视频,从没有玻璃的铁窗里望出去是他们曾经的学校,绑匪躲藏的地方是学校后废弃工厂的仓库,那里从以前起就是流浪汉的聚集地。满地散落的泡沫饭盒和生活垃圾,马龙脱了西装外套扔给方博,面无表情地一人走在最前面,一折一折向上挽起衬衫袖口,半人高带着锯齿边的杂草划破了他的手臂。他停了下来,右脚鞋跟扣了扣地,蹲下在草丛里摸了一把,捡了根锈迹斑斑的废弃钢管一撑地站了起来,“我一个人去。”他两日未眠,眼窝陷了些下去,眼睛弯了薄凉的线条,从后面看过去侧脸坚毅隐忍,有什么要一触即发的样子,头也不回地一个人踏着草丛往深处的败落仓库走去。方博张了张嘴,却没发出一个音节,周雨凑上前一步,“你不用担心龙哥,只要事关科哥……”方博还未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我不是担心他,我是担心他发起狠来我们要怎么替绑匪收尸……”




马龙来过这里,不止一次。在他们懂了情爱两字后,再也无法将两人之间的暧昧和羁绊归于一同成长的友谊。是张继科发现了这里,他们放学后并不回家,绕开了他家里的那些保镖,在这里嘀嘀咕咕说着琐事,天空很开阔,没有遮挡物,依稀可见即将要爬上夜幕的月牙,附近也只有工厂里废弃的烟囱矗立在不远处,他们假装那是远洋里的灯塔,仿佛世间只剩下他们两人,在寂静的世界末日里拥抱和探索彼此。
马龙一开始并不喜欢这里,草丛深处有一口荒废的井,张继科煞有其事地唬他那里曾经有人投井自杀,他不管真假,每次从那里走过都紧跟张继科脚步,快得仿佛身后有鬼在追他。张继科将收到的那一摞粉色白色紫色信封的情书悉数交予他,却继续伸着手,“你的呢?”马龙从书包里翻出一叠比张继科薄一些,“我还没看呢。”“你还想看么?”张继科瞪了眼他,一扫之前有些睡不醒的面容。“不是……想学学怎么写的,给你也……”马龙有些不好意思,再也说不下去,抬眼只见张继科脸颊火烧似的红了一片。
现在马龙也很怕张继科的脸是红的,只是是血染的。他掂了点手里的铁管,想起刘国梁曾经对他说过,他们这样的人,最好不要爱什么人,他暗自握紧拳头,不死心地执着追问,那已经爱了该怎么办。刘国梁沉默了片刻——那你一开始就要做好失去他的准备,你爱得有多深,到时候就有多痛,然后你就再也不会爱了。
马龙一直觉得自己比起肉体折磨更喜欢精神控制,他既聪明又手段变化多样,将黑白两路生意都做得风生水起。可怕的是老一辈的那些法子到了他手里翻了个花样变得更变本加厉,他从来都极为隐忍,很少出手,但道上的人都知道落到刘国梁或秦志戬的手里都好过被马龙逮到,马龙是进化了数倍的继承人。
他算计好了每一下的力气,最后一棍子砸向对方后颈脊椎上,他立刻无骨一样瘫了下去。马龙哐当扔了水管,一把抓起他的头发在耳边喃喃道,今天是你的幸运日,便松手任他烂泥下陷般软在地上。他转身走向被缚在椅子上低垂着头的张继科,抽出皮带扣里插着的小刀轻轻割开塑料扎绳,他的手立即软绵绵砸在老旧油腻的木椅上。陷入昏迷的张继科摇摇晃晃地支不住自己,马龙抬起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张继科的双手布满了触目惊心的错乱刀痕,额角有鲜红的血液顺着已经结了痂的前几日旧伤流了下来,没入马龙的黑色衬衫里去了,深深晕了一块,他将双手牢牢环住张继科架起,身体的热度和重量让他寻回了失而复得的实感,血腥味让他的大脑无法平静下来。这潮湿阴暗的角落几乎透不进光,世间又仿佛年少时只有他和张继科。




马龙懂事后就极少流泪,很小的时候秦志戬总是挑比他体格强健许多又年长许多的人和他对战,马龙打不过,一边哭一边追着人喊再来。渐渐他不再哭了,哭又有什么用呢,只是咬牙想尽办法赢。马龙坐在长长河堤上晃荡着白得发光的腿,膝盖上缠着一大圈纱布,张继科站在落日的余晖里,用掌心包着马龙的手,轻轻抚摸那破皮红肿的骨节。马龙眯眼朝他一笑,上来坐啊继科儿,风吹着可舒服了。张继科又羞又恼,耳朵被太阳晒得通红——输球了,屁股被我爹打肿了,没法坐。那我一会儿给你揉揉,马龙咧着嘴笑得没心没肺,抽出手反握住张继科的手,张继科有点不服气地倔强仰了仰头,耳朵红得就要滴血。
张继科少时的侧脸和现在病床上的他在马龙的视线里重叠了起来,他在一小时之前醒过,却依然像一页白纸般对周遭任何事都一无所知,与前几日并无半丝不同。医生无法说出所以然,脑部检查显示并无内伤,只能理解为受到心理重创后大脑开启了自我防御保护措施,将那些好的不好的,一概赶进了禁区锁了起来。
张继科有些微大小眼,从小便是,输了球后哭着总是去揉那只,褶子翻不上去了,对什么事不上心的时候总是垂着眼,抿着嘴角漫不经心的样子。马龙一喊他,那眼睛便放了神采,含了笑意望过来,好似整个世界都亮了。他大概再也见不到了,如果说放手才是最温柔的守护——马龙替他掖好了被角,俯身弯腰在他左眼上轻轻吻了一下,他又是什么时候学会了只能无声地落泪。




 




马龙回了他们的家,他们并未交谈,张继科破天荒地开了酒,抓着酒瓶就往嘴里倒,流得太急从他滑动的喉结直落他暗粉色的西装和内里蓝白小格纹衬衫,马龙双手插兜紧着眉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张继科知道马龙还在天人交战,如果他在这里败下阵来,就等于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都付之流水,像马龙这样执着的死心眼,是不喜欢破坏计划。
去他妈的为了他好。
张继科偏偏最喜欢看马龙被他横生一脚搅得无可奈何的样子。他上前一手抓着马龙的衬衫领口半拽着他穿过客厅,朝屋后的露天泳池里一推,马龙猝不及防失去重心跌在水里。他踉跄在水里站稳,双手插入头发将它们全部往后顺去。张继科应该已经半醉,眼角染了霞色,一仰头发狠将酒瓶里剩下的约莫三分之一酒灌了下去,朝水里一扔就往下跳。




==================




老规矩评论见 直接贴章节地址秒吞 请自行翻到最新更新那一章




==============




马龙也去纹了身,在和张继科手背相同的位置。
张继科为了掩盖当时留下的伤痕,在身上和手上纹了图案和字样,从后面看仿佛就要展翅高飞。
你不是嫌褪色后会丑么,张继科捏着马龙的手暗暗握紧。
没办法,我得陪你一起丑啊,马龙又露出了他熟悉的笑。
他在手背上纹了两人名字的缩写。大约是契约,他们永远也无法违背。




=========================================




大约是这样的龙仔和国手科 那一堆孩子我并没有在暗示什么








评论

热度(192)

  1. 乔洋说需要爱的小乌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