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一九十三

几乎是一首悲歌——不知去了何处。我昏昏欲睡的意识中唯有暴雨,此刻,渗入我耳中的,早已不是噪音....

存档灵魂:


【俄罗斯】布洛茨基




昔日,我站在交易所的圆柱下面,
等到冰凉的雨丝飘拂结束。
我以为这是上帝赐予的礼品。
也许我没有猜错。我曾经幸福。
过得像一名天使的俘虏。
踏着妖魔鬼怪走来走去。
像雅各一样,在前厅等候
沿着梯子跑下来的一名美女。
全都一去不复,
不知去了何处。
消失得无影无踪。真巧,
当我眺望窗外,写下“何处”,
却没有在后面打上问号。
时值九月。眼前是一片公园。
遥远的雷鸣涌进我的耳里。
厚密的叶间挂满成熟的梨子,
恰似刚毅雄浑的标志。


犹如守财奴把亲戚只放进厨房,
我昏昏欲睡的意识中唯有暴雨,
此时此刻啊,渗入我耳中的
早已不是噪音,虽说还不算乐曲。



评论

热度(3)

  1. 乔洋说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Austria-Hungary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