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一九十三

偶尔刻意嗑药的归档

四点水战士:

《屠宰三月》

新的三月和末日
从洒满信号的路面上被轰然按响
轮胎碾压着铅笔
汽油焚烧着课本
香水味和汗臭腻在一起哗啦降落

狂欢啊
灵魂镣铐嘎嘣作响
刹车鸣笛塞满惊声尖叫
阳光璀璨底下冷藏伏特加冰窖

幸运男孩
幸运地又在三月被杀死
鼓掌奏乐
新生在耀眼的末日里


《诗人都该饿死》

再一次从浮满白沫的海上升起——
没有维纳斯
缪斯弹着电吉他喝着可乐
从旁边经过

塞满废稿的喉咙患上哮喘
咳出拉丁片假英文字母
监狱和白天从坟墓里抬头

黑色教堂音乐会坐着——
一摞脱水的骨头
太阳从肋骨缝儿里被挤落了

灵魂也饿胃更饿
诗人们最后都死了



评论

热度(6)

  1. 乔洋说四点水战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