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敲可爱的默至至///:

我求仁得仁,不妄他想,
等一百年是甘愿,一万年是甘愿,生死也甘愿……为你而已。 

斩魂使大凶大煞,三界里始终孤身一人。手持巍巍古刀,天地人神皆可斩,却斩不断这一万年的执念。
为他守一万年,等无数个轮回,就算把所有灵魂意识都烧尽给他,只换一个吻,也是愿意的。
区区一跪一场雨,又算什么。

 

……跪了一天,大雨不歇,好不容易才等到一句肯许。
他动了动嘴唇,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缓缓地抬手,摘下了眼镜。
那一瞬间的他的眼里,方才的坚定像被大雨冲去,化成一片茫然。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什么经年遥远的回忆,怔在原地。
然后他回过神,垂下眼,满足又欣慰地,轻轻抿了一下嘴角。


(摘眼镜这个动作,真的是。
跪着求人的时候,为了表诚意他是不会动的。听到那句“明天来”的时候他才终于松了口气。但是斩魂使和沈巍向来是情绪不露色的人,于是他做了个动作:抬手摘去了眼镜。
这仿佛卸去了他外表一层的故作坚强,那一瞬间,他的眼神变得无辜无害了,露出了他仅有的那一点柔软的心绪。
……是不是想起来了一万年前的小鬼王和山圣?
这时候他不是那个活了一万年学会克制学会人间种种人情道理的沈巍,他是巍,那个只知道一心一意对昆仑好的小鬼王,花心思收集他的肩上魂火,也差点想为昆仑砸掉大封。
一万年,三界是他自愿守的,人也是他自愿等的,可他还是觉得他为他做的不够多,能多一分,他都欢喜。
所以他低下头,很满足地,笑了一下。
这样的他啊,昆仑要是看到,非得心疼死。

(反正我是看一眼,就心疼死了QAQ
呜呜呜呜呜呜巍巍QAQQQ

评论

热度(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