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巍澜】来自赵俊美的真香预警(娱乐圈AU)

桃🍑:

Summary:赵云澜一直想不通,那个靠脸蛋爆红的沈巍,为什么火的那么长久。


                  娱乐圈AU!!!ooc慎!!


                  娱乐圈AU!!!ooc慎!!


正文:



    等祝红再能找着赵云澜时,赵云澜还没醒酒,窝在被窝里抱着早就没电的手机还臭的要命。祝红使劲扒拉着赵云澜的脸。还能看见上面睡的红印儿。



    姑娘也没好意思骂他,毕竟是自己身为经纪人,连蒙带骗地把赵云澜哄去了公司聚会,谁知道这人一回来,就跟欠了八辈子的情债一次性还清了似的。


    赵云澜坐在床边犯懵,祝红觉得太好笑了,就拽他过来擦擦脸。赵云澜趁着间隙胡言乱语了阵子,等祝红停了手,才恍惚地发问。



    “你知道我跟那沈巍,是一家公司吗?”


    “知道啊。”



    祝红淡然的语气噎得赵云澜没反应过来。也是,沈巍自以那部网剧爆红过后,全网疯了似的挖他的底,等查到公司这一层时,自然而然地波及到了我们小有名气的演员“赵俊美”。至于当事人看着那一堆满天飞的黑历史感受如何,并没有多少人愿意为其买单。赵云澜无奈地摇了摇头感叹道,



  


  “靠。”


    “怎么了,不开心?沈巍又没对你做什么,再说人家现在手里有的是流量,往起捞你一把你不是还得感谢人家?还有你,祖宗,拜托你接点戏成不成,一年四季就靠那几部成名剧过活,你再有实力谁能看得着?你别再退步了自己都不知道。”


    祝红看赵云澜翘起的乱发一抖,怕是自己言重了,便撩起额前软趴趴的碎发,只见赵云澜瞪着眼睛眼眶湿了大半,委屈巴巴地望着祝红。祝红手一抖,差点修了赵云澜的漂亮眉毛,连忙带着歉意安慰孩子。



    “...你没过气。”




    赵云澜立马明朗了神色,十分快乐的告诉祝红,“实力不减。”祝红翻了个白眼,她知道赵云澜对出不出名,红不红这事不上心,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窝在家里,也是省心。赵云澜找了手机充电器,插上插头等着开机,下午有个采访,他不得不喝了口昨天的蜂蜜水。祝红没忍住弯下腰问他,



    “那沈巍究竟哪里惹到你了?”


     赵云澜噗地把昨夜的蜂蜜水,全部交代在祝红的裙子上。祝红忍着脾气一看天还早,活动采访又是在晚一些的下午,就催他再睡上一觉,免得出什么岔子。赵云澜藏了手机上床,寻沈巍聊到他的视频。



    “赵云澜对我来说是不错的前辈,演技确实值得很多人学习,唯一的遗憾就是他的作品太少了吧,是大家的遗憾。”



    赵云澜觉得这小子行,弯眉顺眼的长得蛮不错。




    “我有见过前辈一面,他人很可爱,就是酒喝多了..”


    赵云澜觉得这小子一点前途都没有,到死都不会pick他这一个。



    其实赵云澜也不知道昨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他打翻了个酒瓶,在别人面前出丑这茬。他浑浑噩噩爬起身子,猛然惊觉自己在什么地方夸过沈巍的脸。



    祝红探了个头,问他酒醒的怎么样。赵云澜嗯嗯啊啊地应着,问今天是什么活动。“公司采访啊,有沈巍。”




    赵云澜怔愣愣地听着,打算这个酒劲可以醒个一周左右。祝红没觉怎地,补了句,“他可能会晚些到,据说昨天酒会他割伤手,怎么着,你那么怕他是由于他昨天追着你打?”赵云澜这一下可就全想起来了。





    赵云澜那天晚上好死不死被揪去参加晚会,兜兜转转跑到角落叼根烟,摸了浑身上下也没火。沈巍走过来掏出打火机给人点上,火光映着赵云澜晶亮的眸子看沈巍呼吸一滞,轻咳了一声对赵云澜科普关于吸烟有害健康的那一套理论。赵云澜听后便笑了,问他那为什么还给他点火。



    沈巍说他要便给。




    赵云澜一副痞气,看沈巍的漂亮样子,趁着昏暗的光线,在他身侧吞云吐雾。“那你现在也在吸烟了。”赵云澜记得他是这么说的,沈巍不吱声说这不算。赵云澜盯着他举起手上烟头的火星儿,直到沈巍凑近了吻住赵云澜的嘴唇。赵云澜唇面发干,沈巍伸出舌尖来润了润。


    “勉强算是。”


    赵云澜吓得以为沈巍喝大发了,便有恶作剧意味的跟沈巍灌了几口。沈巍抵着赵云澜在墙面,混沌中似有而无地向赵云澜的颈间吹气。说我等了你很久,声音好听的跟什么旋律一样,赵云澜当场就傻了,摸清了沈巍瞬间爆红的些许原因。




 


    他以为沈巍是什么艳鬼。于是他打翻了酒杯,难得跑的是条直线。





    “怎么,还参不参加活动啊?”祝红有点没耐心地扣着指甲。


    “...什么?”赵云澜还在那回忆里,脸蹭蹭红到脖子根。

    “去不去...”“去!”




    赵云澜抢着祝红的话之前答复,还是头一回。祝红纳闷地看着赵云澜费劲地套上七个月前买的紧身裤,磕磕绊绊地往卫生间走,就好像认为自己应该对沈巍负责那样。




    等到沈巍分享,赵云澜那晚疯狂挂在他身上不肯挪动半步,并且叫的特别大声后,赵云澜满附春光的脸便是另一番光景。




    祝红摇了摇头,啧啧地感叹道,






    “男人。”










t,tbc??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