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昕博】花烛事(三)

扶苏:

(20)
太别扭了
方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其实他并不是第一次当伴郎,之前超哥大婚,自己也是伴郎里的一位。
可那时宾主尽欢言笑晏晏,不像现在,虽然西装革履,却顶着孩子气的发型,还怀揣着满腹的心事。
哪里合适了,那个叫evan的造型师是新来的吧。
方博默默的给了个差评。
“走了”
张继科来叫方博,他也是一身西装,不过大概是领带有点紧,一边走还一边松着领口,马龙在身边,刘海被抓成了大家最熟悉也最喜欢的样子,看着张继科被领结弄得烦躁,上来顺手替张继科整了整。
嫂子你真贤惠。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方博决定把这声嫂子咽下去。
“博儿,你给昕子的新婚礼物是啥?”
“你管我送什么”
“别啊,你是不是怕被我和龙比下去?”
“……这个你想多了”
龙队还有点可能,但就张继科那个审美,方博是真不怕
“你送什么?”
“一本诗集”张诗人得意的不得了
“……你自己写的?”
“没有,我本人短时间内还没有出诗集的打算”
“那你哪个书摊上买的?”
“什么书摊,说的那么便宜,稀罕货好吗”
前清的诗集,又偏冷门了些,当年还是方姨的同事受累找的,值钱着呢,穿六千块钱拖鞋的张继科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那龙队送啥?”方博看他的嫂子
“我龙送的东西自然是最好的啊,哎,别转移话题啊,你倒是说说,你送啥”
方博想了想,等了一会儿才说:“秘密”
然后张继科摸着下巴认真的思索了下,“小皮鞭?”
“继科你别当着小博儿说则个”马龙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伸手直接拦了一下,逗的张继科笑成了颗核桃。
郎骑竹马,绕床成双。
真好啊,方博在唾弃完这二人不分场合的虐狗行为之后,忽然也开始由衷的羡慕。
爱情是给勇敢的人的最好的奖励。


(21)
可自己也不是没有勇气的人
当年也是揣着满满的不安和羞涩,也是下定了决心要去说出来,可那扇门纠结半天,还没敲呢,就被许昕搂在了怀里。
他以为许昕是要先说的
他以为许昕也是喜欢自己的
他以为许昕对他一直以来百分百的好,是基于爱意的,就像他对许昕的心一样。
如今想想,自己当年是真糊涂。
怎么会那么以为呢。
许昕分明是喜欢女生的。


那自己呢?自己就是同性恋吗?
方博记得之前一次直播,有女孩子问“怎么嫁给你” 他当时说“怎么嫁给我?那我喜欢你我就娶了呗”
是真心的
外人都说方博是憨憨的乖乖的人,可他知道,自己从来都是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的性子。
“我喜欢你,我就娶你” 
都说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可这些山海,这些风浪,那些闲言碎语,在我这里都是最不要紧的。
只要你爱我,只要我爱你。
我就去娶你,我就去和你在一起。
无关男女,无关性别。
就算万千山海大风大雨都挡在面前,我也一定会跨过这些,坚定的走向你。
我什么都不怕。


方博什么都不怕。
只怕那个人的心,已经交付给别人了。
方博记得小时候看武侠书,金庸在《白马啸西风》里写过那么一句: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
是的了,是这个意思了,只要许昕不喜欢,自己的一腔喜欢,再热烈也都是虚的。
自己这一生,果然是为吃苦
“走吧,哥” 


(22)
伴郎团出现的时候,现场的人一片惊呼。
几个鲜衣怒马又英俊挺拔的男孩子,还都是世界冠军,到哪里都会是焦点的。
方博跟在张继科后面,小小的一只,可许昕一眼就看的清清楚楚,等那人走到自己跟前,许昕却愣住了。
方博剪回了柔软的刘海,那样温顺的模样是许昕长久未见却最熟悉不过的样子。
明明是黑西装白衬衫,可许昕就是觉得看见了当年训练馆里的小孩。
红衣黑裤,白白的皮肤,软软的头发,哭哈哈的脸,一个人哭,还捏扁了一颗乒乓球。
许昕一直都觉得,哭是最不能解决问题的,非但不能解决,还会带来新的问题。
旁人说他乐天派大傻子,可带他的教练说,许昕这孩子生着玲珑心,大智如愚,是聪明人。
当时许昕不懂这些,只当教练是夸他了。
不过他从来不哭倒是真的,非但自己不哭,也见不得别人哭,尤其是男人哭。
可是第一次看见方博眼泪巴巴的时候,许昕就心疼坏了。
这么好看的小孩,笑起来肯定很可爱,怎么能掉眼泪呢
真是的,暴殄天物。
于是把人搂在怀里,给人擦眼泪,哄人开心,喂人吃零食,明明自己还是个小孩,还给人讲一通一通的大道理,可中间的斗嘴,是一句都没停 ,“小哭包 ”“妹妹头”“小矮个” 外号取了一个又一个。
后来熟了之后许昕发现自己是对的,这孩子,不笑的时候一张苦苦脸,可一笑起来,真像夏日里的好天气。


(23)
“你今天……真好看”
许昕站在方博面前,认真的说。
是心里话,是真的好看,虽然矮了点,但是真的好看。
方博也看了看他,忽然笑了“那是,我怎么说要是演高富帅的人”
“拉倒吧你,夸你一句你就要上天了”
谈笑间,仿佛只是知己无差
“昕子,走了,接新娘子去” 
马龙叫了声许昕,这人,大喜的日子,还老是没个正经。
“哦,对,哦,接人去”
张继科搂着马龙走在前面,方博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小小一只,怪可爱。
许昕也想搂上去,把人搂怀里,可手抬起,最后还是放下了。
他怕方博不喜欢,他怕方博会再次躲开。


(24)
接新娘过关卡,还要完成伴娘团的一些无伤大雅的小任务。
等看见婚纱款款的女孩,许昕一笑。
短发的女孩佯装生气“冻死我了,许昕,你可真会挑日子,还没成婚呢就想着冻死我是不是?”
在场的人哄堂大笑,方博也笑的弯腰。
太实诚了,自己的小姚姐。
真的是输的心服口服也心甘情愿
这样明快而坦诚的女孩,喜欢上许昕和被许昕喜欢都是太应该了。
如果他的一生,是和她一起度过,自己也是放心的。
“姐,瞎子眼神不好,日子挑成这样也不容易,你就当是做善事,将就点吧”
方博跟着回了一句,然后被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女孩揉了揉头。
“大博儿,你也抓紧啊,不然你昕哥以后直播就老笑话你单身了,有没有喜欢的,跟姐说,姐帮你牵个线”
“还真有”
“谁谁谁?”
“高圆圆”
“……这个已婚了 换个难度小点的”
“那就没了”
“嘿你这个小子”姚彦拿他没办法
“好了好了,你们大喜的日子,别老聊我的事儿了”方博后退了一步,让出了位置,看着并肩而立的许昕和姚彦
郎才女貌 真般配


(25)
婚礼选了中式的,听说一切都是姚彦挑的,婚姻大事,一生就这一次,女孩儿都是喜欢自己亲力亲为的。
酒店很高级,通俗的说就是贵的要死,方博默默的算着自己给许昕包的份子钱,心里叹气,包多了,这瞎子有钱啊。
转念也有点佩服自己,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想着份子钱这些事。
正发着呆,忽然就被张继科捣了捣 “开始了开始了”
然后宴会厅门被推开,一席白纱的女孩挽着西装革履的男孩走了进来,随着脚步一起响起的,是熟悉的婚礼进行曲。
怎么是这个?
方博愣了一下,转而又在心里笑自己糊涂。
当然是这个了,不然还会是什么。


伴郎团站在婚礼庆台的一个角落,方博就看着许昕朝自己一步步的走过来,一路踩着红毯和时光。
挺帅的。
一米八三的人,大长腿,奇怪了,自己之前怎么从来不肯好好承认许昕帅气呢。
明明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他很英俊,声音很好听,人也很温柔 。
“你怎么哭了”
“许昕,我叫许昕”
“我永远都会记着跟你握手的”
“你好好打,我等你跟我配双打”
“方博,你先答应我”
“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
“你是最好的博,世界第一博”
“世界会为你让路”
“方博儿,我先看看你”
“我刚一直在看你”
随着婚礼进行曲一起的,是纷至沓来的记忆。
那些曾经最柔软而甜蜜的话,通通熬成误了时辰的药。
药不知是不是良药,苦倒是真的。
借着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一双新人身上,方博偷偷用手捂了一下眼睛,掌心一片温热。


(26)
“姚彦,你愿意嫁给你身边的这个男人吗?发誓会永远爱他忠诚于他,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和他共进退,你愿意吗?”
证婚人是主教练刘国梁,最近徒弟们一个个的成家,把刘指导忙的到处证婚。
“我愿意”女孩脸上是满足的笑,眉眼弯弯
“许昕,你愿意娶你身边的这个女人吗?发誓会永远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和她共进退,你愿意吗? ”
“你愿意吗?”


“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愿意个头,关……关我什么事” 
自从相识,到一起进国家队,许昕都是最爱欺负方博的,打着趣,说颜值说身高,气的方博瞪着大眼睛。
两人日常的斗嘴成了国胖队里的固定相声,众人跟着笑,只留张继科在一旁不说话。
当局者迷,山月不知心底事。
就当是他这个做师哥的多心好了


时间啊,慢悠悠的就过了,一起打球,一起斗嘴,一起进步,一起配双打,那些日子,桃红柳绿,莺飞草长。
当时队里规定是不准谈恋爱的,许昕也没想过要谈,打球为先,况且身边一群大老爷们,喜欢谁去啊。
所以在方博发了一球然后说“许昕,我哥说他有喜欢的人了”的时候,许昕有点懵 “谁?” 不过更多的是烦躁,因为方博在说这句话时一脸的苦苦相。
真是的,他有喜欢的人,你就这么不开心?不就是张继科,从小一起长大怎么了,三重师兄怎么了,衣服巨丑,鞋子巨难看,还爱吃个拍黄瓜,他就这么好?
从小到大,你就只能看见他?
许昕用力的抽了一板,角度不好,直接撞网上去了,奇怪,明明刚才喝的是矿泉水,怎么好像胃里打翻了一杯柠檬汁。
方博看着这根本不该失误的一球,习惯性的挠了挠头 有点费解 “许昕你咋回事,不是你说我反手差要留下陪我练的吗?”
“你别管这个,你先说张继科喜欢谁?”
“我不知道 他说是秘密 不能告诉我” 
“……他喜欢你?他喜欢男的?”
否则有什么不可以说的。
“胡……胡说八道,许昕你瞎说什么呢”
方博不知为何那么大反应,突然一抖,球拍都差点掉在了台子上,转身就想走,却不知道怎么的,踩着了一个乒乓球,直接摔了个趔趄,膝盖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在空荡荡的训练馆里,砸出了不小的一声回响。
“方博儿,你没事吧?”
许昕也顾不上继续追问,立马三两步的跑到球台对面,把人抱起来,放在了球桌上细细的看伤口,好家伙,居然硬生生的磕青了一块。
“你说你急什么,这么大个人了走路不看路,到底是你近视还是我近视,俩大眼珠子是装饰吗?”
许昕给气的没办法,一边用掌心包着方博的膝盖轻轻的揉,一边唠唠叨叨的念,语气难免重了点 ,结果那人低着头,小声的嘟囔“说就说,你凶我干嘛啊” 
嘿,你还委屈上了。
可只要方博用这样的语气说话,许昕就永远没办法。
“现在怪我凶了?要是磕出个好歹怎么办,还好不是很严重,不然我……” 
许昕仰起手,作势要打人,却在落下去的时候,变成了一个揉头发的温柔掌心。
“还疼不疼,要不要去队医那儿看看?”
“都这个点了,就别折腾了,轻伤都不下火线,这点磕磕碰碰,我自己回屋擦点药水就行”方博摇了摇脑袋。
许昕不放心,低头仔细的看了看膝盖,确定没伤到骨头才安心,然后回过神来又想起了刚才的那个事儿 “对了,张继科到底喜欢谁啊,你跟我都不能说的啊?”
“我真不知道,他就说他有喜欢的人,还说那人看着挺奶的,但是脾气不小,不过他没跟我说是谁”
许昕看着眼前的人,心里一个咯噔,挺奶的,脾气还不小,那这不摆明了就是在说方博吗,好你个张继科,一脑子的套路。
“保不齐人家就喜欢你呢” 
刚才的那杯柠檬汁大概已经开始发酵了,咕嘟嘟的冒着泡泡。
邱贻可最近和陈玘杠上了,俩人天天斗智斗勇抽空还斗殴,没顾上折腾方博,结果就又来一个张继科,这还有完没完了。
“你……你别乱说,我师哥喜欢我干嘛,我是男的”
方博一紧张就结巴,小动作也多,手指在球桌上画着圈,一下又一下,看的许昕心里痒痒的,干脆直接上手把方博的手指握在掌心。
“男的怎么了,男的也可以喜欢男的,这很正常好吗”
说完之后许昕觉得不对,自己怎么就跟鼓励方博和张继科谈恋爱一样,不行不行,方博这个脑袋瓜子不灵巧,容易理解错意思,得赶紧掰清楚。
“不过就算正常,也不代表你就要接受张继科,现在还是打球要紧知道吗?况且你不能被套路,得跟着自己的心走” 
许昕觉得自己仿佛教练上身,谆谆教诲。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真啰嗦”
许昕记得方博翻了个白眼给他,然后把头撇了过去小声的一句。
“我一直都是跟着我的心走的啊”


膝盖磕到了,自然也不能练习,他俩打算回寝室,许昕收拾好球包,看见方博作势要从球桌上下来,急忙又给架了上去。
“你干嘛啊你,等我扶你不就行了,又给摔了怎么办?”
“我自己能走”
“能走个头,一瘸一拐的,等走回寝室都宵禁了,你想写检查是不是?”
许昕搞不懂方博,有时候软的要命,有时候又倔的要死,被国胖第一直板大帅哥一路搀回房间,多大的福气,多少的小姑娘求都求不来,搁方博这儿,还拒绝的不行了,都是大老爷们,怎么这么磨磨唧唧呢。
“我写就我写,你自个儿先……哎,许昕你……你”


方博没想到许昕不打招呼就直接上手了,一手搂腰,一手从膝盖下穿过,把自己从球桌上稳稳当当的抱了起来,还居然是公主抱。
“你……你放我下来”
刚想挣扎,就被那人仗着力气大胳膊长的优势给钳在了怀里。
“别乱动,摔了我可不负责”
许昕笑的明朗,还作势要松手,吓的方博一把环住了许昕的脖子。
“这不就乖了,你说你,从训练馆到寝室,少说得走二十来分钟,还得上楼,我难得这么累死累活做牛做马的伺候你一回,你居然不抓着点紧可劲儿的压榨?”
“拉倒吧,你就是一个蟒,还是近视蟒,别拉人牛马说事,人牛和马得罪了吗你?”
明明处于劣势被抱在怀里,嘴上也非要讨个便宜,逗的许昕笑的更深。
“好好好,我是蟒行了吧,那也比你好吧,小胳膊小腿的小矮个儿,你是小拇指姑娘吗?”
红衣服白皮肤,可不就是躺在玫瑰花瓣上的小拇指姑娘吗。
“滚蛋,我要是拇指姑娘,那就是偷拇指姑娘的那个癞蛤蟆”
就是比癞蛤蟆长的稍微好看点,就好看那么一点,就一点。
“那小拇指姑娘,你能答应我这个癞蛤蟆界的第一帅哥一件事吗?”许昕抱着方博下楼梯,空荡荡的楼梯间里是稳稳的脚步声。
“什……什么?”
“别答应张继科那个荧光色癞蛤蟆行吗?他那个配色丑死了”
“…… 许昕,首先我要再说一遍,我师哥喜欢的人绝对不会是我,其次,他衣服丑这种实话,你跟我说说就行,不要当着他面说,他会打你的,我说真的,我上次说了一句他的小蓝鞋特丑, 就一句,然后他整整三天没跟我说话,三天你知道吗?”
方博觉得自己是在救人一命,没想到许昕好像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我不管这个,你先答应我”
“我答应你个头”
“不答应我就摔了哈”
许昕作势又要松手,在台阶上猛的这么一下,还真把方博吓着了“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你……你抱紧点”


看着怀里一脸劫后余生的人,许昕心里全是笑,哪舍得啊,现在都恨不得全身的力气全用在抱他上,生怕磕着摔着哪怕一点。
就想把他捧在手心里,雨天替撑伞,晴天给遮阳,打雷帮捂耳,惯着,又欺负着,全天下,只自己一个人欺负着。
不过这人,腰身细,骨头轻,看着脸圆圆的,抱着还真不重,是自己最能接受的重量。
“方博儿,干脆以后我臂力练习不举杠铃了,我抱着你练吧?”
“……走开”
“嘿,这么不情愿啊”
挺没头没脑的一个想法,但还好许昕一直都是这么个说话随性惯了的人。
“愿意个头,关……关我什么事儿”
“你就说你愿不愿意吧”
许昕站在楼门口,作势又要松手,却被方博给照着肩头咬了一口。
“你没完没了是吧许瞎子?”
隔着衣服,小孩用的劲儿也不大,许昕没觉得疼,而且……而且还怪舒服的。
真不乖,怎么还咬人呢。
抽空非咬回来不可。
许昕在心里笑。

评论

热度(558)

  1. 乔洋说扶苏 转载了此文字
  2. TCALLOVER扶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