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昕博】花烛事(一)

扶苏:

(1)


许昕打电话过来的那天,济南下了那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方博刚从训练馆回来,一推门就看见张煜东在客厅地板上盘腿坐着,面前的小电饭锅里咕嘟咕嘟的煮着简易火锅。
红油汤底,干碟蘸料,旁边的小桌子上,食材码的整整齐齐。
“东子,你这是找削啊你,郭指可是练过的”
“嘿嘿,批了的,说是天冷可以破个例。”
张煜东一边把牛肉下锅一边冲他笑。
褶儿比我还多。
顾念着火锅,方博没有把这话说出来。
冲了澡换了衣服,方博也赶紧盘腿坐好,正打算摩拳擦掌大快朵颐,手机就响了。
瞎子两个字,明晃晃的。


其实他和许昕有段日子没联系了,赛程紧,每天连轴转似的主场客场跑,实在是腾不出时间谈天说地。
况且细想好像也没有什么非要联系的理由,不在一个队,不是一个球路,甚至连兴趣爱好也一点重合的部分都没有。
方博喜欢打游戏看小品高圆圆。
许昕爱好演唱会杨宗纬刘诗诗。
那以前聚在一起的时候,自己总和他在聊什么呢?
奇怪。


“博哥你不接吗?”
张煜东看着方博对着手机发呆,咬着筷子提醒了一声。
“啊?哦”方博觉得自己有点不在状态,回过神来才手忙脚乱的滑了接听键。
“方博儿,你干嘛呢?这么老半天。”
大概是房间的空调打的太足,方博觉得许昕的声音里也透着暖洋洋的意思。
“没……没事,刚才没听到”
又来了,自己这个习惯性的结巴:“你有啥事?”
“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许昕在那边带着笑。
“能,当然能,不过昕哥你有事说事,我这边还加着餐呢”
说完方博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好端端的干嘛叫他哥,太狗腿了。
“什么餐”
“东子煮的火锅”
“这档次也太低了,鲁能家大业大的,怎么这么虐待孩子呢,来,小可怜,圣诞节那天来上海,哥请你吃顿大餐”
“干嘛? 又是烤肉加豆浆油条?上回你忽悠服务员说你是柔道队的,我估摸着人小姑娘都攒着力气抽你呢,你还去?”
“小没良心的,那烤肉和豆浆都贵着呢,你还不乐意了,玘哥当年去蟠桃村喂猪都没我喂你这么费劲吧?”
许昕笑的眼睛都没了,他总是能被这人逗笑。
“是哥的婚宴,五星级酒店,厨子都是打法国专门请的,你随便吃,管饱。”
许昕话音刚落,张煜东就乐呵呵的招呼了一声“博哥,好了好了,肉好了”
火锅依旧咕嘟咕嘟的冒着泡,热气呼上来,熏的眼前一片白茫茫。
方博忽然觉得手指有点凉。
果然是下雪了。
真冷啊。


(2)
“博哥,你看我这样行不行?”
出机场的时候,张煜东摸着自己新做的头型,第十三次问,方博也翻了自己的第十三个白眼。
“是许昕结婚,又不是你结婚,你头发抓出个花也没用,瞎紧张啥。”
“嘿嘿,我这不是第一次参加人婚礼嘛,没经验,等以后博哥你结婚我肯定就不紧张啦”
张煜东笑的傻乎乎“倒是博哥你,不整个头型啥的吗?”
“整啥,颜值在这儿撂着呢,随便穿穿就行”
最近头发长了,也没时间去修理,额发软软的搭下来,看着倒是年轻了不少,迷妹们都在嗷嗷叫,说有了点当年u17小奶博的意思。
“如今已等到u17!坐等博儿痛改前非!回到妹妹头时期!”
方博记得自己有次上网,正好在超话里看到一个ID叫许昕的短裤的人发了这么一条,还配着两张自己当年留着妹妹头眼泪巴巴的图,给方博气的差点转发。
什么叫痛改前非,旺仔头哪里不好了,露额头哪里不好了,明明这么清爽。
真是的,许昕的短裤,一看就是许昕的粉丝,跟许昕一个毛病,就喜欢笑话自己妹妹头的样子。


(3)
方博知道自己早晚会见到许昕,可他没想过出机场第一个看见的人会是许昕。
他记得自己之前明明是把电话打给了张继科。
“我师兄感冒了,你师兄正衣不解带的伺候呢。”
许昕把衣不解带四个字说的特别重,整个人靠在豪车面前,大长腿一叉,车钥匙在手指上转着圈,笑的眉梢眼角都飞扬。
等看见方博的时候,许昕整个人都愣了一下,然后直接上了手,思维都没来得及跟上时间。
他想揉一把方博的头发。
是真的长了,之前在网上看到迷妹们返图的时候,也知道这人把头发留长了,不过都是隔着手机屏幕,总觉得不真切,如今这人顶着软乎乎的额发,站在自己面前,才有了点安心的真实感,像极了当年初次见面的样子,瞬间就想揉一把那个乖乖的脑袋。
说来自己有多少年没揉过方博的头发了?
好些年了吧。


方博小时候是个妹妹头,清秀的像个小姑娘,偏偏性格又迷,陌生人面前很乖,熟人面前会放的开些,可你一逗他,就又会变得怯生生。
这点,几乎国家队的人都知道,所以大家总是喜欢借着欺负他的名义揉乎一把,还酷爱给方博当叔叔,还好这些叔叔势力都被肖门扛把子邱贻可给一脚一个的打压了下去,然后自己特得意的霸着叔叔宝座不下来了。
被邱日天日地势力捏脸那是常有的事,方博也是多次反抗,然而反抗在邱叔叔这里,不过就是个小打小闹的情趣,哪里有反抗,哪里就有压迫。
当然 这压迫是属于邱叔叔的,旁人是想都不要想。
除了许昕。
许昕不怕邱贻可。
要有人敢在邱贻可面前调戏方博,这人要么脑子太瘦要么胆子太肥。
许昕两个都占。
不过捏脸许昕是做不到的,他老觉得方博就算再秀气那也是个大老爷们,自己又比他大不了几岁,老捏脸就太亲昵了。
摆明性取向有问题。
所以他喜欢揉方博的头发。
发质柔软里带着韧,就像方博这个人一样,看着温吞却又比谁都倔强,揉一把,再揉一把,把妹妹头给揉的乱蓬蓬,再慢条斯理的用修长的手指给一点点的打理整齐。
这是那几年除打球之外,许昕最爱干的事。
那人也不是没有反抗过。
不过被许昕按在怀里呼噜了俩下脑袋就老实了:“怎么了方博儿,哥喜欢揉你头发,揉俩把都不行?像哥这么好看的手,国家队你能找出第二个吗?”


(4)
还真找不出。
许昕的手好看,国家队第一好看。
许昕觉得这个理由太棒了,这么好看的手免费给你做头皮按摩,旁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方博还拒绝什么。
估计是理由太完美,找不到什么反驳的借口,后来方博就老实了,每次练球练的累了,就乖乖的坐在一边休息,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水。
而每回方博一休息,许昕也就跟着喊累,气的教练直说他懒。
许昕左耳进右耳出,咧着嘴,乐呵呵的一笑,脚上不停,蹭着地儿坐到方博跟前去,然后把手放在那人的头顶,一下一下的揉着。
方博也乖,乖的都有点呆,就好像那头发不是他的一样,只是给许昕拧开一瓶水递过来:“要喝吗?”
许昕手不够用,又或者是因为懒,就干脆就着方博的手,凑上去直接喝,大口大口的,发出咕嘟咕嘟的声响儿,年轻的喉结一上一下的动着。
许昕到现在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凑上去喝水的时候,方博忽然手一抖,差点拿不稳瓶子,眼看着就要躲,被自己强行搂住定在怀里才安分了点 。
他一边大口喝水,一边斜眼看着方博,还是妹妹头,脸颊柔软,皮肤白嫩的不像话。
那时候,他是真的想要动手捏一下。
手感应该特别好吧。
要不捏一下试试?
不行不行,揉头发还好,捏脸就太邱贻可了。
摆明性取向有问题。
等半瓶水喝完之后,许昕才放开方博,满足的伸长手脚休息。
偶尔指着场上张继科打飞的球哈哈的乐,笑的爽朗而热烈。
年少的许昕,眉眼还没有精雕,也没有长成多年之后那男模一样的气场,更为人称道的,是他的笑。
就跟初生的太阳一样,灿烂,明亮,朝气蓬勃又积极向上,七分的喜事他能笑出十分的热闹,而且满满都是感染力。
方博有次就说“许昕,你上辈子是株向日葵吧”
你才向日葵呢,谁要是那个只知道跟着太阳转的大傻花了,我要做,就做朗朗青天之上的大太阳。
许昕记得自己当时这么回。
“方博儿,你咋了?”许昕笑了一会儿,看向身边的小孩,那人低眉顺眼的不说话,一会儿才抬起头,脸还是红扑扑的,就跟身上的球衣一个色儿,但嘴上还是不饶人。
“没……没咋的,就觉得你喝水的动静怎么跟小毛驴一样”
“……你上回不还说我是向日葵吗?”
后续呢?
许昕忘了。
毕竟也是七八年前的事了。
只是方博当时那个红扑着脸的样子,倒是一直都记得。


(5)
正想着,一双大手都快要放到方博的头顶上了,这小矮个儿,还老说没比自己矮多少。
许昕在心里笑,整整差着十二厘米呢。
可下一秒,方博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轻轻的一躲,然后朝着副驾驶走去,虽然已经足够不动声色,但许昕却还是一愣,那只手,就这么停在半空里。
方博还是在回避他。
自从那天之后,方博就一直在回避着他这个举动。


那是许昕人生里非常值得纪念的一天。
那一天,他和方博拿了第一个双打的世界冠军,而那一天,他私下里偷偷追求着的姑娘,也答应了他。
人生一日两件大喜。
把姑娘送到女队的宿舍门口之后,许昕兴冲冲的回男队宿舍,一路大跑,方博就住自己隔壁屋,他想找方博说说话。
他想给方博说咱俩今天真棒,不过还要一起努力,不止双打,咱俩还要拿单打冠军,要拿大满贯。
他想给方博说我谈恋爱了,偷着谈的,虽然是别人撮合的,但姑娘人不错,你也认识,之前没跟你说,就是想追到手了再告诉你,从今天起,你就有嫂子了,这世上又多了一个人疼你,别说,你和你嫂子笑起来还真像。
他想给方博分享他全部的快乐,就像是第一次见面,他就愿意跟方博一起分享那块崭新的毛巾一样。
许昕是个看似与世无争,其实把你我分的很清的人,不管闲人不问闲事。
可他喜欢和方博分享自己的所有,大到人生里的喜事,小到网上随手看到的一个笑话,哪怕是吴指导随手塞给他一个橘子,他都会在兜里揣好去找方博,然后剥皮,给他掰一半。
然后俩个人一起被酸的龇牙咧嘴。


所以等看到方博站在自己房间面前,来来回回的走着,把手举起又放下纠结着要不要敲门的时候,许昕心里特高兴。
真有默契。
“方博儿”
仗着楼道里空无一人,许昕叫的很大声,给孩子吓一跳。
“你……你那么大声干嘛?”
还是软软的样子,连凶人都是软呼呼的,许昕没忍住,上手又是一个揉头发。
“我看你站我门口半天了,找我有事?”
“有……有点话想跟你说”
方博看着楼道里的地板砖,眼神左顾右盼。
许昕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何止默契,简直心有灵犀。
“巧了,我也有话想给你说。”
“那……那你先说吧”
许昕看了看周围,四下无人,大家应该都在屋里,这宿舍楼修的有些年头,隔音一般,要是被人听去传到上面,他和小姚的运动生涯肯定会受很大影响。
才刚谈恋爱,自己不能害了人小姑娘。
于是他索性一把将方博揽在了怀里,然后在那人耳边小声的叫了一声“方博儿”
“嗯?”
那人也难得乖顺,头埋在自己怀里一动不动。
“你有嫂子了”
想着这样没头没尾的,怀里这人应该不明白意思,就又补充了一句“你小姚姐答应我了,女队的公主哎,哥厉不厉害?”
许昕记得自己当时搂着方博等了很久,才听见那人的一声。
“挺好的,就是委屈我小姚姐了。”
难得在自己跟前不结巴。
“嘿你这孩子,不知道说点好的啊”
许昕被方博闹的没脾气,却还是带着笑,放开了人,看着那人在眼前低着头看不见眉眼的样子,心里一动,把手搭上去又想揉一揉。
原来不只是笑啊,连这个妹妹头短发的样子,都和小姚挺像的。
这傻小子,跟自己嫂子真投缘。
可下一秒,手就被方博打了下来。
“我先回屋了”
许昕看着自己的手掌,愣了一秒。
“哎,你不是说有话跟我说吗?”
方博把手停在房间门把上没回头,好久才小声说了一句:“没什么,我就是想来跟你说声谢谢,谢谢你跟我配双打。”
这是方博第二次跟他说谢谢。
不是说过你永远都不用跟我说谢谢吗?
也许是一路跑的太累了,许昕忽然觉得胸腔里有些喘不过气。
这样的方博,让他心里有点疼。
明明今天是双喜临门的日子,可他突然说不出的难受。
方博,你别这样,谢不谢的都不要紧,你先笑一笑。
他忽然很想伸手抱抱方博,从背后抱抱他,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逗逗他开心,这对许昕来说并不是难事。
自己总有法子哄这人高兴,这人也总会被自己逗笑。
可还没等自己走上前,方博就已经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于是那个拥抱的手势,就那么停在了半空里。
老建筑的隔音是不好,隐隐约约能听见马龙的房间里传来外放的歌。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的好远”
不应该是简单爱吗?


(6)
第二天训练,方博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出现在场馆,还是清秀的模样,但是软软的妹妹头已经不复存在,额发被剪的像是秋末的韭菜茬。
一夜之间的变化吓了众人一跳,绕是从来云淡风轻见惯世面如张继科,都手一抖把球打到了旁边球台上。
许昕也愣了,刚想上去问个明白却被邱贻可截了胡。
“侄儿你这是做啥子?”邱叔叔痛心疾首。
怎么一晚上的功夫,他嫩生生的小白菜就被祸祸成这发型了?
“没事邱哥,刘海挡眼睛,我就拿小剪刀给剪了几下。”
方博还是不肯好好的管邱贻可叫叔。
“糊涂,挡眼睛了叔陪你去理发店弄啊,你一人瞎整啥,我多水灵一侄儿。”
邱叔叔已经心痛到变形,完全看不出平时和陈玘一边斗嘴一边对拉时那样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还有你这黑眼圈咋回事,又熬夜打游戏了是不?”
“没有没有,好了,邱哥,我今天还要练反手呢,先不说了啊。”
方博似乎没打算在这件事上多说,拿了球拍就直接朝球台走起。
路过的时候许昕想上手,想试试这乱七八糟的头发的手感,顺便笑话一下这人是有多自信才敢自己上手理发的,却发现方博不动声色的一拐弯,朝张继科走了过去。
“哥,能陪我练练吗?”
从此方博不动声色的,一躲就是好几年,直到现在。
哪怕第二天,邱贻可就专门请假陪“侄儿修理修理头型”之后,那乱七八糟的韭菜茬,终于被打理的清爽干净,许昕也没能再揉过方博的头发。


方博躲着他。
也不躲着别的。
就是躲着他的亲近。
许昕也想过问一问,可是除了亲近之外,方博又还是和他老样子的相处。 
该练球就练球,该斗嘴就斗嘴。
许昕又实在问不出口。
总不能说去问方博“你最近怎么都不让我揉头发了?”
太性取向有问题了。
许昕怕方博笑话他,怕自讨没趣闹个大红脸,更怕其实是方博早厌了自己那样的举动。
大概是真的长大了吧。
于是谁都没有再提起过了。
他们依旧是知己好友,一起聊天、一起打球、一起进步、一起低谷、一起重新站起来、一起互怼、也一起怼别人,可那样柔软中带着韧的手感,那样乖顺又温柔的被自己抱在怀里的模样,许昕再也没有体验过了。

评论

热度(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