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昕博】花烛事(番外)一

扶苏:

番外是正文的两倍 我也是迷


(1)


退役那天,是星期六,天朗气清。


方博收拾好行李,然后去总教练办公室拿退役报告。


又坚持了两年,拿了全运会的双打冠军,走的也算圆满。


“真不打算留在队里效力?”刘国梁把手放在报告书上,一下一下的敲着。


“别别别,刘指,您就让我睡个囫囵觉吧”方博连连的摆着手,看来是真怕了早起晚睡的训练。


“也罢,那我也不强留了”说着,隔着办公桌把退役报告递了过来。


方博双手接了过来,轻轻的弯了下腰:“刘指,您以后多注意身子,应酬能推就推,推不了的也不要太拼,酒少喝点,饮食也清淡些,抽着空多和孔指约着去跑跑步”,想了想还是补了一句“不然您这体格,容易三高”


“嘿你小子”刘国梁抬起手,作势要打他,却在方博要溜的时候叫住了那人,然后起身朝那个满脸写着‘完了这把闯祸了’的小子走去。


其实刘国梁不是第一次送弟子走了


当主教练这么多年,春去冬至,寒来暑往,自己给多少的运动员批了退役报告,看着他们满载而归亦或者含恨而去。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自己生了两个女儿,却养着多少的儿子。


方博不是里面最优秀的一个,也不是自己最上心的一个。


但还好这小子人傻心实,知世故而不世故。


“刘指,祝您生日快乐,我会努力的,争取明年跟您一起过生日”


刘国梁有时候也挺纳闷,自己堂堂一个总教练,每天往来那么多的短信,倒是把这条记得清清楚楚。


(2)


方博觉得自己又双叒的说错话了,虽然本心是为着刘指好,但刘指可能把重点全放在了‘体格’俩字上,完了完了,临走了还要再挨一顿批评,自己这叫什么命啊。


方苦苦闭上了眼睛,准备走耳不走心,等着刘国梁一连串的‘是哇’,反正也就这一回了,却在下一秒,被揉了脑袋,后脑勺被呼噜了一把,力道温和如家里的老父亲。


“大博儿啊,以后每年都来家里陪我这老头子过生日吧”


其实您也就四十多,哪就老了,方博想劝一句,却在睁眼看见那鬓角白发的时候不说话了。


他有点心酸。


“行,我知道了,刘叔”他之前从未这么叫过刘国梁。


“知道个啥,人要到,别发个短信充数,以后我过生日,带上继科马龙他们,一起上家里吃饭,知道不?”


“好好好,我们肯定去”


“你小子呀,以后结婚的时候,要是不嫌弃我这老头子,就给我打个电话,我给你当证婚人”


“哪敢啊刘叔,不过我这短时间也没个对象,您得好几年的等了”


“不能吧,许昕那整天嘻嘻哈哈的都能找着,你俩天天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咋能找不着呢”


方博没接这话,只是笑笑:“刘指,我这下是真走了,您多保重”


像是嫌太过矫情一样,刘国梁背过身去,冲方博摆了摆手。


“走吧,走吧,傻小子”


(3)


拿着报告回到寝室,方博看了看住惯了的房间,挺乱的,衣服没叠,被褥没折,鞋子在阳台横七竖八的晾着晒太阳,电脑桌上还放着半颗西瓜和之前许昕给自己买的防辐射的仙人球。


那玩意儿命硬,是植物界的王八,只要稍微上点心就都不会死,挺着长长的刺,精精神神的张牙舞爪。


方博当年来国家队的时候行李就少,如今走的更清闲,粉丝们送的礼物和信件早早的就寄回了家里,一些衣服和日用品,能用的都留给了大番,不能用的统统的送进了垃圾桶,如今手上只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里面装的都是队友送的纪念品。


就剩下这棵仙人球了。


方博有点后悔,当年许昕踢开门一把把花盆放自己电脑桌上的时候,自己就不该精心呵护,还不如任由它自生自灭,要是如今蔫了吧唧的,自己也有了一个不带它走的理由。


现在它这么精神的站在那里,一个大绿球球,就跟有了魂一样的看着自己,方博觉得自己都迈不开步,感觉每走一步背后都是一声:“负心汉”


唉,方博心里一声叹气,我欠你的。


许昕,我真是欠你的。


然后认命似的把那盆小仙人球抱了起来。


“博哥,我会想你的”


徐晨皓在一旁揪着衣服角,那么大一个人,看着可怜巴巴的。


“好好打,争取让小胖早日跟你玩这个啊”方博拍了拍大番的肩膀“还有,谢谢你天天叫我起床,这么久以来,辛苦你了”


一出门,就看见整个流氓家族都在门口站着,一群二十好几的爷们,齐刷刷的苦着脸,周雨更夸张,小豹子的嘴巴都撇了下来,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哎哎哎,干什么呀一个个的,我拿的是退役报告书又不是病危通知单”


方博拿这群人没办法,把行李箱和仙人球放一边,然后一个个的挨着抱了过去。


“安子,以后少跟肖指顶嘴,我这一走可就没人跟你一起挨说了”


“小雨你照顾好自己,好好的打,也不要老惯着小胖,他多大个人了还要你拧水瓶”


“听我的,别送了,你们一送我就真走不了”


“再见了”


再见了。


(4)


方博刚出羽乒中心大门就看见了张继科,一身的荧光蓝,想看不见也挺难,连一旁的新车都黯淡了不少。


“都收拾好了?”


张继科一边说,一边捞起方博的行李箱往车上里放。


“好了,其实也没啥收拾的,能用的我都留给大番了”


“那这是啥玩意儿?”张继科看着那绿油油的仙人球,一个标准的嫌弃脸,拍下来就是一张表情包。


“一仙人球,我养了好几年了,舍不得扔”


“你说你,把自己都弄的糙成这样了,这小东西倒养的挺水灵”


张继科看着眼前的一脸小褶的方苦苦,再想想当年那个跟自己问好的水灵灵的白菜,内心已经登高望远仰天长叹。


“开车吧你就,张黑炭”
方博把仙人球小心的放在后备箱,催了他哥一声,真是的,居然先嫌弃上我了,我还想念我奶白奶白的秀气小哥哥呢。
是的,自从美黑致癌被辟谣之后,张继科又义无反顾的把美黑店的会员卡延了个五年。


刚坐上副驾,就被张继科敲了下脑袋“安全带系好”


“哦,忘了”


“傻子,以前你都怎么坐车的啊”
张继科看着自己的小师弟,没忍心再欺负,上手揉了一把脑袋:“呆了这么多年的地方,一下子要走,心里不好受吧”


“你当年不也是一样”谁还没退过役了还。


“不一样”张继科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摇头“龙现在还在打,以后也肯定是要接刘指的班,他在哪儿我就在哪儿,所以我退役只是不在国家队了,人和心还是在北京城这地儿,你不一样。”


方博也就不说话了。


师兄就是师兄,到底还是了解自己。


“以后打算去哪儿?”张继科一边开车一边掏出一盒烟,拿嘴叼了一根出来“帮哥点上”


“先回家,看看爸妈和叔叔阿姨,我怪想他们的”


方博一边开了车窗一边帮张继科点了火:“再带着四位老人出去逛逛,报个团啥的,这么多年尽打球了,都没时间好好陪陪他们,这回刚好可以一起看看祖国这大好河山,青岛好像也没啥好玩的,哥,你说九寨沟咋样,还是……”


正碎碎念着,却被张继科又敲了个脑瓜崩:“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说的以后。


不是指退役之后的这一段时间要去哪里逍遥。


而是你漫长人生里余下的每一天。


(5)


“不知道”


方博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好,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外面郎朗的风吹进来,脸上暖洋洋的。


“日子还长,走一步看一步吧”


“要不,让我妈给你介绍个小姑娘,你试试看能不能处个对象”


张继科知道方博和自己一样,并不是弯的,只是命运使然,喜欢上的人刚好是同性。


“别别别,哥,你这不是祸害人小姑娘呢吗?”话里带着些许的笑:“你知道我心里有人了”


“有人怎么了?谁年轻的时候没喜欢过几个人?你他妈还打算在昕子这颗树上吊死是不是?”


张继科一生气就喜欢骂人,也喜欢踢东西,不过现在开着车呢,不利于发挥,把小藏獒给憋的,看的方博硬是笑出了声,然后看着张继科手里长长的颤巍巍的烟灰,左找右找没看到烟灰缸。


“龙平时不让我抽”小藏獒眼神躲躲闪闪,怪不好意思的。


“哈哈,我嫂子御夫有方”


方博抽了一张餐巾纸,摊开,小心的把烟灰一点点的掸在餐巾纸上。


“不是吊死”


张继科看不见方博的脸,只听见他的声音和一个柔软好看的发旋。


“我没有吊死在谁身上,也没有任何的痴心妄想,我只是觉得,自己再也喜欢不上别人了,哥,你懂我那种感觉吗?”


“不是有一个电影吗?咱俩之前一起看的那个,里面说凤梨罐头是有保质期,所以我一直想,是不是喜欢一个人的日子,也是有保质期的,而在过期之前,就只能喜欢那一个人,旁人再好也入不了心”


“我今年二十几岁,就假设我能活八十岁好了,那我还有五十几年的日子,我想,在这个期限之前,我大概就只能喜欢许昕一个了”


明明是件伤感的事,方博却没有哭,甚至连悲伤的音都没有。


张继科倒盼着他哭,只要他哭出来,他这次绝对不嫌弃方博是个哭包。


无论什么时候,还能为爱情大哭一场,总归是好的。


可方博没有。


他就像是个过早的尝尽人情世故的说书人,豆灯烛火,煮茶一杯,自言自语一些陈年旧事,也不用别人回应。


保质期啊


张继科叹了口气。
他知道方博是喜欢许昕的,但他却未曾料到这份喜欢有这么深,已经深到能让方博这样小富即安知足为乐的人把一生都给了出去。


脚下用力,把油门踩的更深了一点。


“机票改签吧,哥陪你喝酒去”


都知道喝酒伤身,也都知道国胖队里酒量都浅,更知道方博最多不过三杯啤,可满怀心事的时候,还是醉了好。
当年拿命压的弟弟,如今也舍命陪他喝。

评论

热度(555)

  1. 乔洋说扶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