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昕博】花烛事(番外)二

扶苏:

(6)


知道方博退役,已经是一周之后。


许昕在备战东京奥运,里约惜败水谷隼是他一直以来的遗憾,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复仇成功。


每天练的刻苦,结果一不小心肩伤又开始复发,吴指导把人带到了自己相熟的医生那里,让用高科技设备给看看,记得很久之前小胖脚崴过一次,就是在这里看好的。


医生给许昕定了详细的恢复计划,为专心静养,许昕一咬牙,干脆把手机都给关机了,等终于养好了伤要回上海,刚开机,短信和电话就一条一条的往进跳。


他顺手翻了翻短信列表,小姚是一天三遍嘘寒问暖,刘指导在问休养的状况,马龙给了一些技术上的意见,还有张继科的一条:


“他退了”


没头没尾,但是许昕就是知道在说谁。


退了?


怎么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急急忙忙的拨电话,然而却始终无人接听,许昕打了十三个,每打一个,心里就多了一层的火。


之前公开赛方博和周雨组双打,自己还去现场看,全程紧张的眉头直皱,结果现在退役这么大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一周了,方博居然跟自己只字未提。


你拿我当什么啊


越想越窝火,然而再窝火也没用,那边电话打不通,自己满腹的气恼无处发泄。


上微博,点进方博主页,最新内容停留一周之前。


“要说再见了,此生不悔,国球长虹”


简简单单几个字,转发十几万,底下的评论里都是队里的老熟人和粉丝们满满的不舍和祝愿。


有一条评论被顶的很高“昕爷呢?昕爷怎么不在了?”


是啊,自己呢?


他很久没联系方博了,方博也没有联系过自己。


他最近好吗?过的如何?在哪个城市?这些许昕一点都不知晓。


自己好像突然开始错过了很多关于方博的东西。


如今后知后觉的想要评论一句,然而什么都打不出来。


(7)


方博回电话的时候,许昕正在冲澡,突然小姚就推开浴室的门,把手机送了进来。


“大博儿电话”绑着发带敷着面膜,已为人妻了看着还像个小女孩一样。


许昕接过手机,大拇指用力的划了接听。


“你还知道跟我回个电话啊?”


许昕来了精神,打算好好的数落数落方博。


“我下午陪我爸钓鱼去了,没带手机,怎么了?有事吗?”


那边的声音软软的,又带着些疏离。


“你说呢?退役这么大的事跟我一点风都不透,趁我不在你走的挺快啊?”


从前方博是哪怕是发条微博都会提前告诉自己一声。


“我这不是怕打扰你休养吗?怎么样?肩膀好些了吗?”


骗子,许昕不信,要真是担心,怎么一条短信一通电话都没有。


“别转移话题,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许昕是真的有点生气,说话有些冲,尾音很重,听着怪吓人。


方博大概也是被凶的有点懵,过了好一会儿才回了一句:“我为什么一定要跟你说?”末了还像是确认一样补充了一句“许昕,我又不是你的谁,也不用什么事情都非要跟你报备吧”


软软的调子,不像是赌气,真的是不理解。


但只这一句,许昕就给了墙壁狠狠一拳,然后大手一挥,架子上的沐浴露和洗发水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


“好,方博,很好”


(8)


许昕气愤于方博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更气愤于自己为这种事情而产生的焦躁情绪。


他总是为这样的事情生气。


就像当年自己叫了好几次,方博都不愿意和自己去打台球,转身却悄悄的和宋鸿远一起玩了一下午黑八一样。那天评论完方博的微博之后许昕一个人闷声不吭的跑了五千米。


他当然生气于方博对自己邀约的拒绝,但更生气于方博没有把要和别人出去玩的这件事告诉他。


就像当年直播时网友问起方博的女朋友、问起方博说想嫁给崔庆磊时自己那一瞬间的想结束直播的心。


没有生气于方博那个薛定谔般的女友,也没有生气于方博想嫁给这个或是那个,只是这些,方博都从来没有跟自己说过,怎么能有一件关于方博的事情,自己是最后才知道的。


就像方博和周雨一起站上领奖台时,自己和小胖在球场边鼓着掌,他自然是由衷的为方博高兴,但内心一个小小的角落,却还是有小人儿在叫嚣:“他只有和我配才能拿冠军”


虽然这样奇怪的想法,很快就湮灭在他由衷的高兴里,但许昕永远不会否认,这个小人,那一瞬间,是真的存在过。


自己好像总是在为方博脱离控制的情况而焦躁不安。


自己好像总是对方博有着超乎其他的占有欲。


自己好像总是把方博归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从前他一直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方博的大小事宜,方博的喜怒哀乐,事无巨细他都该是知道的,所以直播时,他敢那样信誓旦旦的说“想知道方博什么料就问,我这都有”


许昕做什么都很有自信,尤其是这件事上。


方博的什么事,他都知道,他都该知道。


所以偶尔的失控总是会让他烦躁,但那些都比不上这次这么直接的让自己发火。


你说你是我的谁


这么多年,我这么对过的,还有谁?


(9)


“许昕,你拆浴室呢?”隐约能听见小姚的声音“你俩兄弟真是,有啥好好说,别一打电话就开怼”


许昕没接话,那边的方博也没回应,一时之间,空气都满是沉默。


也不知道过了有多久,许昕觉得自己身上的水汽都快干了,一身的凉意,才听见方博的声音,小小的,就跟陈玘养的小奶猫一样。


“是我错了,你别凶我呀”


完了,许昕知道自己完了,刚才攒的满满的火气都吹涨成了一个气球,只要一根针尖儿一碰就能炸开,可偏偏方博,不尖锐,不针锋相对。


那软乎的声音,那秒怂的小模样,是一双手,它把绑着气球口的绳子,慢慢的给解开了。


多少的火气都随风而走。


都说是方博是见昕怂,可许昕觉得自己也是遇见方博就没脾气。


哪有什么治不治的,两边都被吃的死死的。


“现在知道我凶啊,下回还跟不跟哥这么说话了?”


“不了不了,昕哥,你就当我是钓鱼累糊涂了”


“累糊涂?你这明显是把脑子落水里没带回来,还问你是我的谁,除了你之外你看我还给谁掐着零点发过生日祝福?说来你这个小没心没肺的,都没回复我那条对吧?你好好想想,你评论我的,哪回我不是第一时间就回复”


许昕突然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一茬。


“我……那个点儿我都睡着了”


行行行,你有理你有理,许昕被这人弄的一点脾气都没。


“说真的,怎么想起退了,还跟我一点招呼都不打?”


消气归消气,事儿还是要弄清楚的。


“没什么,就是觉得可以了,该是走的时候了”


“不后悔吗?”他还记得当年和方博一起约定的梦想,但又不舍得此时提出来,怕给方博徒添烦恼。


“不后悔,我做事,从来都不后悔”


“厉害了我的博儿,给你鼓鼓脚好不好?”


许昕想起了之前微博上那个方博的表情包,方博也看过,许昕想逗那人笑一笑。


方博也就真的笑了:“鼓什么脚,你什么时候也成我小黑粉了?”


“我不一直都是你头号黑粉吗?”方博高兴许昕就高兴,一边往身上套睡袍一边拉着拖鞋一边往客厅走。


“好了,说正经的,你肩膀好些了吗?医生怎么说的?”


“没事,那高科技仪器挺管用,对着我扫了一周,现在单手都能拎起一个你”


“哈哈许昕你又欺负大博儿是不是?”坐在沙发上的姚彦一边撕面膜一边笑:“来,把手机给我,我也逗逗他”


许昕看了看手舞足蹈的女孩,笑着摇摇头,把手机递了过去,然后在一旁拿起吹风吹头发,呼呼的气流中,听见姚彦爽快的笑,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过了一会儿,姚彦说:“嗯嗯,行,你去忙吧,我帮你转告他”


“怎么了?”猜到该是和自己有关,许昕关了吹风机。


“大博儿让我跟你说,东京加油”


“来,我听听”


许昕想听见方博亲口跟他说,听那小小的声音,带着希冀和祝福。


“挂了”


姚彦拿着手机无奈的摆摆。


(10)


日子也就这么安定了下来,许昕备战比赛,期间也参加一些赛事,有赢也有输,不过总体状态是稳的。


玩手机的时间开始变短,更别提直播了,小黑粉们一个个今天许昕更博了吗?今天上线过十分钟了吗?今天翻牌子了吗?


自己这么忙,方博倒是清闲,天天在朋友圈更新动态,微博也差不多两三天一条。


今天和家人爬黄山去了,风景巨好,给你们看看我拍的这云海,怎么样,专业水平吧


昨儿去了一趟四川,邱哥亲自下的厨,火锅料炒的是真好吃,玘哥也在,不过玘哥那酒量我是真看不上,两瓶就倒了。


没胖,真没胖,好吧是有一点,也就三斤,我回头跑跑步出出汗就瘦下去了,况且这不是还有玘哥垫底吗


欠嗖嗖的文字,配上各式各样的赵四表情包和角度清奇的自拍,是许昕最熟悉的样子。


从前在国家队就挺无所畏惧,如今退役之后天高皇帝远,更是放飞自我,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儿都敢做,天天和陈玘微博互怼,忙的邱贻可在评论里调停都调不过来。


不过他这样的发博频率,跟许昕的时间实在是对不上。


他来不及抢沙发,也来不及每条都评论,更来不及跟方博说说话。


慢慢的,方博的热门开始没有他了,倒是陈玘和邱贻可的评论被顶的老高。


许昕恼怒于这样的事实,却也无可奈何,只能偶尔拿出手机的时候,给方博近来发的一连串微博挨个点个赞。


不过这赞来的迟了些。


好像自从没了交集之后,他俩的生活范围也开始慢慢的泾渭分明。


(11)


日子一晃就到了2019年的年底。


队里放了一周的假,许昕就收拾好东西,回了江苏老家,一路上张灯结彩。


“昕子,你也老大不小了,跟彦儿还不抓紧抓紧?”


三十晚上包饺子,家里的老太太一边忙着擀皮一边暗示着,羞的旁边的姚彦红了脸。


“妈,您儿子我可是个要为国家发光发热的人,这整天忙比赛,等东京打完再说吧”


许昕一边剥葱一边回,没留神掰断了一截葱白。


“哎呀打比赛和生孩子有什么关系,是你生还是彦儿生?耽误你什么事儿了”


老太太看着自己家这小子闷声不吭一看就要敷衍过去的样子,立马扯着嗓子召唤自己家老头:“老许,你看看你这好儿子,我这一把年纪的人了,都不知道有没有那个福气抱抱小孙儿,他还这个态度”


“妈妈妈,我爸挂灯笼去了听不见你声儿,而且你老人家身为咱这片广场舞一枝花,是要长命百岁的,肯定有福气”


“那你倒是给我抓紧啊”


话题又饶了回去,许昕正没主意呢,放在旁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方博两个字在屏幕上闪着。


“妈,我接个电话”许昕随手在衣服上擦擦,拿着手机出了厨房。


“嘿这小子,笑的傻成这样”许老太太跟一旁的儿媳说着。


“妈您别管他,他接方博的电话都那样,嘴能咧到耳朵边上去”


(12)


“方老板,今天怎么想起来跟我打电话了?”


这一年来,方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的次数,加起来不足十次,而自己每次训练完打过去,总是无人接听,等到第二天了,才收到一条短信:“昨晚上我睡着了,有事吗?”


就非要有事才能跟你打电话吗?


你那咖啡店就忙成那样?


方博开了一家咖啡店,在青岛的海边,这人当运动员的时候就说过以后想做点生意,许昕本以为方博会投资和体育有关的产业,可没想到,方博开了一家咖啡店,听张煜东的意思,还是专程跟什么咖啡店的老店长学了一段时间。


他一个流氓抠脚糙汉子,什么时候喜欢上咖啡这样高端洋气的东西了?


“没什么洋不洋气的,就是觉得万一以后遇上有人冷了,我能冲杯热的给他暖暖”


许昕记得方博当时寥寥一句带过,并没有多谈。


“许昕,你别这么挤兑我行不行?”


好久没听方博的声音了,许昕都觉得有点陌生。


“好好好,跟你开玩笑的”害怕这人一个生气就挂了,许昕赶紧的先服了个软:“今天怎么想起跟我打电话了?”


“我……我就是觉得大过年的”直到那边结巴了一下,许昕才找回了点熟悉的感觉。


“最近还好吗?我看你朋友圈,整天好清闲,估计都不知道我这一年多打比赛有多忙吧?”


“我知道”


“真知道还是假知道,我可不接受同情”许昕在阳台上站着逗方博。


“真知道”声音不大,语气却很笃定,就好像……好像自己的每场比赛,他都守着看了一样。


这样的假设让许昕有点不知所措,硬是转了话题:“你……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救了哥一命?”


“怎么了?”


“刚才,我妈”许昕压了点声音,看了看厨房,还好,婆媳俩正交流着包饺子的技巧,没人看向他,“我妈催我给他抱个孙子呢,还说生孩子不耽误打比赛,要不是你打电话给我,我估计现在有的念叨呢”


等了好一会儿,才听见方博的声音:“老人家说的对,你是该准备着了。”


“你也想让我现在就要个孩子?”许昕心里突然莫名的不舒服。


“没有,这是你的私事,问我算怎么回事”


“是,的确是我的私事”许昕把私字念的特别重,“就不劳你操心了哈,等哥生个漂亮闺女,你这个单身狗就羡慕去吧你”


“那得我小姚姐的基因多受累,指望你没戏”


“那我孩子也是随他爸妈,大高个儿大长腿”


“你也就一米八,没比我高多少”


多少年过去了,他俩好像还是只有这么一个互怼的点,一个嫌一个丑,一个嫌一个矮,半点新意都没有。


也不想有个新意,许昕心里偷偷说,只这十二厘米的身高差,他就能欺负方博一辈子。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


“哎不是,这才聊了多久啊,你又干嘛去?”


许昕看了看手机,也不过才十来分钟。


“我妈让我帮她包饺子”


“好吧”既然那边都这么说了,许昕也不好意思不放人,想了一下,还是再挂断之前喊了一声:“等会儿”


“嗯?怎么了?”


“那个……新年快乐”
大概是好久没说过这样的话了,许昕觉得自己有点难为情。


“……新年快乐”方博也回了一句,等了一下才听见下一句


“许昕,刚才是我开玩笑的,你的孩子,一定会很好看的,就和他的父亲笑起来一样好看”


听惯了方博那欠欠的语调,难得的这样的温柔让许昕恍了神,正想说点什么,就听见那边嘟的一下。


这孩子,谁教他的,挂电话这么快。


许昕看着手机摇头,突然听见不远处传来一声响儿,然后头顶烟花盛放。


像极了几年前那次上海的圣诞里,那个路人男孩跪地求婚时的模样。


那对现在成婚了吗?孩子多大了?还幸福吗?


如果刚才和方博视个频,让他也看看自己头顶上的烟花,他会不会和当年一样,在第一颗烟花升空的时候,睁着明亮的眼睛看向自己,然后开心的蹦一下?


真想看看那样的方博,一定比黄山的云海都好看。


(13)


年三十,年夜饭。


平时四处打比赛,如今一家人难得团聚,许昕心里高兴,陪着自家的老头子喝了点酒,但是不多,一杯白,两杯啤。


酒劲催人,饱暖思淫,许昕躺在床上,看着眼前耐心帮自己擦脸的女孩,短发清丽,笑意浅浅,熟悉又温柔。


忽然兴致起,一把将人搂在了怀里,然后翻身压住,大手摸到了女孩睡衣的带子,食指一缠,顺势就扯了开来。


一室的缠绵缱绻。


到要紧的关头,许昕把手伸进了抽屉摸索着,他记得里面有避孕的用品,刚想拿一个出来,却被身下的女孩轻轻的抱住了。


“昕哥,别”女孩柔软的头发在自己耳边摩挲着,呼吸滚烫“我们要个孩子吧”


孩子啊。


听着多遥远的一个词。


从前自己的身份,是队友,是儿子,是丈夫,然后突然有一天,会有一个小小的生命,生着莲藕一样的小胳膊小腿,手和脚丫都那样小那样软,有着最明亮的眼睛和最纯真的笑容,生机勃勃又万分脆弱,自己会保护她,会一点点的看着她长大,会抱着她哄她睡觉,会扶着她教她走路,而那个孩子,会奶生生的叫自己爸爸。


她会给自己再加一个身份:父亲。


“许昕,刚才是我开玩笑的,你的孩子,一定会很好看的,就和他的父亲一样好看”
方博的声音还在耳边轻轻的绕。


突然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划过许昕的胸膛,心脏里都是沉甸甸的暖意。


许昕收回了手,搂住了女孩的腰,亲了亲女孩的发间,然后温柔的进入。


“好”



评论

热度(520)

  1. 乔洋说扶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