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I'm so proud of myself.🔽
一九十三 私人lo
所有diss baixiaorou的请把我拉黑
墙头超多 资深霆峰透明党 框圈儿透明党

【昕博】花烛事(二)

扶苏:

【任何人都能对朋友的不幸感到同情  但要消受一个春风得意的朋友  则需要非常优良的天性】 语出王尔德


(7)
“方博,不是我说,你这也太不讲究了,哥明天结婚,你就这么过来了?”
许昕上了主驾,看看副驾上的人,打着趣。
可方博不知道在想什么,眼睛盯着虚空里的某一点发着呆。
许昕叹了口气,认命似的伸出手,帮那人系好了安全带。
这傻子,被自己惯的连安全带都不记得系,回回都跟自己保证说下次会记住的绝对会记住的,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然后回回都忘。
这人啊,没了自己可怎么办。
许昕脑子里突然跑过这么一个念头。
怪事情,自己怎么会突然这么想,难道真是邱贻可说的,糊涂?
而难得的,方博也没有回怼,只是把羽绒服的帽子带了起来“瞎子,我睡会儿,你车开慢点。”
恩,你睡吧,我在呢。
许昕嘴巴张张合合,到底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


张继科的新车性能很好。
废话,这么贵能不好吗?
许昕一边开一边想着要不要干脆婚后也换个这车。
可要是自己换了,张继科会不会笑话自己是在学他?
算了,张继科要是敢笑,他就给自己师兄告状说张继科又直播撩妹。
然后告完状就开着新车,带方博到处溜达,满上海的晃悠,大街小巷的找好吃的,晴天闹雨天笑,和风细雨睡懒觉。
不过不能借给他开,方博那车技,回头再给蹭着刮着了,维修更贵。
许昕内心拨着小算盘,转头一看,身边的人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


方博的睡是出了名的,国家队好像谁手机里都有几张方博侧着头咧着嘴睡的天昏地暗的照片,简直都成了合照时的固定景点。
许昕也有,还不少,准确说最多,所以他最清楚方博睡着的样子,没心没肺的睡相,打着满足的小呼噜。
可今天的方博,是许昕没见过的样子,低着头,羽绒服的帽子裹着大半个脑袋,只看见一点挺直的鼻梁和柔软的嘴巴,整个人睡的极深,呼吸却微不可闻,就像是冬天里的蝴蝶,纤细而脆弱。
许昕心里忽然有点没来由的慌,单手把着方向盘,腾出手想碰碰方博,哪怕只是触一下他温热的皮肤也好,自己也会心安许多。


“哎哎哎昕哥昕哥,你别闹博哥。”
后座的张煜东正找着角度自拍,抬头看了一眼,以为许昕要故意闹方博,急忙开口拦了一把。
“博哥昨晚上失眠,上飞机的时候吃了两颗安眠药也没睡着,现在估计是药效上来了,你就让他睡会儿吧。”
“他怎么了?又打游戏了?”
“没没没,哪敢啊,博哥最近手机都少翻了,估计是我们前天输安徽了,博哥心里没缓过劲儿吧。”
那场比赛许昕是知道的,方博输给了小将于子洋,还吃了一张黄牌。
当初听说这事儿的时候许昕正在上海中星的更衣室里练习着台词,突然刷微博就看见了比分。
方博那个苦苦脸,许昕想都能想的到。
眉宇间藏着三千心事,偏偏不与外人说。
还好对着自己,他还是愿意讲一些的。
他正打算给方博打个电话,陪他说说话,突然外面就啪啪的敲门声,还有大力嫂乐开花的声音“昕子昕子,你好了吗?到了到了,快点快点。”
上海中星的训练馆里,玫瑰、蜡烛、气球。
还有队友的起哄:“嫁给他嫁给他”以及大力嫂兴奋的嚷嚷着要抽奖的声音。
许昕单膝跪地,把练习了好久的台词认真的说完。
相濡以沫,风雨同舟。
这个女孩为他付出了太多。
他要好好珍惜。
“你愿意吗?”
烛光斑驳之间,许昕看见女孩捂着嘴巴掉眼泪。
“我……我愿意” 喜极而泣,连声音里都带着抖
嗯。
打结巴的样子也挺像的。
“给小姚带戒指啊,你愣着干嘛呢”大力嫂推了他一下。
哦,戒指,对,戒指。


(8)
等把车开进酒店的地下停车场之后,方博还没醒。
“博哥,咱到了”张煜东轻轻的摇了摇方博,然而一点反应都没“博哥,醒醒”
“好了好了别摇了,他睡着你又不是不知道,又吃了两片安眠药,现在估计就是周雨在这儿唱歌都弄不醒他”
方博虽然睡觉深,但是一吵醒就很难再入睡,现在叫醒,上去就睡不着了,眼圈黑成这样,这人一场比赛怎么还没放下?
虽然于子洋这孩子打的不错,但等对上安徽,自己还是得好好练练他。
许昕默默的给自己的待处理事件上添了一笔。
“那这咋办啊?”
张煜东提着方博的包,腾不出手,里面有一个方博来时小心护着的木匣子,看着就很值钱,可不能给磕着了。
正发愁,然后就看着许昕把方博的安全带解开,然后直接伸手,把人抱在了怀里。
一手搂着腰背,一手从膝下穿过,让那人靠在自己胸膛里继续睡着。
一个安安稳稳的公主抱。
“这这这”张煜东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这你个头,锁车走啊,大冷天的你想站地下车库乘凉是吧?”
许昕冲张煜东翻了个白眼,大惊小怪,一看就没见过邱贻可对方博,那整天的捏脸,捏的方博嘴巴都嘟起来了还不放手,自己这一个公主抱算什么。
而且早在很多年他就这么抱过方博了。
抱顺手着呢
说来,是重了不少。
当年的小孩,小胳膊小腿的,抱着还挣扎,可还是被自己抱着就走了。
如今的人,长个子了也重了,可自己不也是一下就轻轻松松的抱起来了 。
这么多年的肌肉没白练啊。
许昕在心里给自己鼓了个掌。
“哦对了,你别给方博说是我抱他上来的啊,他好面子,要是知道了是要跟我急的。”
目瞪口呆又不想乘凉的张煜东默默的跟着许昕往直达电梯走。  
其实有句话他没敢说,昕哥你这么抱着博哥。
看着其实
其实挺合适的。


(9)
方博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半。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大床,还有陌生的……
哦,不陌生的一张黑脸。
“哥你怎么来了?”
大概是刚睡醒,方博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可爱?
不不不错觉错觉错觉,自己可是高富帅人设。
“昕子说把你接回来了,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睡的昏天黑地,啧啧,他这是跑到蟠桃村接的你吧?”
张继科一边说一边把方博的被子给掀了起来,顺势敲了一下脑袋。
“东子一放下包就跟上海队他们胡吃海喝去了,你也饿了吧,走,哥带你去开小灶,顺便改头换面旧貌换新颜”
有人请客,方博立马乖乖的爬起来穿衣服。
至于许昕去哪儿了,他没问。
“龙队感冒好点没?我听说你衣不解带的伺候来着?”
方博也把衣不解带四个字念的很重。
“龙好多了,刚吃完药睡下了, 我今天可是衣不解带的在床上伺候了一整天呢”
张继科把这四个字念的更重,还附赠了一个你懂我的挑眉笑。
“……”
方博觉得自己在张继科面前比耍流氓,那简直是在螳臂挡车,班门弄斧,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冬天啊,就是火锅配啤酒。
不过鉴于自己的那点酒量以及张继科很守身如玉的明确表态‘你不是我龙,所以你醉了我是不会抱你回去的, 我可是个有夫之夫的正经人’,方博还是决定把酒换成了果汁,然后把张继科不吃的脑花一股脑的下到了张继科最爱的麻辣锅底里,结果意料之中的换来他哥的一个敲脑袋。
“你说昕子这婚结的,挺突然的”
“你和龙队你俩出柜,也挺突然的”
“当年他公布自己和小姚在谈恋爱的时候,吓了我一跳”
“你当年公布你和龙队在谈恋爱的时候,全国人民都吓了一跳”
“我一直都以为昕子喜欢你呢,结果搞半天他不是弯的啊 ”
“我一直都以为你喜欢我呢,结果搞半天你没是弯到我这儿啊”
“……方博你是欠收拾吗?”
见好就收是方博一向的生存准则,所以他立刻狗腿的给自己师哥烫了片毛肚递过去,还夹了块拍黄瓜配上。
这个懂规矩的姿态让继科大佬很受用。
不过他还是很严肃的把方博的脑袋敲了一下“博儿,你好好跟哥说,你是真不喜欢许昕?”
然后张继科就看见自己的小师弟,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情同手足的男孩,抬起头冲着他微微的笑。
“哥,我要是做了啥事让你们这么误会,你说,我改还不行吗?我喜欢谁不好我非得喜欢许昕?况且我不是说了吗,我要是女的,我就嫁崔哥那样的 ”
他笑的那么好,认真又虔诚,张继科没法不信。
张继科宁可觉得是自己想多。
“是哥糊涂了,吃菜吃菜”


(10)
说是改头换面,其实就是整发型。
准确说是张继科想整发型
“我想弄最近欧美特别流行的那个,后面一刀切,然后染一个,明天婚礼上看着也喜庆,你说我弄个啥颜色好?”
“红的,红的最喜庆。”
“樱木花道那样的?”
“嗯”
“不行不行,像花道那就太帅了,虽然我这颜值争三保一,但伴郎比新郎帅出太多不好。”
“你想多了,我就是想找个人证明一下黑皮的确不适合红色”
“……方博你果然还是欠收拾吧?”
“哥您老人家喝水吗我给您接一杯去?”
生存准则记心间。


最后继科还是决定染个里约的v。
“龙说我那个好看”
“那你怎么不早早的拉龙队一起弄?”方博在一旁百无聊赖的翻杂志。
“染头发费时间啊,我可不舍得龙等我那么久。”
“那你就舍得我了是吧?”
“这就太舍得了”
“……”
方博觉得自己要跟张继科比互相伤害也是在螳臂挡车,班门弄斧,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你不弄个?”
“我?我就这样吧”
方博抬眼看了看自己的刘海,没忍住,鼓起腮帮子吹了一口气,跟个仓鼠一样,绕是守身如玉如张继科,也觉得怪可爱的。
不行不行,不要被这一时的纯良所迷惑,小胖儿才是世界第一可爱,经纪人的党性要坚定。
“那不成,明天咱肖门可不能跌份儿,必须帅住全场”
张继科一边脑内循环着胖儿的笑脸一边招呼着另一个发型师
“麻烦您帮他也剪个头型吧,弄个适合他的。”
“你掏钱?”
方博知道这种店剪发都按毫米算,死贵死贵。
“哥掏哥掏,抠不死你。”


(11)
其实方博很久没进理发店了。
之前打比赛,自己上手抓过一次刘海,但是没有龙队那炉火纯青的技术,结果粉丝们纷纷嚷嚷着要团购滤镜,之后也就没弄了。
真是的,说好的守护帅哥梦想呢?
一个个的,都是小黑粉。
“帅哥想弄个什么发型?”
一个年轻的发型师站在身后,在自己的头发上拨拉了几下,方博抬眼瞄了一眼胸前的工作牌:evan
不是说好都叫tony吗?
方博觉得自己大概是被许昕的笑话洗脑了。
“随便,您剪短点就成”
方博并不知道最近欧美流行什么,毕竟他没有拥有他哥那种时尚眼光。
不过再联想到他哥的审美,谢天谢地,他也不是很想拥有。
“是这样啊,帅哥,我的建议是不要剪太短,您的天庭饱满,外露则凶,不攒缘气,您要信得过我,就交给我,我给你弄一个百分百适合您的,您看行吗?”
发型师用手在方博的脸上比划了几下,忽然眼睛一亮,跟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你直说我脑门大不就成了吗?词儿还一套一套的,方博内心偷着怼。
不过有人买单,他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眼睛一闭,任由evan在他的脑袋上大展拳脚。
锋利的剪刀声在耳边来来回回,像极了当年夜里自己剪头发的声响。


(12)
那是他人生第一个双打冠军,含金量颇高,方博很高兴,而且是和许昕一起拿的,所以就更高兴。
白天颁奖典礼,冠军的台子搭的太高,方博苦着脸看了看那个上着估计得费不少劲儿的颁奖台,默默的手足无措的扣裤边,可在广播里报出“冠军 许昕/方博”的时候,一只手突然环在自己的腰间,抱的极稳,然后轻轻松松的把他一起带了上去。
自己的一点窘迫一点担忧,通通都被那人的体贴和温柔炼成了百花蜜绕指柔。
等带上奖牌之后,许昕径直牵起了自己的手,一齐举了起来,接受着满场的欢呼。
十指紧扣,掌心相拥。
方博侧过头,想偷偷的看一眼,却发现那人正光明正大的对着他笑,眼睛里是两颗星星,然后众目睽睽之下,许昕就那么直接的低下头,凑在自己的耳边轻声的说话。
“方博儿,你真棒,我的世界第一博儿”
尾音袅袅,带着上扬的欢快的语调。
方博忽然觉得自己耳边仿佛一夜春风过,然后扑娑娑的,开了千树万树的花。
许昕,我不要再忍着了。
方博在心里偷偷的说。
回去我就告白,把我这么多年的心思都告诉你。
我喜欢你。
从十四岁那年夏天起,我就喜欢你。


(13)
“你有没有喜欢过许昕?”
继科的这句话还言犹在耳。
方博不知道自己是哪里表现的明显了,明明从来没有把心事说给任何人听,但是怎么一个个的都喜欢这么问自己。
明明一直以来,主动抛直球,主动逗自己的人都是许昕。
连网上的小粉丝都说了,是被许昕踹进了坑。
可是怎么就没有人去问许昕“你有没有喜欢过方博”


记得之前直播有个人问“你会和许昕在一起吗?”
挺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本来无视掉就行,可方博不知道怎么的就给答了
“我怎么可能和许昕在一起”
大概是想着这样的否认多酷,只是没控制好情绪,稍微泄露出一点真心。


我怎么可能和许昕在一起。
方博怎么可能和许昕在一起。
方博和许昕,就是夏日和雪,冬日与花,永远都是没可能的事。
一路走来,都只是自己一腔多情。
墙里春风墙外笑,庸人偏自扰。
那晚许昕给自己说他有了女友,回房间之后,方博一个人在地板上坐了很久。
之前酝酿好的心思,斟酌好的台词,纠结紧张的心情,立时就毫无意义,倒像是一个自导自演的闹剧,还没说出口就通通作废。
那晚,他一夜没睡。
然后天快亮的时候,方博从球包里把剪胶皮的小剪刀拿了出来,然后对着洗手台的镜子,把保持了好多年的头发一点一点的剪了。
也不是赌气什么的。
就是觉得剪了好。
看着头发一搓一搓的掉,好像连带着对许昕的喜欢,都能给一剪刀一剪刀的给断掉。
他想让心里轻松点。
他的人生,已经够苦了,未来说不定还会更苦。
剪的时候,方博以为自己至少会哭一下,为自己还未开始就夭折的一往情深掉几滴泪。
可是没有。
他一滴泪都流不出。
明明从前的从前,自己是个那么容易哭的人。
包括和许昕认识,都是因为哭结缘。


(14)
那时方博十四岁,队内一个普通的练习赛。
方博赢了,赢了一个他觉得平时玩的还不错的人。
几个教练在一旁观战,夸了方博几句可造之才。
然后教练走后,打完握手的时候,那个小队员直接越过了方博,拿着毛巾就走。 
“那个,手……”方博伸着手小跑步追了上去,然后看见对方摆摆手,“算了吧,我可握不起您这可造之才的手” 然后周围的几个小队员,哄堂大笑。
其实这样的人,在方博后来的人生里,也遇到过不少,见的多了,也就学会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只是当时十四岁的自己,怎么那么没出息呢?
难受的晚饭都没去吃,躲在空无一人的训练馆里偷偷的哭。
自己明明拿他当朋友。
我还让了你四个球呢。
方博一边抹眼泪一边闷闷的想,然后顺手把一个乒乓球捏扁了。
“哈哈小孩你力气不小啊”
突然就听见一个朝气蓬勃的声音。
一抬头,一个脖子上挂着毛巾的大男生靠在不远处的球台边上冲自己笑。
个子挺高,嘴里咬着吸吸乐的果冻,旁边还放着一个纸袋。
也挺帅气,鼻头挺拔又翘,笑起来有点童话感。
真傻。
心情不好的小方博抽了抽鼻子,偷偷翻了白眼。


(15)
“你怎么哭了?”
“关……关你什么事?”
小方博心情不好,连带着说话都没好气。
“打球输了?”
“我赢了的”
“赢了还哭?”
“所以说关你什么事啊”
这人真是,莫名其妙,方博干脆背过身去不理他。
却听见背后三两步的脚步声,然后一条毛巾就整个儿的搭在了自己肩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整个人就从背后被搂住了,接着一双修长的手拿着毛巾小心的帮他擦脸。
一下一下的,力道温柔。
就像是小时候每次他洗完澡,妈妈给他擦头发一样。
“哎,你……你毛巾……脏了”
方博虽然没有像自己那个一起长大的继科哥哥一样有洁癖,但也从来没有和人混用过毛巾,给人弄脏了怎么办?
“干净的,我妈刚给我买的,还没用呢。”
“我……我不介意,我是怕你……”方博越说越小声。
“哈哈,这样啊,我也不介意”
那人揉了揉方博的头发“既然没输球,那你怎么一个人坐这儿哭啊?谁欺负你了?”
大概是因为身后的这人胸膛太温热。
又或许是因为这人的声音太温柔。
亦或是自己想千里之外的妈妈了
或者单纯只是饿了。
方博忽然鼻子一酸,刚擦干净的眼泪又巴巴的往下流,连说话都呜咽着打结巴。
“我……我让了球的……他不跟……不跟我握手……还笑我”
最后只剩下说不出口的哽咽
空荡荡的训练馆里,是心酸的回音。
方博一边哭的直打嗝一边想,真丢人啊,这回人是丢大发了,然后整个身子被人掰了回去,接着扑面一个温柔至极的拥抱。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跟你握手好不好,我永远都会记得和你握手的,哪怕你都不记得了我也会记着跟你握手的,不哭了好不好,乖”
一手摸着头发,一手拍着后背,一下一下的安抚着。
耐心而温柔。
哪怕如今已经快二十六岁的方博,也无法理解,当年只有十六岁的许昕,怎么就那么会安慰人呢?
春天的暖风,夏天的太阳,秋天的果实,冬天的电热毯。
通通都抵不过那天的许昕。


(16)
后来两个人盘腿坐在一起,在空旷的训练馆里吃许昕带来的一袋子零食,然后像所有初次见面的小孩子一样,交换了姓名籍贯爱好。
话题都漫无边际,但就是有的聊。
“方博儿”
“就方博,没有那个儿,江苏不是属南方吗?你说话哪来的儿话音”
“我之前的队友吉林的,我拗不过来了,你不也一样吗?”
“我那是因为在辽宁呆了好多年啊”
“那你叫我怎么不是许昕儿?”
“你要不介意我可以叫你昕儿。”
“可以啊,我不介意”
“……”
“哈哈,来,乖,叫一声昕儿”
“……不要”
方博觉得自己活了十四年,终于遇上了一个和自己的师哥张继科一样神奇的人。
不,比张继科还神奇。
师哥好歹没要求自己叫过他继科儿。
当然,多年之后的师哥也遇上了一个叫自己继科儿的人这都是后话了。


“我是今天刚升上来的,结果一来就排到我值日,你说我这什么运气”
方博没说话,也顾不上说话,他哭饿了,许昕的这个小饼干他很喜欢,手和嘴巴都没停着。
“不过运气也不错,刚来就可以看到你哭鼻子,别说,你哭起来还怪可爱的”
方博差点一个小饼干噎着自己。
“你别老提这事儿行不行?我就哭这一回”
“拉倒吧,那是因为我今天才认识你,以后肯定多着呢,小哭包”
“胡说,就这一回,我一米六多的大个儿,男儿有泪不轻弹”
“是吗?那刚才钻我怀里蹭的我短袖都湿了一大片的人,不是你哈?”
“……去你大爷的”
那块布料还湿着,方博也不好反驳,只好祭出一句国骂,不过奶生生的,看着一点威严都没有,还多了好几分的可爱。
“嘿,倒霉孩子,跟谁学的骂人?”
许昕被逗笑了,真是,哪有骂人都骂的这么招人疼的,没忍住,上手揉了揉这人软软的额发,顺便又拆开了一包小饼干,放到方博面前,看他吃的像个小仓鼠。
“张继科”
“谁?”
“我哥”
“他人呢?”
“他升一队了,他特厉害 ”
“哦哦听过,就一队那个脾气特大的是吧?”
“许昕,请注意你的用词,我哥不叫脾气大,他那叫桀骜不驯”
“有没有那么好啊?”
许昕看着这小孩一脸的崇拜,忽然心里有点不是滋味“改天介绍我俩认识一下”
“不要,你俩会吵起来的”想了想方博还是换了个措辞“他会打你的”
“为啥,我可什么都没干”
“因为你管我叫哭包,而张继科十岁之后就不哭了,还说跟他混的男人都不能哭,要是他知道我哭的话肯定要来收拾我”
“而你要再提这事儿,我就给他说是你先欺负的我,张继科护短,虽然他见不得我哭,但他更见不得别人欺负我,所以到时候他肯定还是会先来收拾你”
方博捋了一下,觉得这个逻辑没问题,就拆了一盒牛奶,满足的喝了一大口,唇边一圈白,逗的许昕笑没了眼睛,伸出大拇指给人擦了下来。
“刚才看你哭的眼泪巴巴,还以为是个小可怜,没想到是个哭过就厉害起来的小坏蛋啊”
“我……我本来就很厉害”
方博觉得许昕的拇指是不是切过小辣椒,不然怎么他抹过的地方,自己就是一片热。
“好好好,你最厉害行不行?世界第一厉害的方博儿”
还是一样的儿话音,配上许昕那傻了吧唧但又满满是宠溺的笑,莫名其妙的让方博红了脸。
许昕也看见了, 不过只当是这人刚哭过,情绪还没平复。
不过这么一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剪一个妹妹头,脸嫩生生的,上面一点粉扑扑的红,皮肤白,偏偏又穿红的球衣,衬的更好看,坐在自己身边 ,一手拿着小饼干一手拿着牛奶盒,睁着大眼睛看过来。
许昕忽然觉得自己年轻的心,像是石子入湖泊,涟漪一圈一圈的漾个不停。


(17)
“谢……谢谢你”
方博拿着牛奶盒子,后知后觉的道谢。
“谢我什么?”
“你安慰我,你的零食,还有……”
还有你的拥抱。
“不用的”许昕也不知道怎的,上手又揉了揉这人的脑袋。
“这次我就收下了,不过没有下次了,你在我跟前,永远都不用说谢谢。”
“那我……我改天请你喝饮料”
方博不知道怎么表示感谢。
“行啊,就这个吸吸果冻吧,不过你下次可不要又偷躲起来哭鼻子”
“我没哭,今天就是被一个朋友气的,下次不会了”
想到下午的那人,方博还是有点难受,却被许昕用手把脑袋抬了起来。
“小博儿,你看着我,你听我说。”
许昕很少有个正型,但认真的时候,眼睛里却满满都是真诚。
“那样的,不是朋友,任何人都能对朋友的不幸感到同情,但要消受一个春风得意的朋友,则需要非常优良的天性。那个人自然不值得你交心的,可你也做错了一点”
“我……我怎么了?”
“你不该让球,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该让球,真正的朋友,是场上和场下都该全心全意,哪怕打完了再怎么保护彼此,场上也要好好的对待每一个球”
大概是觉得气氛有点严肃,许昕忽然一笑,伸手刮了下方博的鼻头。
“咱俩搞不好以后也会对上的,我希望到时候你无论如何都要全力以赴,既尊重比赛也尊重我,当然,我也绝对不会留情的,可别指望我给你送个分啥的啊”
玩笑是玩笑,可认真也是真的认真,说着,许昕温柔一笑:
“不过到时候你输了,我可以给你擦眼泪”
“我说了我不哭,不对,怎么就那么肯定是我输啊”
当时忙着回嘴的方博怎么也想不到,多年之后,真的一语成谶。
还好还好,那天他和许昕,场上谁都没有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而有半点的不认真。
而场下的自己,压了半天,才好歹是没对着记者哭出来,赢了许昕,他是真的难受,但他答应了不哭。
而许昕,在节目里,认真的回护着自己,说“世界会为你让路”,一点点的给在低谷时的自己信心,就像是当年训练馆里,一下一下的安抚自己一样。
任何人都能对朋友的不幸感到同情,但要消受一个春风得意的朋友,则需要非常优良的天性,这句,说的就是许昕了。


(18)
“帅哥?帅哥?”
等evan的声音响起时,方博才发现自己真的很夸张,居然差点在剪头发的时候睡着了。
“您看看,还可以吗?”
方博睁开眼,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方博打算看一下自己的新发型,却在看向镜子的那一刻愣了神。
室内灯光明亮,对面里的人温顺而安静,方博忽然觉得自己是在照一面时光的镜子,里面映着的,是十年前还青涩的自己。
头发软软的垂下来,露出大大的眼睛,偶尔几根不服帖的发丝,被气流轻轻的一拨弄,也安分的讨着宠。
没有用。
就像剪掉的头发,总还是会长出来一样。
就像换了的发型,修剪一下还是会恢复原样一样。
那些喜欢,根本就剪不掉。
那是长在心脏里的花纹,除非死亡把它停止,否则就会一直跳动。
方博忽然觉得时间的裂缝打开又对接,梦里的小哭包和如今的大男生,恍惚间重合在了一起。
那许昕呢?
他怎么就舍得把自己丢在时空缝隙的那一边了?
明明他答应过的。


(19)
最近,他总是会梦到许昕,梦到那些往事,睡着了醒不来,醒来了却觉得还不如睡去,什么唯梦闲人不梦君,说的都是赌气话。
可有那么一件事,他拼命的想梦见,拼命的想在梦里再重温一遍当时的感觉,却无论如何都求而不得。
上天总是要和自己作对。
仿佛自己的人生,还是不够苦一样。


那天他陪许昕打扫完训练馆之后,天已经黑了,月明星稀。
方博在A楼,许昕刚来,还在B楼,明明隔的不远,这人还非要送自己回宿舍,还好现在寝室楼门口没人,否则方博觉得自己真要丢脸死了。
哪有男生送男生回寝室的啊
“那个,衣服,你脱下来,我晚上一起帮你洗了”
“你手洗吗?”
“……你要机洗的话也行”
“哈哈,那你搓干净点,多放点洗衣液,洗香香的”说着许昕一脸的坏笑“不过现在脱了,我光着上身回寝室?”
“爱……爱脱不脱。不脱我上去了”
这人这样,老让方博想起一个词‘登徒子’
“哎哎哎,我脱还不行吗?”
许昕倒也不客气,刷的一下就把球衣扒了下来,少年青涩而颇有线条的胸膛张扬在七月舒适的晚风里,配上明亮的笑,清亮如月色。
接过衣服之后,方博说了一句“那我上去了”就急急忙忙的想往楼上跑,却被那人拉住,然后抱进了怀里。
身高低着许昕一个头,鼻尖直接贴上了结实的赤裸胸膛,肌肤滚烫,方博正手足无措着,却被一手搂肩一手环腰的抱住了,声音也在耳边温柔的响起。
“方博儿,跟你说个事儿”
“什么?”
“以后你要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先不要哭,你先来找我”
“找你干嘛啊”小方博被捂的闷闷的。
“我帮你出气啊”许昕把手掌捏成拳头,在方博的腰上收紧了些,示意着。
“别,打架可是要被退回去的”
“对吼”
傻子,方博在许昕怀里偷偷翻白眼,下一秒却被那人用下巴蹭了蹭脑袋。
“那这样,以后你要有什么不开心的,你先不要哭,你先来找我,我哄你开心 。”

评论

热度(729)

  1. 乔洋说扶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