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一九十三

雪盲症

烟雨明清:



《玫瑰》的公开番外


CP: 启深




“嘣”地一声,屋外有人丢了个炮。小孩子们捂着耳朵跳开,尖叫声里满是兴奋。


又是一年将要到头,天刚黑,外面就已经十分热闹。大红灯笼把每家每户的大门口都照得亮堂堂的,相邻的几家人家门也都敞着,老老小小来回串门。似乎无论日子多么艰难,一到除夕,也算是顺利地把这一年给过完了。接下来,就只差阖家团聚,跟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饺子了。


是该如此的。可就在角落那间僻静温暖的厢房里头,有位第一次在北方过年的先生,却忽然又发起脾气来了。


 


陈深黑着脸不说话,张启山就只好在一旁陪坐着,掌心托着只碗。


里面的药是给陈深煎的,他却说什么也不肯喝。


张启山一手端着碗,一手把他拉到怀里,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没事,真的,你相信我,”他揉着陈深的背劝道,“你快先把药喝了,一会儿该凉了。”


陈深从他肩膀上抬起了脸。


只一眼,脸色又飞快地垮下来。


正巧外面又是一声炮响,他浑身一颤,眼圈也跟着热了。


“张启山,你别骗我了,”他摇着头道,“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这辈子都不会再相信你了……”


 


那日张启山醒了之后,二人本来打算早些告辞。谁知老乡盛情难却,偏要多留他们两日,叫他们开了年再走。两人也只好答应。


反正闲着没事,陈深躲在屋子里,先睡了一整天。


到了年三十早上,外头院子里果然一大早就开工了:有人在挨门挨户地挂灯笼,也有人在剁馅、碾皮、包饺子……


陈深也想出去搭把手,被张启山在门口拦了下来。


这人不让人出门,自己吃过饭,倒跟着一帮人出去了,说是要去镇上办些年货。


没办法,陈深只能自己一个人留在了家里。陪几位老人聊了会儿天,又替几个小毛孩把头理了一遍。


许久没动剪子,不一会儿,他竟又瞌睡了起来。


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再睁眼时天已黑透。他扭头往窗户外面一看,正巧看到张启山从窗前经过。


“你回来了?”他挺欣喜地说。


张启山掀着帘子进来,也是笑容满面,一边往他这边走,一边忙不迭地说:“来来,快,把这碗药喝了,刚给你煎的。”


陈深看到他走过来,却忽地有点懵,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张启山在他的床边坐下来,伸出手臂摸到他,又在他脖颈后面安抚性地摸了两把。


平时这样摸他,必定是想让他顺从听话,也必定能成功地让他顺从听话。


可今天却不太一样了。


“张启山……”陈深喉咙里滚了下,忽然觉得开口都十分艰难,“……你、你眼睛怎么了?”


 


张启山的眼部缠着两圈绷带,崭新的白色,简直跟阳光下的雪地一样刺眼。


陈深用手指轻触了一下,被张启山捏住了手。


“没事,只是刚才一时疏忽,在雪地里待太久了,就有了一点雪盲的症状。”


他坦然地解释道。


“雪……盲?”陈深喃喃地重复了一遍。


“对,”张启山点着头,拉下他的手,把药碗往他手心里放,“放心吧,不会有事,只是暂时有些看不清东西。等休息几天,就会慢慢恢复了。”


陈深没顾得上接碗,仍然不解地念着:“……雪盲……为什么会雪盲?……你、你不是去镇上了吗?……你、你不是、去办年货的吗?”


张启山有力地在他背心里抚了两下:“嗯,是去办年货。只是回程的时候,忽然想起雪山里头有些可取的宝贝,就顺道去找了下……”说着,又把那碗药举高到陈深的面前:“来,赶紧把这药喝了吧……”


就着勺子,陈深吞了一口下去。那味道苦得发涩。他盯着近在咫尺的棕色液体,还有拿着碗和勺的那只小心翼翼的手,不知怎地呼吸又是一顿。


“张启山……”没来由地,一个念头就在他脑海里冒了出来,“你该不会是因为这药才……”


 


屋内跃动的火光中,张启山的眉间渐渐蹙起了几道沟。


他不讲话,算是默认了陈深的猜想。


见陈深不再愿意吃药,他便轻声地叹了口气,又低下头,在外套的里头掏了掏。


掏出来一个纸袋。


……那味儿香的,陈深不用看都知道里头装的是什么。


却不想接。


头一回,他把张启山给他买的栗子推了回去。


他匆匆套上鞋,跳下床,头也不回地往外面去了。


留下张启山在半空中挥动手臂,却只抓了个空。


 


 


 


大屋里头正在分饺子。陈深一走进去,就被几个孩子给团团围住了。几只小手拉着他,非要叫他一块儿出去玩炮。


外面冷风呼呼的,孩子们的母亲当然不准,拎着勺道:“先过来吃饺子!这可是过年的饺子,不吃完可不准出去玩儿!”


陈深想着头几天这群娃娃巴巴地看着他的模样,觉着自己大概得当个榜样,于是便牵着他们往里面去:“咱们先吃饺子,再出去玩儿,好不好?”


一帮小屁孩果然挺听他的,跟着他乖乖地坐下来,然后纷纷伸着小手,去抓桌上的碗筷。那位妇人更加眼疾手快,逮住几双脏兮兮的小手,一边拿热毛巾擦了,一边还不忘哄他们:“这锅饺子里有一只包着铜钱的!谁吃到了,保证明年拔个儿最快!一直长到你们陈叔叔这么高,好不好?”


孩子们“噢”地一声叫起来,争先恐后地开始抢饺子。


陈深便也拿了个碗。


他闷头吃了两个,想了想,还是多夹了几个,把碗给装满了。


刚想拿回屋去,忽然又听到屋子门口吱呀一声。


他回头一看,发现张启山竟然自己摸过来了。


若无其事地跨过门槛,又准确无误地绕开了地上的矮凳子,方向半点更是没错。一路径直走到陈深旁边,大喇喇地往他边上一坐。


——各方面感觉都很强的家伙。这一点,陈深心里当然明白。他甚至知道,即使有一天张启山真的失去了视觉,行动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


只是……


话虽这样,要他不去留意张启山动作中偶有的迟钝和笨拙,实在是太难了。


他闷着没吭声,张启山就又往他身上挤了挤:“有饺子吃?”


陈深不理他,把碗挪开了点。


张启山直接凑到他脸边:“有没有我的?”


“……”这一桌孩子还都坐着,陈深连忙压低声音道,“没有!没有……干什么你?”


张启山已经把手摸上了他的腰后,脸也埋进他脖子里:“我也想吃……”


“你能不能喂我一个?”他向他肯求道,“我看不见……”


陈深全没好气:“你也知道你看不见!”


但他还是低下了头,拿筷子夹起一个,又用嘴唇试了试温度,才小心地塞到了张启山半张着向他讨食的嘴里。


张启山笑着咬住。


没嚼两下,又挑起眉毛。


陈深慌忙问:“怎么了?”


张启山又仔细咀嚼了两下,才说:“吃到一个有花生的。”


“吃到花生好啊!”一位年纪更大些的妇人正好端着一锅饺子出来,闻言眉开眼笑地道,“以后啊,多子多福!”


张启山听了,直坐在那笑,还拿手指在陈深腰后面志得意满地打着圈圈:“听到没?以后要多子多福。”


陈深耳朵热了个透,用手肘顶开他:“知道了知道了,知道你以后……小老婆会很多了……”


这下轮到张启山很无奈:“喂……”


 


张启山这人看起来稳妥,实则玩心也很重。讨得原谅之后,又把一群孩子闹得上蹿下跳没个停歇。最后还是陈深看不过去,才揪着他,把他领回了屋子里。


两人钻进被窝里之后,陈深也不急着睡觉,只按住他,把刚弄来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往他眼睛里滴。


“这什么?”张启山眯着眼睛问他。


陈深趴在他身上,仔细地捧着他的脸看了半天:“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张启山说舒服一点了,而后又问他点的是什么。


“人奶,”陈深从他身上滚下来,躺进了他和墙壁中间,“怎么,你想喝?”


张启山翻身朝向他,却问:“你的?”


“滚!”陈深给了他一拳,“……是我托人给你、唔……”


张启山直接吻住了他。舌尖熟稔地探进他齿关里,勾住了他的舌头。


“我不要喝别人的,”他咕哝着说,“就要你的……”


陈深抱着他,哼哼地笑了起来。


绵长的深吻之后,他又捧住了张启山的脸,轻轻地用手指去摸他的眼皮。


“你就没有想过吗……”


他专注地轻抚着,仍是十分后怕:“你就没有想过……万一真的再也看不见了,要怎么办……”


张启山又往他脸上啄下来,说不会的,不会的。


“我跟你保证,很快就会好的,好吗?”


陈深依旧叹着气:“……你就真舍得……连我都看不见了……”


“哪能呢?”张启山抱紧他,说,“我舍不得的,我还等着看我儿子出世呢。”


想到肚子里还没成形的小东西,陈深心里不由更为触动:


“……你也知道……你既然知道……你都不为他考虑考虑……”


“好,为他……”张启山应着,想着重新去啃他的嘴唇。


陈深却推他:“你先听我说完。”


“我知道,你是很厉害,你天生就是强者。”


他摸着张启山的耳朵,缓缓地道。


“可是,我不光是喜欢你的强大,敬佩你的能力,我更是爱你的……”


“张启山,我爱你……我会担心你的……你明白吗?”


张启山应了一声:“嗯。”认真听着。


“比起什么事都替我想好挡好,我更希望你、平平安安的,遇上困难,也会找我一起分担、跟我一起想办法……”


“或许有那么一天,我可能真的赶不上你了。那你也、也要慢一点走……要停下来等等我……等我一起走……别丢下我一个人,好吗?”


张启山又答:“好。”


陈深在他雨点一样落下来的吻中继续专注地道:“……张启山,你答应我了……你既然答应我了,就不能说话不算数的……你想逞强的时候,也要想一想我说的话……好吗?”


这次,张启山没说好。他抬起头来,似乎是思考了一下。


“我几时‘逞强了’?”他质疑道。


陈深往他结实的背上捶了一下:“就有。”


张启山当然不承认:“没有吧。”


陈深轻声一哼,将手挪到他腹下。


张启山立刻喘了一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这不能算。”




剩下点这






END






终于只剩一个出本番外要努力了!!简直掉了一把头发QvQ



评论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