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洋说

一九十三

【獒龙】 花开无期 (HE 一发完)

桃花眼🌚🌝小鹿眼:

* 时间设定成都公开赛前后,全程脑洞无关真人真事

* 微胖雨,微昕彦

* 主马龙视角,糖混着玻璃渣

* 请配合赵雷《成都》食用



1



马龙想,如果这故事注定没有好结局,至少有一件事不会改变。他们仍旧是国家队的绝对主力,是彼此强劲的对手,是最默契的双打搭档。他们至少还有乒乓球。

他忍着晕眩,弯腰在路灯旁的马路牙子上坐下。

成都白天下过雨,到了夜里就漫起雾来。马龙仰起头大口呼吸着南方潮湿的空气,泥土的味道很清新。

喝太多了。酒精让他的心跳比平日快很多。他忽然想起张继科皱着眉头抽烟的样子。真他妈好看。自己也该来上一根。手往裤兜里一摸,一枚绿箭。

你总是这么乖啊马龙,兜里装的不是烟不是套,是口香糖。

等着跟谁接吻吗?马龙扭过头向路过的一年轻姑娘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吓得人抓紧了包快步走开,回头啐了一口,“流氓!”

马龙抽了抽嘴角,似乎从中得了一种特别的乐趣。他盯着姑娘在黑夜里模糊不清的背影,心想,也许这样就够了吧。还能在训练场上见到他,在赛场上遇到他,在领奖台上陪着他。马龙你一向自制力最强,贪求的最少,你不该满足的吗?亲手把他推开了,把世界上最好的一个他放弃了,你不该满意的吗?

你在自己的生活里规规矩矩地画了一个圈,安全地躲在圈里,可你心里的人,已经不在里面了啊。

被酒精彻底拖入深渊之前,马龙脸上的笑垮了下来。



2



五小时前。

“这次公开赛大家表现得不错,尤其是小胖,是哇”刘国梁乐呵呵的,满面红光,“沉得住气也顶得住压力,后两局越打越放得开。咱们国乒队就需要这种心态,管他对面站的是奥运冠军还是常年手下败将,从心底里尊敬对手,不自卑不自负,才能打出精彩的比赛。”

他顿了顿,扫了眼在座听他训话的一圈人,接着说,“张继科马龙的双打,这次进步也大,配合默契了很多,是哇。”刘国梁站起身,举起酒杯,“成都公开赛到今天正式结束了,今晚上大家都好好放松放松,赶明儿回京了,接着好好训练,啊。”

“谢谢刘指导”“辛苦了刘指导”队员们纷纷起立跟刘国梁碰杯,一时间欢声笑语,觥筹交错。

大赛后聚餐算是国乒队的一个传统,压力太大的借此发泄,场上互怼的借此和解。一群大老爷们喝着喝着就多了,多着多着就醉了,醉着醉着,本性就暴露无遗……

方博摊在座位上,挥舞着胳膊开始大着舌头喊什么撒逼撒逼,声音马上就要传到肖指导那边去了,被许昕一把扣住嘴,保住了小命。周雨傻愣愣地靠着沙发,睁着小鹿斑比一样的眼睛,怀里是一只沉重的醉酒的小胖,鼾声动人。当然最辣眼睛的还是马龙和他的人形挂件科。马龙身为队长上敬教练,下碰队员,满场子地跑,等喝完一圈下来已经晕晕乎乎,正要坐下好好吃几口肉,肩头的张继科突然直起了身子,拽着他就往外走。

“龙,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张继科边走边回头冲他笑。

“不要则样~我想了一晚上的炖肘子,一口还没吃呢!”



路灯一个个向后掠过,光的影子透过车窗有节奏地打在马龙的脸上,使他渐渐生出困意。等两个人下了出租车,被凉爽的夜风一吹,他才陡然清醒过来,侧过身子看了一眼旁边的路标。

玉林西路。

这条路不宽,两旁的行道树像是已经生了十几年,高大粗壮枝叶繁茂。大概因为是小吃街的缘故,这会儿人多得很,大多是爱吃爱玩的本地人,一路上听着熟悉的四川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邱叔叔。

成都这时候还像是夏天。张继科仗着自己体质好,只穿了短袖t恤和未过膝的运动裤,精壮的肌肉露出来,勾着路过的小姑娘频频回头。

马龙笑着调戏他,“不愧是国家队行走的荷尔蒙,来了成都依然魅力不减啊你”,说着又凑到张继科耳边,一口酒气喷到他耳朵上,“听说我们继科儿的粉丝儿全是女的啊”

不娶何撩!张继科捂住突突跳着的心脏,转头就看见那人笑眯了的眼,好看地让人想立刻为它们做首诗。

啊!弯弯的月亮,我的心!

你笑着的眼睛,系着我的情!

我有一个秘密,你要不要听!

诗没做完,张继科倒是明白了一件事情。

眼前这个人,他已经觊觎太久了,再不用力抓住,恐怕要被人抢了去。

马龙开口打断了他的幻想,“诶你怎么不说话啊继科儿,这一路火锅味儿闻得我又饿了,你要带我去哪儿啊到底?”

张继科往前瞧了瞧,说着到了到了,从包里掏出两顶帽子给马龙和自己扣上。

玉林西路的尽头,一家小酒馆。

马龙仔细看了两眼顶上的招牌,没错,就是小酒馆,一家叫“小酒馆”的小酒馆。

“进来吧” 张继科说着把马龙往里带,“一朋友开的,特适合咱俩这种文艺青年”。这位朋友你好像搞错了,咱俩只有一个是文艺青年,马龙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走进店里环视了一圈四周,马龙才觉得张继科的审美终于靠谱了一回。暖融的灯光打在木质桌椅上,泛出柔亮的光泽。墙上挂着大大小小的相框,嵌着黑白照片或抽象涂鸦。吧台旁边有个小型舞台。今天没有演出,只有个年轻人抱着把木吉他在弹。

他们挑空位坐下,要了两杯啤酒和几样小食。

“龙,你等我一下”,说完张继科便起身走向不远处的一桌。马龙听见那桌有人惊喜地喊了一声科子,伸长脖子往那儿瞧。见有人站起来跟张继科抱了抱,接着两人又嘀嘀咕咕个没完。

往嘴里送了口啤酒,马龙正想掏出手机,舞台上传来一阵响动。马龙一愣。

张继科坐在舞台中间的一个高脚凳上,手里拿着话筒。

“今天,我带了一个很重要的人来到这里”,张继科眼光温柔地掠过马龙,“我想给他唱几首歌,感谢他十四年的陪伴”。

说罢,柔和的音乐声响起。

马龙望着台上的张继科,唱了一首又一首情歌,心中充溢着不可说的情绪。张继科声线低沉而温柔,一双桃花眼深深地看过来,勾起他深藏的欲念。

这个人他认识太久了,久到没法简简单单的定义自己跟他的关系。就像刘国梁说的,这个人在你身边的时候,你很欣赏他,在你对面的时候,你很…讨厌他。深刻的爱和深刻的恨交织在一起,填满了马龙漫长的青春期。那是马龙深入梦中的执念。

然而此时此刻,这个人对他轻轻唱着。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他感到有什么东西就要破土而出,像自己的心跳一样,要抑制不住了。

台上的人结束了最后一首歌,有几个小姑娘听得掉了眼泪。

张继科又拿起了话筒,“谢谢大家今晚陪着我,听我唱这些歌”,他嗓子已经有些哑了,“这里呢,是我的一个小家,我今天把一个人带回家里来了”,他转身朝向马龙的方向,毫不掩饰地看着他。

“他是特别特别好的一个人。像我这么自恋的人,在他面前都觉得自愧不如。” 台下有人笑出声。“我们认识十四年了,一起经历过许多事,陪伴彼此走过了各自的人生低谷,不会有人比我们更了解对方,更珍惜对方。”

张继科深吸了一口气,“今天晚上我唱了富士山下,唱了心藏,唱了告白气球,唱了愿得一人心。都是你喜欢的歌。”

“龙” 张继科对他说,“有句话,八年前当我第一次明白了自己心意的时候就想问你。”他顿了顿,“以后,能不能让我,只让我一个人,陪你走下去”

马龙忽然笑了。在张继科说出口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这些年萦绕心头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是什么。

他看着不远处紧张兮兮的男人,抖着手捧着自己的一颗真心,宝贝一般要献给他。他想向那个人冲过去,把他扑倒在地,趁那人皱眉的时候咬住他的嘴唇。

他想要他。



然后他说,不能。



3



他说,不能。转身走了出去。

张继科从小酒馆里冲了出来,站在马龙身后。

开口说话时,声音有些抖“龙,我…”

“张继科,你开什么玩笑!”马龙转过身,看起来很愤怒,“你怎么能当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话,你忘了我们的身份,忘了教练和队友!不管你对我有什么心思,都最好一辈子烂在肚子里。我们互相都…”,他声音忽然低下去,“都耽误不起”。

这四个字砸到张继科的身上,像给了他心脏一针封闭。张继科向前走了一步,眼睛里带着最后一点希望,“马龙,我就要你一句话。如果我们没有这些身份的约束,你告诉我,你喜不喜欢我。”

“没有如果,继科儿”,马龙摇了摇头,“如果我们没有这些身份,我根本就不会认识你。”

张继科愣在原地。

他永远也辩不过马龙,从来都是。或许从他第一天喜欢上这个男人开始,就已经失去了先机。



是时候离开了。



4

许昕是第一个发觉事情不对的人。

他平时看着性子大大咧咧的,嘴里没一句正经话,实则大智若愚心细如发,一早就看透了身边人心里那些弯弯绕绕。

若说平时身为三剑客成员却总得不到三人行的快乐,往往被无辜地从和谐的人人人队形强制变成辣眼睛的人从队形,那也就罢了,至少这点事儿还能被拿来向自己的姚公主求安慰换得几个爱的抱抱什么的。而且最重要的……许昕看着远处拼了命地训练但是状态明显不对的两个人,叹了口气,最重要的是他师兄和他狗哥看着对方时露出的那种老农民一般的傻笑,他是再没看见了。

那笑容再丑再傻,一定是真心的。

现在呢?自打从成都回来,许昕觉得自己跟他俩的距离比从前更远了。一开始他还有点小开心,毕竟俩哥哥终于懂得爱护蛇眼人人有责。可一周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这距离开始让他浑身难受,不但这两人之间不太说话,连跟自己的交流都少了。

仅仅指语言上的交流,球桌上的交流倒是变本加厉了。

马龙和张继科两个人气场本就强大,最近更是满脸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大字,打球都带杀气。这不,自己每每被他俩拉去对练,不是正中脸就是正中手,浑身上下快没块好皮了!

国兵队人人都说马龙乖巧爱笑,其实也都知道他心思重爱纠结,心理上的重担一度几乎要把他压垮。这点身为和马龙朝夕相处一块训练的秦门弟子许昕来说,看得更清楚。

这些年,只有继科啊。许昕看着张继科被汗沁湿的后背和头上桀骜不驯的红v,心想,只有继科让师兄放下了心防,变得没那么紧巴巴,只有在继科面前师兄才笑得见牙不见眼,小孩子一样放肆。

可从成都公开赛回来,两个人就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许昕皱了皱眉头,两个人快速移动的身影晃得他眼花。

同样是吃饭,训练,回寝,睡觉,谁都没有茶饭不思夜不能寐停止训练放弃治疗。可这不对,太不对了!

许昕猛地摇摇头,拽了一条毛巾糊到头上蒙住脸。师兄和狗哥这两个以前眼神碰一块就跟碰到502似的黏黏糊糊扯不开的,这一个月来看到对方眼神明显不自然,吃饭坐一起也没见互相喂饭,啊呸!互相给对方夹菜了,晚上更没瞧见狗哥偷偷摸摸从师兄房间跑回自己宿舍的贼样了,还有……

“许昕!你躲毛巾底下摇头晃脑干嘛呢!”

刘国梁隔着半个训练场吼他,给许昕吓一激灵,他赶忙扯下毛巾抓起球拍就往球桌边跑,边跑还边听刘国梁接着吼,“让你们休息不是让你们睡觉的!你以为你蒙个毛巾别人就看不见你了是哇?掩耳盗铃!等于自杀!我跟你说……”

张继科和马龙分别向他递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神。许昕挥动着球拍,恨恨地想,我干什么不好瞎操心你们两个,你俩好了吃狗粮的还不是我,诶我说我怎么那么糟心呢。弯下腰,左手一个用力,乒乓球带着怨气飞过去。

砰地一声,正中对面陪练的脸。



5



午休时间,马龙敲开了秦志戟的门。

“秦指,您找我有事儿?” 马龙探头往里看了一眼,走进去。

“来坐吧,就是跟你聊聊。”秦志戟起身拉了张椅子给他,自己也坐下。

“马龙,你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怎么这回这么任性?”秦志戟关切地看着他,语气里倒没有丝毫责备。

马龙一愣,“额……秦指您还从来没说过我任性啊……我最近不是练地还挺认真?这国际乒联巡回赛快开始了,我最近还要求加练来着……”

“我就是要说这个事” 秦志戟皱了皱眉,“马龙,我知道你心里有事从来也不跟人说,我不问你为什么,我就告诉你,就你最近这种练法,是往废了练你知道吗?”他有些着急“你以前训练都很科学系统,这点刘指跟我都很满意,不像继科儿……”

马龙表情僵了一下,移开眼神盯着窗台上落着阳光的花盆,说,“继科儿他……”

“唉,说到继科儿就更是问题了” 秦志戟注意到马龙的眼神,心下了然,接着说,“张继科以前就是把自己往废里练,一身的伤病,那时候他太想出成绩,我们就顺着他,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他现在是把自己往死了练!这样能行吗?后头不少国际赛事呢,身体出问题怎么办?以为打封闭跟玩儿似的吗?以后吃亏的还不是自己!”

马龙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心疼裹着莫名的情愫闷地他透不过气来。他想起以前张继科每次打了封闭,第一个晚上都疼地睡不着觉,总缠着马龙陪他。马龙就用从队医那里学来的手法给他按摩按摩腰,陪他说说话,或者拿起他的朦胧诗集给他读两首酸诗,总能把人哄地高兴了,乖乖闭了眼睛。

这早就变成他俩的一个习惯。

“秦指,我明白你的意思。”马龙抬起头,“你放心,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拿自己身体出气,我相信继科儿也一样,乒乓球永远是我们心里第一位的。” 说完咧了嘴角做出一个笑容。

砰砰砰!

“老秦,在吗?”肖战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

“在在”秦志戟冲着门喊了一声,又看了一眼马龙。“行了,也没什么别的事儿,你回去吧,你跟继科儿关系好,也劝着他点儿。”说罢起身给肖战开门。

门一打开,肖战倒是一愣,“呦,马龙在啊,老秦你训你家宝贝了啊,脸色不对啊他”

“没没” 马龙赶紧做出乖巧脸,“秦指就跟我随便聊聊,没事儿我先走了肖指”,说完便溜走了。

“我刚听你说到继科儿了?” 肖战回身把门关上,面色不善。

“哎这个继科儿真是,气得我脑壳儿疼”,肖战叉腰站着,抬手摸了下自己的光头,“这俩孩子怎么了最近,平常老腻在一起讲小话,现在倒好,一块儿攒着劲儿猛练,想把自个儿练残废呢!你说继科儿那个腰,怎么撑得住!说他吧他那叫一个油盐不进,就黑着一张脸低头站那儿,我还能害他吗这瓜娃子” 肖战气坏了,四川话都开始往外冒。

“好啦好啦,咱俩这回可想一块去了”,秦志戟起来拍拍肖战的肩膀,“我跟马龙刚才可不就在说这个么,他俩估计闹别扭了,我一提继科儿龙脸色都变了,明明成都公开赛双打还配合那么好。” 秦志戟笑了笑,接着说“不过一个脾气倔,一个心思重,咱们说说也就得了,他们有分寸的。人都是奥运冠军,有什么想不开的。”

肖战一听这话,立即瞪大了眼睛,“世界冠军咋个了!一样是咱们带的徒弟。你心可不能那么软,有时候该削就得削!”

行行行,你削你削,那我看你那方博儿天天怼你怼地挺欢啊,秦志戟在心里调笑。



6



马龙回到房间,呈大字型倒在床上。力气大了点,床头一排手办晃了两晃。

昨晚又失眠了。

马龙数到第一百个小西红柿还醒着,早上出门差点迟到,连窗帘都忘了拉开。这会儿房间里昏暗地很。桌子、凳子、墙角的行李箱、床底的球鞋和空啤酒罐、粘了一半的球拍,都在黑暗里沉默不语。

像在无声地控诉着,太安静了。

太安静了。

往常这个时候张继科总要在午睡前跑来闹他一阵,明明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还要眯瞪着眼聊几句训练心得,讲一会队友们的小八卦,再挨个吐槽一遍房间里的各色手办,并收获自己好几个白眼,依旧乐此不疲。

临走前,非要把自己按到床上,说要唱什么催眠曲,自己本来睡眠就轻,屋里多一个人,还被低音炮撩着,怎么能好好睡呢。

可后来呢?后来听多了,真的会在半途中睡着,而且睡得特别沉。醒来的时候屋里空无一人,身上的被子总是盖的好好的。

枕套上干净的洗衣粉味道钻进鼻孔,提醒着马龙,这是张继科爱用的味道。

从成都回来以后,没人再主动给他洗衣服,等他抱着脏衣服去洗衣房的时候才发现洗衣粉都已经用光了。结果跑去超市又鬼使神差地买了跟以前一样的牌子和味道。

马龙自暴自弃地把脸埋进枕头深处,快要不能呼吸。习惯的力量原来可以这么强大,平常那些你注意不到的东西,比如枕头上洗衣粉的味道,早就无孔不入地钻进生活的各个角落,钻进心里。

失去它的时候,心就被像掏空了一样疼痛。

张继科,我对准你的心脏扣下了扳机,结果好像射中了自己。



7



晚上六点,食堂里香气弥漫,人头攒动。周雨端了一盘子菜正想找个空位。

“雨哥雨哥!” 周雨听到声儿回过头,小胖在不远处站着冲他挥手。“雨哥这里,替你占了位了”

“谢了啊” 周雨绕过人群坐下,冲小胖笑了笑。刚拿起筷子,盘里突然多了一根油亮亮的鸡腿。诧异地抬起头,小胖一张谄媚的大脸近在眼前。

“雨哥” ,小胖把鸡腿往周雨前面推推,“龙哥和科哥最近怎么了啊到底?你跟科哥关系近,肯定注意到什么了吧!跟我说说呀”

“啊?没有吧”周雨移开眼神,用筷子拨弄着米饭,“我不知道啊,你科哥的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心事怎么会跟我说”

“啧,雨哥”小胖啪地一声放下了筷子,“你骗人都不会骗,眼神飘什么呀”。转眼又变得委屈巴巴,“不是,雨哥,我还是不是你的世界第一可爱了。”

周雨最见不得樊振东这个样子,“哎呀我真的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他真没跟我说。”他接着说,“我是自己看到一些,不过你可不能往外说啊,你科哥会弄死我!”

“雨哥我嘴巴最严了!”小胖一脸真诚。

周雨滴溜着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人,压低了声音,“他俩不对这事儿,最早还是方博儿跟我说的”

小胖一脸受伤的表情,“好啊雨哥你现在知道秘密都不第一时间跟我分享了!”说罢撅起了嘴巴。

“别打岔别打岔!”周雨用筷子敲了敲盘子,接着说,“一开始我还真没注意到,方博这么一说吧,我就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俩不对劲。成都公开赛回来以后两个人明显不像以前那么黏糊了。龙队越来越盐,训小队员的时候那叫一个不留情面,科哥也气场全开,这两人训练那个强度,比准备奥运会还猛,不知道跟谁较劲呢!我听博儿说昕哥总被他俩拉去对练,现在都快成条废蟒了!”

往嘴里夹了一筷子菜,周雨接着说,“其实公开赛结束那晚咱们聚餐,大家都喝多了。我那会儿感冒着呢没沾酒,结果,啧啧”没说完,周雨又咬了口鸡腿,嚼得腮帮子鼓囊囊。

“结果怎么样啊”小胖急了,“雨哥你快说啊!”

周雨把鸡肉咽了下去,说“结果我就看见科哥拉着龙哥跑了啊!”周雨两个大眼睛放着光,“嘴里还说着要带龙哥去个好地方,所以我猜”

小胖嘴张成了o型,“所以科哥就把龙哥带去五星级酒店趁龙哥喝醉做了不可描述之事所以回来闹掰了?!?!”

周雨一巴掌糊他脸上,“你小孩子家家脑子里都是什么黄色思想!行了行了,菜都凉了,你不是一顿都不能少么?八卦能喂饱你?”说完把自己咬了一口的鸡腿又夹回樊振东的餐盘里。

我果然不是你的世界第一可爱了,樊振东往嘴里扒拉着饭,小心脏有些痛。



8



有人说时光如流水,马龙一直觉得这话矫情。

他不看朦胧诗,不伤春悲秋,不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流泪。

他很理性。

可他最近有些弄不清了,明明有时觉得时间漫长到每分每秒都难熬,回过头来看又不知道日子怎么会过得这么快。

从九月十八号比赛结束到现在,整整五十天了,这该死的记忆力。

整整五十天,张继科没好好地跟自己说过什么话。在外人面前或许还相处如常,可偶尔单独相处的时候,那人再没黏糊糊地贴过来讲小话,很多只肯对自己的做的小事,都生生地不见了。

冷暖自知。

张继科以前老挂着他,挂着挂着两颗心慢慢挨在一起了,他一下子把张继科推开,简直像撕掉了自己的一层皮。

可疼。

只能拼命地练球,眼里只有球的时候,才能暂时忘了那个人。

心理学上说,负面情绪累积得太多,终有一天要迎来毁灭性的爆发。



刘国梁体念队员们最近训练辛苦,免了今天的晚训。马龙谢绝了一干小队员的饭局邀请,一个人去食堂吃了饭,回宿舍洗澡。

温水从头顶哗哗往下流,马龙闭着眼静静站了一会,对自己说,这样不行。

不行,不能总是一个人。教练和朋友们的关心自己都看在眼里,可就是怎么都跨不过心里这道坎。越发淡漠越发不近人情,再这样下去,失去的不仅是张继科,还有你自己。

马龙关水擦了身体,穿着睡衣往床上一躺。过一会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换上一件帽衫和牛仔裤就往外走。

十一月的北京寒意逼人,树叶倒是金灿灿地漂亮。

正值下班高峰期,天坛东路人流和车流熙熙攘攘。擦肩而过的,提着菜篮的中年妇女,背了书包蹦蹦跳跳结伴回家的小学生,蹬着高跟鞋面带倦色的上班族,踱着步子慢悠悠走着的老人,各色各样的人在夕阳下留下各色各样的影子,从马龙身上掠过。

一幅太过鲜活的生活图景,让马龙生出不真实感。作为国家运动员,除了外出比赛,一直就过着训练场和宿舍两点一线的生活,对于严于律己的人来说,这是最有效率出成绩的方式,绝对毫无怨言。不过,马龙抬头望着高而远的天空,心想,如果能多看看外面的世界,会不会就可以想得开一点?

目的地到了,一家KTV。

平常皓哥看这群弟弟们压力大,经常会攒局带大家来这家KTV唱歌放松,老板和前台小哥都跟这帮运动员都熟得很。

果然马龙一走进去,前台小哥就热情招呼着,“龙哥来啦”。他伸长脖子往马龙身后瞧了瞧。

“一个人?”

“嗯,今天就我一人,开个小包,你别跟老板讲了,我唱会儿就走。”

“明白,龙哥~”小哥从柜台后面出来,引着马龙往包房走。边走边回头笑着说,“谁还没个想静静的时候啊,雨哥也经常一个人来呢,鬼哭狼嚎一晚上,咱这儿除了我都没人敢进去给他送果盘儿。”马龙在心里默默为周雨鼓了个脚。

走进包房在沙发上坐下。小哥从外面给他带上了门。

“张继科” 马龙拿了话筒在黑漆漆的房间,对着空气说。

“今天晚上换我唱歌给你听”

就当是告别了。



9



“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或许命运的签/只让我们遇见"

“他的睫毛/弯的嘴角/无预警地对我笑”

糟糕了,怎么每首歌都是关于你。



“想回到过去/试着让故事继续/至少不再让你离我而去”

事到如今,还来得及挽回吗?



“断了的弦/再怎么练/我的感觉/你已听不见/你的转变/像断掉的线/再怎么接/音都不对/你的改变我能够分辨”

“为你付出那种伤心你永远不了解/我又何苦勉强自己爱上你的一切”

……

张继科,如果我说我现在了解了,你会回来吗?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你会挽着我的衣袖/我会把手揣进裤/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

马龙红了眼眶。

玉林路,他们一起走过的,勾肩搭背走的。

那个小酒馆里人不多,但有个人特别温柔地对他唱歌,对他笑。

“张继科”马龙在轰鸣的音乐里喃喃自语,“一切还都回得去吗?”

“这难道不是由你决定的吗? 龙队” 房间角落里突兀地响起一个声音。

马龙吓得不轻,话筒砰地掉到了地上,发出刺耳的噪音。

“继科儿?!”他看着墙角站着的人影,心跳快地抑制不住,“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人逆着屏幕的光线走过来,表情晦暗不明。他停在马龙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一直在这里啊” 眼前的人哑着嗓子,又向前走了一步,几乎贴着马龙的身体。

他忽然愤怒地握紧了拳头,用力打在马龙的心口。“马龙,我一直都在这里!在你心里!你怎么会不知道?” 又一拳打过去。

马龙痛得表情扭曲,捂着心口弯下腰。

“继科儿……继科儿你别这样……”

别这样对我,张继科。那些什么原则规矩,我通通不要了,不要了可不可以……



砰砰砰!砰砰!

马龙猛地睁开了眼睛。



10



眼前是熟悉不过的宿舍天花板。

慌忙坐起来低头一看,身上还穿着睡衣,被汗浸地湿哒哒。

竟是一场噩梦。

月光透着窗子照进来。现在几点了?

砰砰砰!门外又响起剧烈的敲门声,吵得人心悸。

马龙两腿发软地下了床,刚打开门,外头一个黑影就扑了过来抱住了他。马龙一惊,可脑子还在梦中混沌着,一时没推开他。这味道太熟悉了……

“龙!”那人抱着他,腿一伸把门踢上。“龙,地雷花开了!”

“继科儿……”马龙根本没听懂他在说什么,挣开了怀抱认认真真看着他。

多久没看到这张脸,好像瘦了点,棱角更分明了,黑眼圈有点重,胡茬又长了出来……

“等等”马龙回过神来,“你刚说什么开了?”

他这才注意到张继科手里捧着一盆花。嫩绿细瘦的茎上才开了一朵,颤颤巍巍的。

“龙”张继科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力气很大。掌心热烘烘的。

“龙,在成都那晚,我确实心灰意冷,回北京以后我就跟自己说要放弃你了。你不要我,那我就只能跟乒乓球过一辈子了”感觉到手心里的手抖了一下,张继科用力握了握,接着说:

“有一天我整理以前的杂物,发现了一个盒子。那盒子是我20岁生日那天小侄女送我的礼物,20颗地雷花种子”张继科笑了笑,神情温柔。

“我当时捧着这盒种子,心里就想,这种子在盒子里藏了八年了,它今天终于见了阳光。我喜欢你八年了,龙,如果我让她们开出花来,如果连放了八年的种子都能开出花来,对你,我就绝不会再放手。”

“马龙,我对你的感情没有那么脆弱,不会连朵地雷花都不如。”

马龙愣怔地看了一会儿张继科,又看了一会他手里嫩紫色的花,忽然笑出声来,“张继科你骗小女孩儿呢,又不是夜来香这花怎么会在半夜开”

“我没骗你!”张继科攥紧了他的手,声音急切,“我为了让她早点开,买了多少花卉种植的书,训练完就跑回宿舍研读,想让她多晒点阳光早点开,我白天把它放阳台,晚上我就拿我台灯对着她照!这才……”

张继科话没说完就被马龙的笑声打断了。“张继科我真服你!”,说完又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这好看的笑容让张继科老脸一红,顺手把他扯到自己身边来。

“马龙,这花不管怎么说就是开了,我想问问你” 张继科摆正了脸色。

“我喜欢你这件事,有没有开花结果的一天?”

马龙抿着嘴没说话。满心只有透明的月光,开满桃花的眼睛和花盆里那一抹紫色。

他听到梦里的张继科对他喊:“马龙,我一直都在这里,在你心里,你怎么会不知道?”

是了,自己一直都是知道的。

马龙深吸一口气,伸出另一只手覆上张继科的眼睛。

倾过身,闭了眼,吻住心上人的嘴唇。



张继科,你早就踏着你的小蓝鞋,走进了我心里。



正文完


——————————————————



【小小番外】



几年后的一天……

“张继科!!” 马龙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攥着手机怒气冲冲地跑进厨房。

张继科打好的鸡蛋刚下了锅,滋啦啦地鼓着泡,他调小了火,扭头看着立在厨房门口面色不善的马龙。“怎么了龙?饿了吧?别着急,很快就好了,你先回去坐……”

“谁跟你说这个” 马龙瞪着他,冲他举起手机。

“刚才玘哥朋友圈发了篇养花的文章,我点进去一看,哼” 马龙冷笑一声,“你猜怎么着?”

“原来普通花种子放过两三年就根本种不出来了。你!”马龙伸手给了张继科一个奶指,“你骗我埋了八年的种子给种出花来了!张继科你能耐了!你赔我感情!赔我青春!”

说着伸手就要往张继科身上招呼,张继科赶忙关了火抬起胳膊挡住马龙的“殴打”,双手一搂抱住自己的爱人,头往人肩上蹭来蹭去,声音笑嘻嘻地。

“龙龙龙~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嘛,咱俩这几年日子过得,多susi啊是不是!咱好汉不提当年勇,啊呸!是大人不记小人过~来吃饭吃饭吃饭”,说着把马龙推到餐桌前坐下,又赶忙小跑着去厨房继续煎鸡蛋了。

香气从厨房溢出来。马龙咽了口口水,恨恨地想,以后再敢骗我,就让道哥咬你!


其实,他们都不是傻子。

爱情,只要是真心的,何必较真那些小伎俩呢?

种子过了八年,开不出花来。

可心爱的人啊,我怎么舍得放你走呢。

评论

热度(325)